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反派金丝雀 > 正文 第48章 幸福
    在周野的疯狂抢镜头后, 电视台的人提前完成了工作,立马离开了。

    他们走后不久,裴郁收到了手机短信, 银行账户到账500万元……

    看到金额的时候, 裴郁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一度以为是什么新的诈骗手段, 他也没有买彩票, 怎么可能会突然得到如此巨款?

    裴郁很懵, 甚至怀疑是不是周野为了哄他高兴,搞了这一出?

    但是抬头看周野, 那抠门反派看到那数字, 也是瞳孔地震。

    这时, 李世雪打来了电话,告知这是前段时间宣传图的酬劳。

    “三少, 这太多了吧?”

    裴郁的震惊不减, 他不相信李氏一开始就准备了这么大一笔钱去做宣传图。

    那头李世雪轻笑了一声,【不是说好了,你只管画画, 价格我来提?你不嫌少就行。】

    “不少不少,当然不少,只是有些惊讶。”

    【安心收下吧,也是爷爷的意思, 他太喜欢你的画了,认为你以后一定会非常优秀出色, 这些宣传画说不定还会增值。】

    裴郁哭笑不得, 和李世雪又聊了几句, 才挂了电话。

    边上的周野听到了, 满眼骄傲和羡慕,“裴裴,你太优秀了,好能赚钱。”

    裴郁:……

    后半句话怎么听上去奇奇怪怪的。

    又一笔银子到手,正好现在还没上班,裴郁决定回乡下,给奶奶送笔钱去,顺便看看有没有需要添置的家具什么的,给老人家一起备上。

    周野今天正好也休息,充当司机,陪着裴郁一起回去。

    怕奶奶忙活着招待他们,裴郁没有提前告知,从陆察那里假装要一跳合适的导航路线,套到了地址,出发。

    躲开了日头最晒的时候,到老家的时候即将傍晚,车行驶在村道上,裴郁心里还有些慌,按陆察说的“小楼是村里最好看的”去找,生怕找错了,闹出笑话来。

    “裴裴?哪家呀?”周野缓缓驾驶着车,好奇地望来望去。

    裴郁远远看到一家比较洋气的小楼房了,他们家建房子比较晚,比村里其他人家的楼房洋气很多。

    “那家……”

    裴郁指了指,底气不太足。

    车靠近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拖拉机般的“突突突”声。

    开过去一看,小楼房前面的空地上,停着一辆什么机器,满地晒过的玉米,好几个乡亲们在帮忙把玉米兜起来往机器大口里扔,然后另一头就有玉米粒刷啦啦地倾泻而出。

    这应该是在干农活?

    “这是干啥呀?好有意思。”

    “出……出玉米粒……”裴郁支支吾吾,可怜他前世很少出门的富贵少爷,哪里见过农村干农活的场面,压根不敢确定。

    乡亲们看到有车停在一旁一直没走,也望了过来,问是不是谁家亲戚来了。

    奶奶一看,顿时喜笑颜开,抛开玉米,拍拍身上沾上的玉米屑屑就跑过来。

    “小郁!老总!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奶奶的一瞬间,裴郁心里踏实了,看着奶奶奔跑过来,鼻子一酸,莫名地觉得很幸福。

    “休息了,回来看看您,奶奶,车停哪里好啊?”

    奶奶干农活出了一身的汗,手都不敢碰周野的车,忙回头跟乡亲们说了说,让把车停到后面那家邻居的院子里。

    自家开放式院子还都是玉米,不好停。

    停好车,两人从车里,后备箱里,拎了满满的补品礼物,裴郁庆幸刚才经过水果店的时候,买了很多水果,乡亲们帮忙干活,也该招待一下。

    回到小楼,农活暂停了,奶奶激动得很,不停地跟乡亲们说孙子回来了,稍缓缓。

    看着那满满的礼物,乡亲们都十分羡慕,连连夸奶奶养了个好孙子,不枉一个人养着孩子。

    裴郁也把这里当自己家,拿了点西瓜蜜瓜什么的去切了招待大家,让他们休息休息。

    “小郁出息了!我刷晋河视频都刷你到好几次!粉丝辣么多!”某大爷边啃着西瓜边笑。

    某大娘也跟着笑,“以前觉得你学画画不好找工作,没想到这么赚钱呢!以后要成为大画家了!”

