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她不想回豪门 > 正文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第49章

    自己酿的酒自己怎么能不喝?

    狐狸先生跳到叶流安的身边, 从空间袋摸出两个小圆杯,这小圆杯应该是某种玉石所做,入手微凉, 手感极好, 叶流安把/玩了一会儿,然后给两个小被子里倒了酒。

    酒香溢出, 狐狸先生深吸一口, 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道:【再放半年,味道应该会更好。】

    “是吗?”叶流安学着他的样子嗅了嗅, 没闻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抬头将酒精味葡萄汁倒进嘴里, 赞了一句,“好酒。”

    狐狸先生沉默了一下, 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哪有这么喝酒的?

    ……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叶流安扭头就给自己倒上了,狐狸先生问道:【你之前喝过酒吗?】

    “喝过啊。”叶流安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狐狸先生这才松了口气,只可惜下一秒, 这口气又提上来了。

    “十一岁还是十二岁的时候喝过一次,好像喝的有点多了,被长辈抓了个正着不说,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耍了酒疯, 简直是我人生的黑历史之最。”

    “之后长辈们就禁止我喝酒了,说起来也是神奇, 每次我想偷喝的时候都能被抓个正着, 算下来, 已经好多年没有喝过酒了。”

    “不对——”叶流安突然认真起来, 格外严肃道,“我喝的明明是酒精味葡萄汁,怎么能算是酒呢?狐狸先生给的葡萄汁,那当然是美味的葡萄汁了,嘻嘻。”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天真又稚嫩,嘴里哼着不成调的调子,摇头晃脑,月光洒在她身上,更为她添了几分稚气,让她的笑容更显开怀。

    这个时候的她,看起来真的就像一个普通的十几岁少女。

    狐狸先生沉默了一下,幽幽地叹了口气。

    怎么办,突然有了一种拐/骗未成年幼崽的负罪感。

    眼看叶流安又抬头想往嘴里灌,狐狸先生连忙一尾巴抽过去,阻止了叶流安灌酒的动作,叶流安有些疑惑地望了过来,狐狸先生轻咳一声,【不是说,要我陪你喝两杯吗?】

    【哪有你这么喝闷酒的?】

    叶流安沉思了两下,认同般点了点头,妥协道:“好吧。”

    “那是不是应该你一杯我一杯?”

    叶流安的视线静静地落在狐狸先生的酒杯上,狐狸先生登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只见面前这个小姑娘慢吞吞地抬起头来,幽幽地看着他。

    狐狸先生:“……”

    为什么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

    【酒不是这么喝的……】

    只可惜狐狸先生还没说完,就对上小姑娘那一双亮的出奇的眼睛,小姑娘认真道:“可是我们人类就是这么喝。”

    狐狸先生:“……”

    “感情好啊一口闷,我们的感情好不好,就看你这一杯怎么喝了。”小姑娘看着狐狸,谆谆善诱。

    狐狸先生:“……”

    其实他觉得这姑娘已经醉了。

    狐狸先生用尾巴举起酒杯,本想要好好品一品,然后就看到小姑娘那亮晶晶的眼睛,登时就品不下去了,只得学她抬头灌进去。

    小姑娘快快乐乐地给他倒满,顺势从他尾巴上摸了一把,笑眯眯道:“痛快!”

    “我宣布,我们俩的感情得到了升华。”

    狐狸先生用一条尾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决心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这是喝醉了吧?这绝对是喝醉了吧?一杯倒的吗?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来陪一个未成年小崽子喝酒啊?

    因为他猪油蒙了心吗?

    后悔。

    真后悔。

    叶流安高高兴兴地举着杯子和狐狸先生碰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狐狸先生:【……等等。】

    “等什么?”小姑娘不满地说道,“狐狸先生是觉得我们的友谊不值得来一份干杯?”

    狐狸先生:【值得,但是……】

    “没有但是!”小姑娘一饮而尽,“先干为敬。”

    狐狸先生:【……】

    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没有了!

