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如果贱婢想爬墙 > 正文 第62章 第 62 章
    这日大清早上, 豆娘特意买了不少菜和肉回来,就是为了中午能够准备一顿丰盛的中饭,能让两个姑娘高兴高兴。

    等到晌午, 宝婳同豆娘和杏枝吃饭时, 杏枝却忽然说起邻居家那小媳妇。

    “听说她呀,已经生了第三胎了……结果还是个女孩,大家都说,这一张桌子都是四条腿,再生一个肯定也是个女儿了。”

    杏枝叹气,好像也替对方感到几分失望。

    豆娘往宝婳和杏枝碗里各夹了一筷子鱼肉, “女孩就很好,没有女孩哪里来的你我, 你可别同旁人瞎起哄。”

    杏枝点头,对豆娘的话还是听的。

    只是她早上路过的时候, 听说那小媳妇的婆婆已经决定让她生五个了, 四个都是女儿, 第五个肯定是个男孩。

    大家也都这么认为, 小媳妇也挺着大肚子很是欣然地接受了。

    在这街巷里的人家,大家的观念始终认为能生的女人是有福气的女人,能生个儿子出来, 那就更是前世积德, 杏枝听得多了, 难免会耳濡目染。

    “宝婳,你怎么了?”

    豆娘发现宝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宝婳轻轻地摇了摇头。

    起初, 她也只是听她们讨论生孩子的事情, 难免就想到了二爷的话。

    可是后来, 母亲夹了一筷子鱼放她的碗里, 她想吃,却怎么都张不开那嘴。

    这个鱼的气味好像不大好闻啊,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宝婳试着咬了一口,将鱼肉吞到肚里。

    结果下一刻胃里那股恶心的感觉立马翻江倒海地往上涌去。

    宝婳小脸微微发白,赶忙捂住了嘴离开了桌旁。

    豆娘和杏枝见状忙也放下筷子去看她。

    宝婳把那块鱼肉又吐了,那股恶心感才淡去一些。

    杏枝打量着她,颇是嘴快道:“姑娘,你这样和那刘家怀孕的小媳妇样子好像啊,她也是一吃鱼就想吐呢。”

    “杏枝,话不能乱说。”

    豆娘温和的语气里含着一丝严肃。

    杏枝怔了怔,反应过来,立马拍了拍自己嘴巴。

    “姑娘,真是对不起……”

    她说完赶忙去倒了温水给宝婳漱口。

    折腾了一番,宝婳才回到桌旁,可对着剩下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母亲,我想休息一会儿。”

    豆娘给她盛了碗青菜汤,看着她喝了才叫她去。

    宝婳回到房间里,手指轻轻握住衣摆,掌心微微汗湿。

    她……她这该不会真的是怀了二爷的孩子吧?

    宝婳的第一反应无疑是慌张的。

    她也没有过怀孕的经验……而且她还没有成亲呢。

    话传了出去,她只怕会败坏家人的名声呢。

    过了片刻,豆娘也进了屋来,“婳婳,你可有好些?”

    宝婳不安地点了点头。

    豆娘抚着她的头发道:“婳婳,母亲给你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宝婳立马摇头,“还是……还是不了吧,母亲,我现在好很多了,不需要看大夫。”

    豆娘又试了试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热的迹象。

    但豆娘却发觉她吐过之后,一直都魂不守舍的,分明是心里藏了事儿。

    “不看大夫也行,那你告诉母亲,你同梅二公子的第一次,是不是他迫着你来的?”