    奶奶没有智能手机,但是乡亲们刷到裴郁的时候,也会过来给她看,奶奶听着,觉得与有荣焉!

    吃完水果,大家又继续去干活,裴郁才知道原来那个机器是租来的,种玉米的大伙儿,挨家挨户地都要用,时间很紧。

    裴郁和周野立马跟着大家起身,说一起帮忙。

    奶奶忙拦他们,“太脏了,你们不要弄,沾到玉米屑会痒的。”

    周野也拦裴郁,“你别弄了,细皮嫩又的。奶奶我来帮忙,我皮厚,我看那个很好玩的样子。”

    于是,周野死皮赖脸地硬是挤了过去,学着大家一起用农村大簸箕兜起满满一盆玉米,然后倒进机器口,看着玉米粒刷啦啦下来,成就感满满。

    他,玩上瘾了。

    高高壮壮的青年,可比一群老大爷老大妈力气大多了,到了后面,基本就是周野一个人在干,速度也极快,获得了阵阵掌声。

    周野觉得异常的满足,裴郁看得哭笑不得。

    奶奶家弄完,机器去下一家,乡亲们顾及到裴郁回来了,让奶奶陪陪孙子,不用去帮忙了,周野自告奋勇代替奶奶帮乡亲们,跟着他们去了。

    等周野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奶奶已经做好了一顿家常晚饭。

    裴郁正按奶奶的说法,把桌子搬到外面来,据奶奶的说法,夏天晚风很舒服,好多人家都爱在院子里吃饭。

    桌子放好,就看到了白衬衫乌漆嘛黑,抓好的发型乱七八糟,浑身满是臭汗,并沾了一身玉米屑的周野。

    白天还是冷酷霸总,晚上就像个流浪汉了。

    裴郁噗嗤笑出了声,忙拉着他去楼上浴室冲澡,幸亏他们带了换洗衣物过来。

    洗完澡清清爽爽地下楼,正好开饭。

    为了让俩孩子吃点好的,奶奶还特意去邻居家买了几斤今天新钓的龙虾,做得香喷喷的,周野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多少年没有吃过这么舒心的家常菜了。

    裴郁也觉得特别幸福,这是他很喜欢的,家的感觉。

    “小郁你应该提前告诉我要回来,我就能早点多准备点菜了。”奶奶见两个孩子吃得香,笑着佯装斥责。

    “就是怕您忙活才不告诉您呢,这些够吃了。”裴郁一边笑说,一边剥了龙虾肉放到奶奶碗里。

    老人家就是这样,可着孩子们吃,自己舍不得吃,根本不动手剥龙虾,裴郁只能以这种方式让奶奶也多吃点。

    “哎呀你这孩子,我想吃自己会剥的。”奶奶嘴里说着不要,脸上却高兴地满是笑纹,脸都笑得皱到了一起。

    吃完饭收拾完,洗过澡,搬两张躺椅,裴郁和周野躺在院子里,吹着夏日的晚风,看着天上的星星。

    裴郁的心异常宁静,他感觉到此刻他开始真正融入这个世界了。

    裴郁忍不住微笑,伸手去瞄准那颗最亮的星星,或许那是他前世的世界。

    “裴裴,你想要星星吗?”周野凑过去,顺着他的手往上看,然后握住了裴郁的手。

    裴郁哈哈笑,好幼稚的一句话。

    “你还能摘给我?”

    “你仔细看。”

    周野说着,松开了裴郁的手,顺着他举着的手再往上,再往上。

    他的表情十分认真且严肃,好像真的有什么引力再拉着他往上,本以为是玩笑的裴郁渐渐地看得认真起来,仔仔细细地盯着周野的手,生怕漏过一个瞬间。

    这时,周野的手忽然做了一个迅速抓取的动作,握拳猛地从领口伸进去,好像怕抓到的东西跑了似的,衣服下的手一动一动的,很是鲜活。

    裴郁被唬住了,忍不住微微坐起,凑过看。

    “抓到什么了?”

    “嘘——”

    周野故弄玄虚,靠近裴郁,慢慢把手从领口拿了出来,然后飞速放到了裴郁的胸口,用力一推,拳头变掌心。

    “进去了!”

    裴郁:???

    “什么进去了???”

    裴郁默默自己的胸口,甚至拎起睡衣往里看。

    “我的一颗心,你听,里面是不是扑通扑通?”

