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小淑女 > 正文 第61章 第 61 章
    后半夜, 雨转为雪。次日,雨雪交加,雪漫凉州, 天地银白。

    凉州冬日雪大, 百姓已习以为常。对凉州军士来说, 这场雪影响最大的,大约是封将军的离开又拖延了数日——听说封将军夜里舞剑,得了风寒,如今闭门不出,正在养病。

    与此同时, 原让也得了风寒。他将自己弟弟叫过去, 隔着门,让人将军中事务、调兵令、龙虎印等交给原霁。原霁心知这代表着什么, 他抗拒不受,昂身长立。

    原让在屋内咳嗽“难道你要我病着还要理这些事务?”

    原霁眉头微压, 他半晌说道“那我先帮你管两日, 你病好了我就把这些还给你。”

    他强调“二哥, 我不抢你的东西。”

    舍内原二郎拥着氅衣,挡住自己一径到下巴上被咬出的痕迹。他听到原霁的脚步声离去, 目中变温,想到底没有白疼小七一场。然而欲笑时, 原让牵动自己嘴唇里的伤口, 不禁轻嘶了一声。

    他面容滚烫, 以手盖脸,乌黑长发掠过指缝, 勾在有些苍色的指骨处。他心中懊恼, 却又忍不住回忆起昨夜, 想要笑——

    真是一头威猛的、精力过人的豹子。

    若非他家里养着狼崽子,他真拿这头豹子无法。

    雪下了几日,关幼萱这里却觉得冷清了很多。

    她觉得原霁变得忙了起来,可他这次回来时原本推了许多事,专程陪她……她忍不住想,他是不是躲着她?

    清晨的时候,原霁晨练回来,他拿着巾子擦汗时,眼眸顿了一下,因看到关幼萱竟然早早起来,杏色的襦裙系带托着她婀娜腰身,臂间挽着雪色披帛。

    关幼萱弯眸“夫君!”

    她向他这里跑来,衣裙飞扬,眸清唇红,这样的纯然之美,依然是看一眼便心动。

    原霁压着目,他沉沉盯着人出神时,被关幼萱挽住了手臂。关幼萱问“夫君,你又要出门么?你起的好早。”

    原霁想到自己从原让那里偷听的话,从关幼萱这里审问出的话,还有从侍女那里问到的关幼萱的日常……她大约真的不喜欢他,备受宠爱的人,做什么都有底气。

    她不强求爱。

    也不需要那种东西。

    原霁心间又堵又疼,霎时麻麻的,有些理解自己梦中那般求而不得的心情。关幼萱是那般难以追慕的一个小淑女……她的笑,她的娇声软语,只是因为她教养好,不是因为爱。

    她只是想驯服他。

    爱如何能是强求得来的一样东西呢?

    关幼萱仰脸“夫君?”

    原霁回了神,回答她“是,二哥得了风寒,不能出门,我帮他分担点儿军务。”

    关幼萱偏脸凝视他“真的么?可是你早出晚归,像以前一样……你是不是在躲我?你那天灌我喝酒,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原霁眼睛一眯,登时否认“怎么会?”

    关幼萱搂着他硬邦邦的手臂,感受到他在自己靠近时的僵硬。她心中记下,面上却不显。关幼萱只抱怨“那你就是出尔反尔。”

    原霁“我怎么出尔反尔了?”

    关幼萱闷闷不乐道“你说你这次回来后只陪我玩,但你还是去处理军务。等开了春,我们和漠狄又要开战后,你便又走了。你说你的时间给我的。”

    原霁盯着她。

    他缓缓地伸手,抚摸她娇嫩的面容。他轻轻抬起她的脸,望进她干干净净的眼睛里。原霁问“萱萱,你真的……想要我的时间给你么?”

    关幼萱茫然,答“是啊。”

    原霁“为什么呢?”

    关幼萱答不出来,半晌疑问“大家不都是这样么?”

    原霁“因为所有夫妻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也要这样?你不是因为、因为……想和我在一起,才和我在一起么?”

    关幼萱“我也想和夫君在一起啊……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听不懂你的话。你到底想问什么?”