    宝婳下意识否认道:“当然不是,那只是个误会……”

    她话未说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豆娘看着她的表情并不是很惊讶。

    宝婳脸上都没了什么血色,“母亲,我……”

    “我是个坏女孩……”

    她的声音愈发得低了下去。

    她还没有成亲,就同人做下了那样的事情。

    她以前没有母亲,都不用考虑别人的心情,所以也没讲究太多。

    可现在,她真怕豆娘以后都要瞧不起她了。

    她想着那样的情形,杏眸里也泛起了水光。

    豆娘瞧见她眼里有泪珠打转的模样,即便想对着宝婳心硬,都硬不起来。

    她叹了口气,将宝婳揽到怀里轻轻安抚。

    “傻孩子,这个又不怪你。”

    宝婳被她这么一安抚,反而泪意更浓。

    “可是我这样,会败坏母亲的名声的……”

    豆娘忍不住笑了笑,“还当你是为什么伤心,原来你担心的竟是这个。”

    “这个,不应该担心吗?”

    宝婳抬起泪眼看她。

    豆娘安慰她道:“现在不是还不能确定吗?等大夫来看过才能知道。”

    宝婳摇头,“可大夫看了,我是真的怀了二爷的孩子怎么办?”

    豆娘挑起唇道:“不会的,便是你真给母亲生个大胖娃娃出来,母亲都有办法叫旁人说不得你什么。”

    即便豆娘都还没有说出接下来要怎么做,可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以后,任谁都会忍不住去相信她。

    之后宝婳一下午都没能好过,到晚豆娘便请了个大夫过来给宝婳诊脉。

    宝婳紧张不安地将腕递出去后,大夫一边把脉一边问了宝婳几个问题。

    最终得出了一个结果。

    “令嫒确实是怀孕了。”

    宝婳听罢紧紧攥着手指只感到一阵眩意。

    她几乎都不敢去看豆娘和杏枝的表情。

    她这竟然是真的……

    她真的怀了二爷的孩子啊。

    大夫从豆娘家里出来,顺着黑黢黢的巷子摸到巷口,拐了个弯,外边便有一辆马车等着他了。

    车夫拿下了一把踩脚凳子,大夫便上了马车消失不见。

    杏枝这时候从巷子里露出个头看了一眼马车去的方向,又匆匆回去告诉了豆娘。

    “豆娘,你料得可真准,那大夫上了一辆特别华丽的马车,一看就不是平民人家能有的东西。”

    豆娘搅拌着锅里颇是清淡的菜粥,想到宝婳今晚吃得也不是特别多,微微叹了口气。

    这大夫若是个乘得起马车的人,焉能半夜里都肯跑这么远来出诊。

    “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巧合,这个傻孩子,被人算计了都还不知道呢。”

    杏枝面露忧色,“那咱们要告诉姑娘吗?”

    豆娘摇头,“不要,她的心都被人骗了去,告诉了她,那人也只会换个方式去哄骗她罢了,我自有旁的主意。”

    另一头,那大夫坐着马车直接去见了梅襄。

    “怎么说?”

    梅襄问他。

    大夫道:“已经告诉了她们,是喜脉,我又留了药在那里,只要那姑娘按时吃着,这脉象一时半会儿也都会在的。”

    他说着抚着胡须又面露迟疑,“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那位夫人说,宝婳姑娘她是嫁过人的,她的夫君已经死在了外面,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个遗腹子。”

    一旁管卢听了,都忍不住偷偷瞥了梅襄一眼。

    这豆娘好毒的一张嘴啊。

    梅襄勾起唇,眸中情绪颇是不明。

    “是么……”

    那她恐怕注定要失望了。

    他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还会活到把她女儿带走为止。

    晚上宝婳该喝药了。

    那黑漆漆的药就放在了茶台上,宝婳正等着它凉透了再喝。

    豆娘进来时,瞧见了那一碗药,她却伸手去端,宝婳提醒会烫,豆娘就立马端翻了药,汤汁都撒了一地。

    “嘶……”

    豆娘甩了甩手,“我真是太不小心了。”

    宝婳忙捧着她的手吹了吹,“有没有烫伤母亲。”

    豆娘笑望着她,摇了摇头。

    宝婳却还是不放心,特意拧了湿帕子来给豆娘敷了敷。

    豆娘见她这般乖巧懂事,心下不是没有感慨。

    豆娘其实倒是宁愿宝婳坏一些,奸猾一些,哪怕不那么孝顺,可她也都不会被旁人欺负了去。

    可宝婳这般的苦命,偏偏还能这样乖巧讨人喜欢,只叫豆娘内心深处不知有多心酸。

    “母亲,莫不是烫疼你了?”