    真以为抓到了什么放进去的裴郁:……

    无语了片刻,裴郁红起了脸,看着周野傻咧咧笑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伸手去牵了他的手。

    缓缓躺回躺椅上,裴郁举起两人的手,望着天空,小声问:“你相信重生吗?”

    周野一愣,原本他根本没听过这个词,今天刚从主持人那里听来,他还记得当时裴郁浑身都绷直了。

    “不信,但你说的我会信。”

    裴郁浑身一怔,又渐渐放松,心里滚烫,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

    “以后,我会跟你讲个故事。”

    周野紧了紧掌心里的手:“有点期待,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乡下的生活节奏很慢,很舒服,两人在乡下呆了两天,给奶奶把家里缺的坏的东西全都补上,才离开。

    回到华市,裴郁就去了赵二少家,早答应了他要最先给他家画壁画的。

    到了赵二少家,赵二就一脸担忧又好奇地看他。

    裴郁看了眼他想要的画,一边准备材料,一边笑问:“怎么了?一副我大难临头的样子?”

    赵二尴尬得笑了笑,小声问:“裴少,你相信重生吗?”

    裴郁:……

    “不会连你也相信这种事吧?你看我像鬼上身吗?”

    “不是不是,当然没有!看裴少这样,那我肯定华市电视台恶意剪辑了。”

    裴郁一愣,“什么?采访我的那个节目?”

    “是啊,昨晚播的,我就觉得哪里奇怪,又上热搜了。”

    赵二一边说,一边赶紧拿出手机,找到那个视频给裴郁看。

    视频里,显然做了恶意剪辑,在被问到怎么看待重生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虽然有过犹豫,但周野是及时救场的。但是视频上,却恶意延长了他犹豫的时间,后面还恶意剪辑了一个他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样整个视频看下来就很奇怪了,好像是他默认重生这件事一样。但是网友怎么可能信重生这种事呢?于是就把锅砸到了他背上,说他就是想碰瓷帝都裴郁,故意让观众怀疑他是重生,以此炒热度!

    虽然是个小节目,但到底也是华市电视台的节目,怎么会无缘无故搞这种噱头?这个年头,不准搞妖魔鬼怪这类东西不知道吗?

    准是背后有人操纵了。

    是谁呢?

    裴郁仔细思索,他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非要说的话,上次见到的陈蜜?

    或者……

    “上次毕浩被赶下游轮,最近有他的消息吗?”

    赵二懵了一下,恍然大悟。

    “裴少怀疑是他?不可能吧,毕浩只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没那么大权力。上次那件事丢了毕家的脸,至今都是圈里的笑谈,甚至有点影响到他家生意了,他爸气得关他禁闭还没放出来呢。”

    裴郁想着其中的可能性,又把完整的那个节目找出来看。

    大概是觉得问裴郁没有问出什么吸引人的东西来,节目组除了恶意剪辑了一段,还把周野那整段都放了上去,尤其是他们牵手的画面。

    赵二在一旁不敢出气,心里也有点担心,索性直接去群里公开讨论,让大家也想想办法。

    【赵二少:我觉得有人在搞裴少,恶意剪辑太明显了。】

    【孙三少:卧槽,这一分析,我后背毛骨悚然,这一招太损了,完全就是想引出帝都裴家来治裴少啊!】

    【姜大少:好狠!不费一兵一卒,自己都不用出面,就能狠狠打击裴少!以后裴少都找不到人报仇!】

    【吴小少:恕我直言,你们也不用猜什么毕浩,那就是个大傻逼,他要是有那脑子,上次能直接动武,还被赶下游轮?】

    【赵二少:分析合理!那会是谁呢,没听说谁针对裴少啊。】

    就在群里讨论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周野带着一通火气出现了。

    【周野:分析个屁,都恶意剪辑了,电视台肯定收了人好处,能不知道?我现在就抄家伙去砸电视台,不信问不出来!】

    【赵二少:啊这!老周冷静啊,砸电视台到时候让你赔钱,得不偿失!】

    【周野:赔就赔,有钱赔,我现在就要砸。】

    【孙三少:顶你!加我一个,我去找根棒球棒!华市电视台门口集合!】

    【吴小少:刺激!我也去!】

    【姜大少:玩这么大,老周负责赔钱哈,那我也去!】

    于是,在裴郁还在分析情况的时候,赵二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说,周野他们集火去炮轰电视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