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首富总以为我是幻觉[穿书] > 正文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江孤云坐在书房里考虑的时候, 楼飞星缩进被窝里打开手机相册,他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数千张照片快速在他眼前掠过, 都是各式各样的人物照, 共同特点只有一个——好看。

    滑不到尽头的照片里有精修特写,也有电影里的高清截图, 男男女女都有, 其中要数乔桥的最多。

    楼飞星险些被晃花了眼, 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双眼放光, 嘴里小声嘟囔:“这张好看, 这张也不错……哇,这张好棒!”

    哪张他都不舍得删, 都是他的宝贝精神食粮, 要好好收藏起来。

    楼飞星手机型号老旧,储存空间不大,这不大的储存空间还百分之九十都用来装照片。

    他恋恋不舍地退出相册, 注册了个云盘小号,开始备份相册,然而速度奇慢,他都再一次慢慢欣赏了遍精神食粮, 完了照片才传了十张不到。

    上传提速需要开通会员,一个月三十元。

    楼飞星怒瞪手机屏幕, 他磨了磨牙, 三十不是笔小数目啊, 都够他看场电影的了, 一个月三十就是一个月一场电影,便宜点的甚至能看两场。

    换成牛奶,三十够他一个月一天一瓶,换成电子书,三十他能买二十本左右……而现在三十只为了一次提速,总感觉不太值。

    但不开的话,照现在这个速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传完,多拖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楼飞星拧眉去其他牌子的云盘转了一圈,都是一样的德性,开会员才能不限速。

    他陷入剧烈的思想挣扎之中,三十和精神食粮比,果然还是精神食粮压倒性胜利。

    楼飞星一咬牙,一跺脚,狠狠心开了会员,上传速度飞快地提了上去,不到半小时就全部备份妥当。

    “真坑啊……”他痛心疾首,齿缝里挤出的每个字都透着肉痛。

    楼飞星心疼的给云盘里的照片上了一重又一重锁,锁完他回到相册,选中全部照片,但手指就是在全部删除上游移不定,不忍心按下。

    他不得不捂住自己的眼,才终于狠心按下全部删除,相册变的空空如也,楼飞星泪眼汪汪,虽然有备份,但他还是感觉自己的灵魂也跟着离去了一部分。

    “算了算了,”楼飞星裹紧被子打了个滚,自己安慰自己,“反正还有一张在。”

    楼飞星做贼似的打开加密相册,相册只有一张照片,就是他之前偷拍的江孤云的睡颜照。

    他美滋滋瞅了好一会儿,没忍住嘿嘿笑了两声,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回升,真好看啊,这一张就可以顶几千张了。

    楼飞星钻出被子,他闷的满头是汗,蓬松的小卷毛都塌了下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心虚。

    然而依然看见了全程的一号:啊哦……

    一号是被江孤云吩咐来的,原话是“看看他手机相册里都有些什么”,结果就撞上了楼飞星存图、删图、欣赏他主人照片的全过程。

    一号回来的时候,江孤云刚好取出支铅笔,准备写些什么。

    一号老老实实汇报:“主人,相册里统共有四千三百五十六张照片。”

    江孤云顿了顿,铅笔笔尖点了点桌上的白纸,留下一个个灰色圆点,他声音平稳如常:“内容?”

    一号如实道:“都是美型的人物照,其中乔桥的占两千九百张。”

    “是吗,”江孤云蓝眸一沉,面上不动声色,手上却握紧了铅笔,“全部都是?没有其他的内容?”

    “是的呢,一张主人的照片都没有。”一号好好思考了一番,既然楼飞星把主人的照片锁了起来,那这应当是不想让他人知道的小秘密。

    于是一号贴心地隐瞒了这件事,冷酷无情的往江孤云心上插了一刀。

    江孤云沉下了脸,他冷笑一声,咔嚓一声硬生生掰断了手中的铅笔。

    他扔掉手里断成两截的铅笔,拍掉手里的碎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可真喜欢脸好看的啊……”

    没事的时候不知道打开相册欣赏过多少遍,说不定还会对着照片表白,江孤云面无表情地想,往他手机里植入一个小病毒好了,让他既打不开相册,也无法导出相册数据,之后再送他一个全新的手机。

    如此以来,刚好楼飞星全身上下就都是他的东西。

    江孤云默默计划的时候,一号话锋一转:“不过他刚把照片全都删了。”

    江孤云微怔:“全部?”