    她素来诚实,有疑问便说,觉得不对就质疑。她对自己十分诚实……而正是这样的诚实,才让原霁觉得,自己在她心中,分量应该与“夫君”是等同的。

    可是夫君不是爱人。她可以嫁任何一个人,她心里的人,却是只有一个的。

    原霁眼眸中蕴着暴风雪,他脸上的神情又开始不耐烦。他心中纠结千万,又痛又麻,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变得胆怯,一句也不敢说,不敢问。意气风发的原小将军,原来面对情面对爱时,也会茫然无措。

    他以为的两情相悦,也许只是一个幻想。

    他终是如自己的梦境一般,追逐着缥缈不可追的女郎。

    原霁心里酸楚,低头,在她鼻尖轻轻亲了一下。

    关幼萱喜欢他偶尔这样温情的样子,眸子弯成了月牙。

    原霁看她笑,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他道“算了,不说了。萱萱,我这几日有些忙,也有些事想不通。我不想回家了……我想在军营里多待两日,你不要多想。等我想通了,就回家来住,好不好?”

    关幼萱诧异一下,点了点头。只是他要出门时,关幼萱想起来,又跑两步追问“夫君,五日后就是你的生辰了……你在生辰的时候总会回家来吧?”

    原霁回头。

    他露齿而笑,意气扬起。他自信而骄傲“当然!我还不至于想那般久却想不通。”

    关幼萱看到他笑,就放下心,她在原地跳了一下,向他挥手道别“那、那你好好在军营吧,我不会打扰你的。”

    然而原霁到底有什么心事呢?

    关幼萱以为他是为军务所困,她又不懂那些事,对那些打仗本身也没兴趣。关幼萱便想为原霁减轻些负担,将内宅事务管好便是。

    关幼萱登上金姨家的府邸,跟着金姨学武时,便说起原霁最近的变化。金姨对原霁如何不感兴趣,对关幼萱现在学的招式兴趣很大。她拿着戒尺,对小女郎摆出架势的动作敲敲打打。

    金姨很满意“虽然你学武功是天赋差了些,慢了点儿,但是半年过去,你现在下盘能够站稳,对你自己来说,不错了。”

    关幼萱转眼珠“那如果夫君站在后面,我能够偷袭得了他么?”

    金姨哈一声,语气颇有些自得“你若是学个半年就能偷袭我们凉州的狼崽子,我们养他不是养得很失败么?”

    关幼萱“那我能偷袭得过赵将军么?”

    金铃儿正在一旁满头大汗地跟着侍女学习绣自己的嫁衣,听到关幼萱这般问,就颇不满地站起来“小表嫂!”

    关幼萱正想再与金铃儿说话,一个侍女从外进院,报告说“小七夫人,李将军从牢狱里出来了。”

    关幼萱转眸,她手中还握着一梅花枝,跟金姨在学招,口上已然诧异“李泗么?”

    原霁不是不想那么快放人出来么?

    来通报的侍女身后跟着军士,军士恭敬地回答关幼萱“李将军在牢狱中生了病,还吐了血。七郎后悔自责,便将人放了出来,住进了原家。小七夫人,是否给李将军请医工看看?”

    关幼萱连忙“自然!快去请医工……夫君回来看李大哥么?”

    军士答“七郎出城巡逻了,不在城中。”

    关幼萱抿唇,更加觉得原霁好似在躲自己。金铃儿在后听着担心,只因她的未婚夫君赵江河与李泗也是好友,李泗若是出事,赵江河免不了自责。关幼萱回头,见到金铃儿的眼神,两个女郎一对视,便相约着一起去看病重的李泗。

    蒋墨寒着脸进府宅的时候,听说李泗那个无父无母的人被抬进了原府养伤。他嗤声“原家真是收破烂的,什么阿猫阿狗都领进来。”

    侍女学舌“就是!一群乡巴佬,野蛮人!公子,他们对咱们一点都不上心,昨日的炭还送错了,送的不是冰炭,我差点呛死……公子,咱们回长安吧,公主等您等得急死了。”

    蒋墨抬头看到原家府门两边开始悬挂上的灯笼,他沉着脸一路往自己院中走的时候,便见更多的孔明灯被人欢欢喜喜地抱出去,管事大嗓门地喊人来量衣,说要在原霁生辰时,人人务必穿新衣,不能扫七郎的兴……

    管事教训人“听清楚了么!七郎生辰可是大事,谁都不能出错!今年还是小七夫人嫁过来的第一年,明年说不定家里就添丁了……全都打起精神……”

    原霁。

    原少青。

    原七郎。

    蒋墨在武威郡里走一圈,十句谈资,七成都有关原家,有关原霁。那些百姓们看着小七郎长大,看他从一个桀骜不羁的小破孩,长成一个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十七岁的原霁就已经在军中初露锋芒,而原霁即将十八岁!