    狐狸先生只得跟着一饮而尽。

    眼瞅着小姑娘继续倒酒,狐狸先生只能抢在小姑娘举杯之前道:【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小小年纪借酒消愁可不好哦。】

    【可以跟我讲。】

    【我会是你忠实的听众哦。】

    【而且,】狐狸先生慢吞吞道,【我很擅长处理复杂的感情问题哟。】

    【所以,来聊聊吧?】

    请放过我的酒精味葡萄汁。

    它们值得细细品味,而不是牛嚼牡丹。

    叶流安捧着酒杯,思考了好一会儿,认真道:“狐狸先生是在关心我吗?”

    狐狸:???

    但是这个问题怎么能有否定的答案?狐狸先生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姑娘小小惊呼一下,笑得眉眼弯弯,欢快与狐狸先生碰杯,豪爽道:“为狐狸先生关心我而干杯!庆祝我们的友谊更上一层楼!”

    狐狸先生:???

    等等!

    这都能拐到干杯上去吗?

    第三杯喝完,小姑娘笑嘻嘻地说道:“狐狸先生不用担心我,我是不会被打倒的。”

    “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她顿了顿,又跟狐狸先生碰了杯,“为那些难忘的往事而干杯!”

    狐狸先生:“……”

    等等!

    狐狸先生低头看着自己的酒杯,里面又已经被倒满了酒精味的葡萄汁。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倒满了酒啊?

    【你这样喝会醉的。】狐狸先生用尾巴碰了碰叶流安的额头,叶流安满脸通红,笑容更加放肆,看着就像在醉酒边缘徘徊的样子。

    “不会哟,”叶流安摇晃了脑袋,笑嘻嘻道,“我千杯不醉的哟。”

    “狐狸先生应该也是吧?听说狐族都是千杯不醉的。”

    事关狐族的名声,狐狸先生怎么能后退?虽然他也确实是千杯不醉。

    狐狸先生矜持地点了点头,叶流安拍了拍手,笑嘻嘻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让我们畅饮一番,不醉不归!”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姑娘就是想喝醉酒吧?

    叶流安往后仰,眼看就要掉下去,狐狸先生的尾巴一伸,本想拉她一把,却被她灵敏地躲过去,然后靠到另一边,对狐狸先生笑得灿烂。

    狐狸先生一扭头,就正好看到她的笑容,紧接着就陷进那一双清澈透亮的黑眸了。

    她可真好看啊。

    狐狸先生微微一愣。

    而且这个时候的她,似乎和白天还有一些不同。

    更放松,更恣意,更……

    狐狸先生还没细想下去,就听见酒杯碰撞的声音,叶流安清脆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干杯!”

    好吧,连前面的祝语都不说了。

    越来越随意了呢。

    狐狸先生满脸感慨地喝下了这杯酒,反正他千杯不醉不会晕,大不了就照顾照顾这个未成年小崽子吧,等宿醉醒来,这小崽子也该知道喝酒要节制的道理了。

    偶尔放纵一次,也没什么关系吧?

    反正有他呢。

    不过,狐狸先生还是道:【喝醉了我可不照顾你。】

    【悠着点。】

    叶流安粲然一笑,也不回答,酒壶里的酒就像不会喝完一样,一人一狐你一杯我一杯,不知道喝了多久,狐狸先生开始觉得眼前阵阵发晕。

    等等……他面前怎么出现两个小姑娘?

    “干杯!”

    “再来一杯!”

    “这酒味道真不错啊。”

    “狐狸先生,明天我们一起酿酒吧?”

    小崽子的声音那么近,又那么远,狐狸先生有些茫然,感觉周遭出现了好多小崽子。

    “来,干杯!”