    宝婳总觉得豆娘似乎眼中有些水光,豆娘却摇头,她露出微笑,竟还是那般温柔可亲的模样。

    “婳婳,你很喜欢那位梅二公子吗?”

    宝婳毫无防备,听她突然提起二爷,顿时微微羞涩。

    “二爷啊,二爷他是个很好的人……”

    豆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是么?”

    她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样子是真的很喜欢了。

    宝婳看着她的表情,似乎也一下就看懂了她的意思,羞得有些不敢同母亲对视。

    他……他当然没有她说的那么好。

    他那么坏……是宝婳见过的最坏的人了。

    只是她不在母亲面前说说他的好话,只怕他以后也很难讨得母亲的欢心。

    “母亲,你同父亲是怎么认识的?”

    宝婳胡乱扯了个话题,想要将自己颇是蹩脚的模样掩盖过去。

    豆娘听她这么问,稍稍回忆了一下,唇角又噙起一抹笑容。

    “我和你爹认识的时候,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母亲还住在乡下,时常会去城里赶集,你父亲经常围着我转,看起来很不务正业的样子。”

    她说着,笑意竟愈发得深,那些记忆显然都很美好。

    那时候宋朝生还很年轻,他生得英俊,家中富裕,又是未来继承家业的长子。

    他认识了她之后,却总想办法凑在她的身边。

    有一回他好不容易找到一次机会送豆娘回家去,又自告奋勇要明天一早送豆娘去赶集。

    可豆娘天不亮就要起来去城里了。

    那个傻子算着时间不够,就在门外蹲了一晚上。

    “然后呢?”

    宝婳愈发得好奇起来。

    她父亲看起来好像也不太聪明的样子……

    豆娘笑说:“然后等我第二天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给冻僵了。”

    第二天她也没有要到去集市上,反而给他泡了一上午的热水澡。

    “那父亲他……”

    宝婳想到宋朝生现在的样子,心情忽然有些失落。

    豆娘见她年纪轻轻竟还像个小老太婆一样唏嘘叹气,只觉得甚是可笑。

    她抚了抚宝婳的眉心,笑说:“其实母亲一点都不后悔嫁给了他。”

    宝婳诧异地看着她。

    “其实……我也有感觉到,父亲他好像心里确实有着母亲。”

    他的目光里是有深情的,这让宝婳很难看出作伪的痕迹。

    可他的作为却总叫人那么的失望。

    “我知道,不过我不需要了。”

    豆娘说:“他守不住我,其实也没有关系,可他连他自己都守不住了,那……我也不会再要他了。”

    “所以……”

    她说着慈爱的目光又朝宝婳看去。

    宝婳问道:“所以什么?”

    “所以宝婳,不管日后你什么时候成亲,又嫁给了谁,受了委屈,千万不要忍着。”

    豆娘顺着她的头发,极是认真道:“即便你自己不疼惜你自己,你要记得,母亲也会为你心疼的。”

    宝婳怔了怔,而后才点了点头。

    过了会儿,她又轻轻地对豆娘说道:“母亲,我是喜欢二爷的……”

    虽然豆娘掩藏得很好,但宝婳仍是能隐隐感觉出来,豆娘似乎并不是很喜欢二爷。

    “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吗?”