    整个凉州,在见证他们共同养大的狼崽子,一步步成为狼王。

    而这些,都让蒋墨扭曲,嫉妒。

    回到自己的屋舍中,蒋墨喝退仆从,一人坐在屋中。他又在把玩着那瓶“胭脂笑”,他的指腹日日擦着这瓶粉末,已经将药瓶上的字迹全然磨得看不清了。

    他想拿这瓶药对付关幼萱,想得已然魔怔。可他下定不了决心,他每次见到关幼萱浅笑长立,如春晖一般的面容……他都不忍心毁了她。

    他厌恶原霁,可他喜欢关幼萱。矛盾让他左右徘徊,原霁已经回来数日,蒋墨都没下了这个决定。

    蒋墨将药瓶放下,再一次长吁口气,负手出去散心。雪已经停了,院中仆从们正在清扫雪迹。蒋墨长衣飞扬,玉容如雪,沿着长廊在院中随意地走。

    他走到一处杂舍,听到里面边干活边聊天的两个侍女口中提到了“小七郎”这几个字。蒋墨当即停下脚步,屏住呼吸听两个侍女在说什么——

    侍女甲“你知道么?小七郎和小七夫人大约又吵架了。”

    侍女乙笑“他们小夫妻,总是吵架。我听说小七郎搬去军营睡了……这次是为什么?”

    侍女甲“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有一个妹妹在七郎院中当差,她与我说,几日前,七郎把他们院子里的人全都审问了一遍。他们以为七郎要和小七夫人吵呢,没想到七郎只是去军营待着了。好奇怪。”

    侍女乙“有什么奇怪的?小七郎向来脾气大……但是七郎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侍女的聊天,让蒋墨心中一动关幼萱终于和原霁反目了么?

    关幼萱在与管事对账时,在旁边趴了半天等着她的金铃儿忍不住问“你真的与小表哥吵架了么?”

    百忙之中,关幼萱算账算得脑子都是木的。

    她呆愣愣抬起头“啊?”

    金铃儿忧心忡忡“大家都说你们吵得很凶,怕你要回姑苏去。”

    关幼萱听金铃儿说那些八卦,听得一愣一愣。她听得急眼,又很震惊“没有啊!大家怎么总说我与夫君啊。我们好好的呀。”

    金铃儿随口道“因为你们夫妻就是凉州人最关注的人啊。大家都喜欢看你们……你既然没有,要不要消一消大家的疑虑呢?你和小表哥夫妻和谐,我们才都放心嘛。”

    关幼萱想了想,也不禁跃跃欲试“那我去军营给夫君送饭!”

    武威郡内的军营,此时没什么要紧的事。原霁整日待在这里,是又开始训他的“女英军”。他百无聊赖,想干脆把这只兵训出来,给关幼萱当礼物好了。

    女郎组成的兵士在空旷的校场中挥汗如雨,才下过雪,训练便重新开始。骑马、弯弓、射箭,男郎们要学的,她们一个也不少。

    而原霁则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慵懒又肃穆地盯着她们。他眼睛看着这些女孩们年轻稚嫩的面孔,脑子里在想自家的小淑女。原霁盯人的眼神很凶,他咬了下腮,恶狠狠地想

    有什么关系。

    她不就是不喜欢他么?可她只是不知道而已。

    萱萱那么乖,难道会离开他,会背叛他么?

    他分明可以教她,分明可以让她学着喜欢上他……他难道要松开关幼萱的手,让旁边虎视眈眈总盯着他妻子的那些男人们得逞么?

    小淑女应该是他的!他绝不放手!

    关幼萱去往军营的时候,蒋墨重整一番,去七郎的院落找关幼萱。蒋墨得知关幼萱出门时,对于要不要去军营,他有点犹豫。他并不想去军营,并不想和原霁对上……

    蒋墨犹疑时,得到侍女的通报“公子,原家又来人了!”

    蒋墨不耐烦她们什么破事都告诉他“与我们什么关系?”

    侍女小心道“来的人,是小七夫人的客人。说是叫张望若,来见她的小师妹……”

    蒋墨一个凛然。

    他蓦地回头,脸色一刹那难看“谁?”

    侍女肯定道“张望若。”

    蒋墨“我们去军营。”

    他当机立断“其余人收拾行装,从后门备好马车,不用告知原二郎他们。等我回来后,我们就出发离开凉州,回长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