    狐狸先生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七八个酒杯,竟然不知道该喝哪一个,结果一仰头,酒水直接泼了他一脸,他愣了好一会儿,摇摇晃晃地倒下。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狐狸先生脑海中只飘过了一句话。

    ……他明明没有喝够一千杯啊。

    “狐狸先生?狐狸先生?”叶流安晃了晃手,见狐狸先生已然沉睡过去,有些痛心疾首地说道,“说好的千杯不醉呢?”

    叶流安看着睡得正香的狐狸,抬手将狐狸塞到他的房间,还体贴地盖上被子,郁闷道:“被一个未成年人类少女喝倒,你一个成年狐狸不觉得羞愧吗!”

    叶流安回来继续喝酒,只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一个人喝酒,和两个人喝酒,那种感觉,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呢。

    ……或许她可以锻炼锻炼狐狸先生的酒量,让狐狸先生成为真正的千杯不醉?

    ……要不然多丢狐族的人呀。

    叶流安将酒瓶放到一边,在飘窗躺下,仰头看着窗外,小七不知道何时从主卧里飞了出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叶流安的手上。

    叶流安为她梳理了一下尾羽,小声道:“今天的月亮可真好看啊。”

    “就像我遇到你的那一天。”

    小七飞起来,趴在叶流安的头上,翅膀展开,像是在拥抱叶流安一样,然后温柔地叫了几声,似乎在撒娇。

    “我没有伤心,”叶流安轻笑道,“我只是有些想念从前。”

    “一点点而已。”叶流安伸出手,掐了掐指甲盖,像小七解释真的只有一点点。

    “现在也很好啊。”

    她笑起来,一如既往的温柔,小七却感觉有些难过,更用力地抱住叶流安。

    “啾啾啾!”

    叶流安将小七从头上抱下来,温柔点头,轻声道:“嗯。”

    “我知道的。”

    “我也喜欢小七。”

    “不过小七是未成年,不可以饮酒哟。”

    小七抗议地叫了好一会儿,用翅膀去动酒瓶,却被叶流安灵敏地制止,小七跳来跳去表示抗议,叶流安拿着酒瓶逗她,月光洒在她们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柔意。

    “明天我不用去上课了吧?”

    叶流安突然开口,理直气壮道:“我喝醉了。”

    小七:???

    你哪里像个喝醉的样子?

    但是……

    “啾啾啾!”

    ——对!喝醉了!不上学!在家里陪小七!陪小七!

    “没问题!”叶流安爽快道,“多请两天假!”

    “啾啾啾!!”

    这个主意得到了小七的热烈支持,叶流安捧着小七看夜景,不由感叹道:“果然,抓住机会请假不上学,是每个学渣的基本素养。”

    “我就是个学渣。”

    在叶流安决定多请两天假的时候,叶子琰此时正坐在于家的客厅里。

    于家在B市只能说是个中小家族,当年于老爷子手腕能力眼光样样不缺,就是缺了点运气,精心培养的继承人意外早逝,只能让次子顶上来,偏偏这次子是个对商业不感兴趣的,一身艺术细胞,半途被抓回来当继承人,别提多痛苦了。

    他痛苦,于老爷子更痛苦,他就是再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次子在商场上的天赋实在是太有限了,可是没办法啊,他就这么两个儿子,难道要把偌大的家业拱手让人?他怎么甘心?

    这不,在于老爷子去世之后,于家就开始走下坡路,尤其是这两年,下坡路更是走的很明显,估计再有这么个几年,于家就得成为B市垫底的那一类小家族。

    所以叶子琰来到于家的时候,受到了于家十分热情的款待,于家几位主人全员到齐,态度那叫一个慎重。

    当于凡凯看到叶子琰出现在自家客厅的时候,大脑真的是一片空白,他虽然猜到叶子琰很可能十分重视叶流安,但着实没想到人会找到家里来啊。

    于凡凯心里惴惴不安,只能乱七八糟地安慰自己,劝告自己别瞎想,谁说叶子琰来于家就是为了叶流安的?而且叶子琰也未必是来找他打,人家还没开口呢,自己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这叫怎么回事呢?