    豆娘温柔的问她,从头到尾,她也从来没有责备过宝婳半句。

    “即便你真的有了一个孩子,母亲也会对外说你是个死了丈夫的,到时候母亲一样能为你寻到个对你好的夫婿的。”

    这世上的人千千万,豆娘看人的眼光却十分得准。

    即便是宋朝生,她也是看透了他的缺点才嫁给了他。

    大概像宝婳这么大的时候,感情总会占据理智更多一些,豆娘作为过来人,自然也很清楚宝婳她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可事实上,对于宝婳来说,即便没有这个孩子,她当然也是喜欢二爷的,不过……

    “让我再想想吧。”

    毕竟她都还没有想好,这件事情要怎么对二爷说。

    宝婳有些困了,同豆娘说完话后,心里也好似掏空了一些烦恼的情绪,很快便睡了过去。

    隔天起来后,豆娘就刻意将昨天那大夫开的安胎药都换成了苦茶。

    她不相信昨天那个大夫的话,当然也不会相信他开的药。

    豆娘便暗暗观察了宝婳几日,发觉宝婳前几日还有些同头一天一模一样的反应,后面反而渐渐就如常了起来。

    “婳婳,该不会是上回那个大夫弄错了吧?”

    吃早饭时,豆娘轻声说道。

    “是啊,我受凉的时候也会恶心想吐,吃不下东西,姑娘你该不会真的弄错了吧?”

    杏枝想了想,又问:“姑娘上回和……那人是什么时候啊,算算日期也知道了。”

    宝婳羞红了脸,豆娘笑说,“杏枝,你再乱说话明日我就将你嫁出去了。”

    杏枝忙把嘴巴堵上,没敢再问。

    用完了早饭,豆娘对宝婳道:“天色还早,我先带杏枝去摊子上去,你再休息会儿,等天亮了,不放心的话再重新找个大夫看看。”

    宝婳答应下来了,豆娘才带着杏枝出门。

    等到外面天亮透了,宝婳便收拾得妥帖才出门去。

    她心想倘若弄错的话,可真是太丢人了……幸好她先前还犹豫着没告诉二爷呢。

    她才走出巷子,就瞧见管卢在一辆马车前似乎等了许久。

    管卢瞧见了她,顿时朝她招了招手。

    宝婳过去,微微惊讶,“管大哥,你怎来了这里?”

    管卢对她道:“宝婳姑娘,我们二爷想见你。”

    宝婳下意识道:“可是……我现在不大方便。”

    “可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姑娘可千万不要同我客气。”

    宝婳摇头,又轻声道:“管大哥,你回去叫二爷最近都不要来找我好么?”

    “呃……”

    管卢提议道:“不如……换个说辞好些。”

    这种话宝婳就应该自己去说,不应该让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去二爷面前说这种话作死啊……

    “况且我看宝婳姑娘也不是很忙的样子。”

    宝婳当然没那么忙,自打她怀了二爷的孩子以后,就算想忙,也忙不动了。

    她迟疑了一下,又轻声道:“倒也不是没有时间,就是现在不大想见二爷……”

    管卢轻咳一声,对宝婳尴尬道:“宝婳姑娘,二爷就在马车上呢。”

    宝婳愣住了。

    然后下一刻就瞧见了那马车的侧窗帘子被人掀开。

    梅襄那张俊美的脸便缓缓落在了窗后,他看着宝婳蓦地露出一抹笑容。

    “宝婳,下次说人的时候,记得背着点……”

    他的声音很是温柔,“这也是对别人最基本的礼貌呢。”

    宝婳慌得说不出话,只讷讷地唤了声“二爷”。

    可他说完话之后便松开了手。

    宝婳看到那帘子落下时,同时也看到了梅襄那张几乎瞬间就变阴了的脸。

    她周身忍不住微微一颤……

    也不知道二爷最近是怎么了。

    他明明是很生气很生气了,却还要装出那般温润可亲的模样,实在……实在是有些吓人。

    马车离开了原地,过了会儿管卢才追了上去。

    “二爷,宝婳姑娘那边……”

    梅襄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缓缓说道:“她既还不想告诉我,也就罢了。”

    正好,也叫他看看,她到底把他这个二爷放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