    一号:“全部,一张不剩。”

    “刚删的吗……”江孤云喃喃自语完,嘴角不受控制地勾起,心情也瞬间变得明朗。

    他心情大好,这些人果然不足为患,病毒还是不植入了,只送个新手机好了。

    一号半点不心虚,照片确实都删了,他没说谎也没隐瞒半点,只是没说楼飞星删前进行了备份,但主人本来也没问他,只问了相册的事。

    江孤云跟着又对一号下了条新命令,“去跟沈岐说,让他找可靠的人将楼飞星重新调查一遍。我要深入全面的调查,所有能查到的资料都必须分毫不差的摆在我桌上。”

    “是,主人。”一号心里吐槽,这是把他当传话筒了吗,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去传话。

    江孤云调出之前的调查报告,仔仔细细重新看了起来,边看边随手拿过桌角的钢笔,在桌上的白纸上写写画画起来,做了份只有他自己看的懂的记录。

    江孤云从小就懂得,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同等的代价,这就是等价交换。

    就比如,想要食物就需要金钱,而钱只有劳动才能获得,也就是说只有劳动才能换得食物。

    长大后的他,对不同的人施予不同的东西,比如对知恩的沈岐施予恩情,于是他得到了沈岐的忠心;

    对爱财的人就施予高额钱财,或为收买,或是撬开他们的嘴套取情报;对自卑敏感的人给予他们肯定,换取对方的感激与认真工作。

    简而言之,缺什么便给予什么,对重感情的人便攻心为上。

    江孤云拿起写了几行字的纸张弹了弹,想要彻底完全的得到楼飞星、想要楼飞星只属于他一个人、他也需要做点什么。

    他要楼飞星主动投怀送抱,要楼飞星主动表白,更得率先付出些什么,以情打动楼飞星。

    纸上所列出的,就是根据资料得出的可以着手的地方。

    江孤云又看了一遍纸上的内容,而后拿出火机点燃了这张纸,看着纸张一点点燃烧殆尽。

    他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繁华的夜景,慢慢将心里的躁动急切压下去。

    不能急,慢慢来。

    二十多年来好不容易找到理想中的爱,那份不求任何回报、只是单纯付出、给予的喜爱与关心,实在太过美妙。

    即使现在只是虚假的,即使有一天会化为伤人利器——江孤云右手手掌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蓝眸里倒映出窗外五光十色的璀璨灯火——他也不愿放手,他只是……想在最后这个时候满足长久以来的夙愿。

    楼飞星还不知道自己的精神食粮因为一号而逃过一劫,他开始写今天的日记,愤愤控诉江孤云故意使用美人计和苦肉计,害的他都没能欣赏完今天这场期待已久的乔桥的新作,幸好票是免费,即使后半部分神游没看也不亏。

    【脸长得好就能为所欲为吗?!】

    楼飞星哼哼唧唧着写下这句,写完他想了想江孤云那张总能让他放弃思考的脸……

    【好吧,他还真能。】

    【总感觉他顶着这张脸无论做什么,我都能原谅他。】

    楼飞星敲完字将手机扔到一边,把自己的脑袋重重埋进枕头里,想到今天影院里以为江孤云是又要亲他,当时他竟然有点小期待,最后不是他还心情复杂,现在想想那根本就是期待落空的失望。

    他禁不住拱了拱枕头,感觉自己更像个见色起意的渣渣,三观完全跟着颜值跑。

    他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人吗?!

    他的颜控这是又加深了吗,以前明明也不这样啊……

    手机短促地震动起来,将楼飞星从沉痛的心情里解救出来,这个点了谁会找他?

    郁四这个时候正是玩的嗨的时候,一般不会这个点找他,锦程这个点一般也睡了,应该也不是他。

    楼飞星想了一圈,忽地精神一振,难道是江先生?!

    他抓过手机解锁一看,是催债短信。

    “行吧,原来是你,每月真够准时的。”楼飞星抓抓头发,扫了眼每月不变的短信,就将手机重新扔了回去。

    想想也是,江孤云要找他根本不需要通过短信,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想到是他。

    楼飞星打开手机银行,熟练的将钱转进一个账户里,兜里瞬间又变的比他的脸还干净。

    将调查的事情吩咐下去后,江孤云最先收到的是份过去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