    而当于凡凯一抬头,正好跟叶子琰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他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叶子琰绝对是来找他的。

    ——为了叶流安。

    果不其然,很快于凡凯就听到叶子琰轻描淡写道:“听说您家二少阳光开朗、风默有趣,在星海有很高的人气?”

    “我们家小公主也在星海念书,小姑娘跟哥哥也有秘密了,什么都不跟哥哥说,让哥哥想了解,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听说您家二少和我家小公主有过交集,就想来了解一下,不会打扰了吧?”

    “当然不会,”于夫人连连开口,又给于凡凯使眼色,“这是凡凯的荣幸。”

    于凡凯硬着头皮点头,叶子琰很快又提出想要单独和于凡凯聊聊,这哪里还能是拒绝的?于凡凯只得在于夫人的暗示下,将叶子琰带到自己的房间。

    于凡凯心里是真后悔啊,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就是装傻装病装死,都不会掺和叶流安这件事啊。

    本来以为不过是个小可怜,谁知道能把这么大一个boss引来啊!

    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让大boss开口主动自/首或许有条活路的心,于凡凯情真意切地交代了一切他知道的事情,当然,部分事情进行了一番美化。

    “乔子华要追安安?”叶子琰眼里闪过一抹暗色,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两个度。

    于凡凯有些狼狈地点了点头,注意到叶子琰的视线之后,心一横,“……但是叶小姐不喜欢乔少,乔少就想……就想……”

    “就想什么?”叶子琰冷冷道。

    “……英雄救美。”于凡凯小心翼翼道,“就是,找几个人,唔,骚/扰叶小姐,或者抢/劫之类的,总之表现的很……很可怕……”

    “然后在叶小姐最害怕最无助的情况下,乔少……乔少他从天而降,保护叶小姐,最好……最好为了叶小姐,再受点伤,就……就……”

    “叶小姐肯定就心软了……等她喜欢上乔少的时候,乔少就……就……”

    于凡凯说不下去了。

    因为房间里的气压真的太低了。

    再开口他真的怕大boss无差别攻击。

    “好一个乔子华——”叶子琰冷笑一声,又看着于凡凯,目光犀利,声音凛冽,“你似乎还有别的事情没交代吧?”

    于凡凯差点跳起来,那声‘你怎么知道’差点脱口而出,好不容易才压住了,心知叶子琰肯定知道了很多事情,只是来找他确认细节,他的那些美化,在叶子琰面前都做不得数的。

    “我只知道,乔少不是喜欢叶小姐,是跟人打赌,所以才追的叶小姐。”

    于凡凯瑟瑟发抖。

    空气里的低气压真的太可怕了。

    他以前觉得乔子华生气发火的时候就够可怕了,今天才知道,乔子华的发火跟叶子琰的比起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

    “他跟谁打赌?”叶子琰一字一顿道。

    叶子琰本想炸一下于凡凯,结果还真炸出来一个大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竟然将他的小公主当成打赌的内容——好好好,好得很!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于凡凯胆战心惊道,“这种事情乔少是不会跟我说的,我们只知道他跟人打了赌,具体真的不知道。”

    “我……”于凡凯顿了顿,鼓起勇气道,“……我可以去打听一下。”

    乔子华靠不住了,家里的资源都倾向于老大,他得给自己找条路。

    叶子琰定定地看着他,突然一笑,“告诉你父亲,于家那个计划书,我还是挺感兴趣的。”

    于凡凯猛地抬头,眼眸发亮。

    “不嫌我这里庙小,就带着详细的企划书到公司谈一谈好了。”

    “就是不知道于先生愿不愿意放权了。”

    愿意,怎么能不愿意?

    就他爸恨不得当个甩手掌柜的态度,能不愿意吗?

    为什么他们那么重视老大,不也是因为老大年长,他们盼望着老大赶紧接班,把他们解救出来吗?

    能有这好事,他们还不得笑疯了?

    从于家走出来之后,叶子琰当即就联系了保镖,他的小公主虽然是个玄学大师,但本质还是个可可爱爱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啊,要是遇到什么事,他哭都来不及哭!

    而且乔子华既然打着这个主意,就不要怪他将计就计了。

    还受点伤感动安安,想受伤是吧?没问题,他成全他。

    乔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就这么小家子气?堂堂正正下战书不敢,玩弄女孩子的的感情倒是个中高手,用感情来恶心女孩子的都是人渣,乔家这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继承人就教成这样?

    没记错的话,乔家还有个大小姐呢,就没有人教会继承人尊重女性?

    叶子琰找的保镖都是他最信任、实力最强、也是最忠心的那一批。

    他将叶流安的照片分给保镖,让他们看了十分钟左右,问道:“记住她了吗?”

    几个保镖点了点头,他又将照片收回来了。

    小公主的照片,他都没有几张,怎么可以给别人?

    保镖们:???

    “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她。”叶子琰严肃道,大致将乔子华的计划复述了一遍,几个保镖纷纷皱眉,很是看不惯这种手段,“你们的目标不仅是保护她,还要将幕后那位给我揪出来,既然他想挨打,就成全他,注意点分寸,后续我来解决。”

    保镖们领命而去,分别负责不同的区域,叶子琰这才有些安心,但是一想到自己柔柔弱弱乖乖巧巧的妹妹被人这么盯着,又浑身不得劲,决心早点把一切查个水落石出,给他妹妹一个安全的学习生涯。

    ……如果安安愿意回家就好了。

    叶子琰想了想,决定自己接送叶流安上下学。

    结果刚给叶流安打电话,说了这个可能,就被叶流安拒绝了,因为要照顾闺蜜,叶流安请了一周的假,叶子琰着实有些失落,然后与叶流安约定下周接送。

    不过这下,保镖也不用去学校守着了,齐齐去小巷守着就好,又介于那条小巷没什么人烟,很容易被发现,于是保镖们被安排在小巷外面近百米左右的位置,注意有没有人往小巷这边来就是了。

    这也着实是一个十分简单轻松的活。

    小巷外面和小巷就是两个天地,叶流安也不会注意离小巷一百米外的位置,但是她不注意,自然有人注意啊!

    先不说小巷那里是什么地方,反正也没几个人知道这种秘密,但是就说叶流安是华国唯一的特级玄学师这一个身份,年纪又小,都足够派人保护的了,只是小巷那边他们不能进,可是小巷外面,他们可以守着啊!

    第一天的时候,两拨人彼此也没把对方当回事,第二天的时候,这两拨人就注意到彼此了,到第三天的时候,两拨人心里的怀疑论都写了一箩筐了!

    这是第三天了,其中一个保镖大哥尽职尽责地守在外面,时刻注意着小巷的动静,另外几个分散在其他位置上,很快,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递给他一根烟,道:“兄弟,来根烟吗?”

    保镖大哥挥了挥手,示意不抽,内心格外警觉。

    ……这是不是老板说的那个小少爷请来的人?

    高大的男人收回了烟,心里更给保镖大哥打上了可疑的标签,手指在口袋里动了动,信息立刻发了出去,要向特殊部汇报这件事,然后笑呵呵道:“这附近可真是荒芜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发这里啊。”

    “我就住在这附近,”高大的男人随手一指,“就等着拆迁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戏。”

    荒芜你还大白天地在这里,不用出去工作?保镖大哥在心里吐槽,面上不动声色道,“是啊,真破败啊。”

    破败你还大白天在这里待着?还一连待了两三天?

    高大的男人在心里呵呵冷笑,两个人越看对方越不像好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脑海里都闪过一句话。

    ——这个人太可疑了,一定对小姐有害!

    ——这个人太可疑了,一定对大师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