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城市穿七零 > 正文 第72章 扫墓
    江枫两头忽悠, 顺利的和徐莎一起待在了同一个房间。

    徐莎需要半夜往外拿东西,她要是和徐婆子住在一起,才是真是活见鬼吓死人的。这一路徐莎都在考虑怎么处理, 倒是没想到, 让江枫解决了。

    徐莎低声感慨“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江枫“如果有一天穿帮了, 但愿我不会被你姥和你爸打死。”

    徐莎摇头“那不能,毕竟他们还得顾及我不是?总不能让我当个寡妇吧?最多打个生活不能自理。”

    江枫“……没有被安慰到。”

    徐莎笑了出来,躺在单人床上,眨巴大眼睛,说“那和我住一个房间不是安慰吗?”

    江枫觉得, 这一点他的说清楚“我们没有一个房间啊, 等一下你不就嗖的一下子不见了吗?”

    他可认真了“我这可没跟你一个房间呢。”

    徐莎脚丫子抬过去就要踢他,只是短腿少女生生还差一截儿够不到江枫, 重重的鼻孔喷气,“好气, 我的腿好短。”

    江枫“你一□□, 不矮的。”

    徐莎哼了一声, 她穿之前都一□□了,传来还缩水了两三厘米, 这几年锻炼的勤,营养跟得上,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原始身高。可是, 她都十九了, 以后能不能再涨,也不好说了。

    徐莎忧愁的说“江枫, 你说我还能再涨一点吗?”

    江枫看出了她的忧愁, 十分认真“那当然, 老话儿说了,二十三还窜一窜呢。你才十九,还能长的。”

    徐莎“我要长到一六六、一六七,这样我才能满足。”

    江枫失笑,说“一定能。”

    徐莎嘟囔“你回答的好不走心。”

    江枫“我这还不走心啊,我特别真心。”

    他拉上窗帘,说“不能开灯,你怕不怕?”

    他们要装作不在屋里,自然不能出动静儿,被隔壁的徐婆子和徐山发现。就连说话,都是小小声。

    徐莎冷笑“我怕什么?你还敢做什么不成?就算你敢,我不会反抗吗?就算反抗不过,我不会当做被狗咬了吗?以后总找机会搞死你的。再说,认识你这么久了,我多少也是相信你的人品的。”

    江枫翘起了嘴角“你这么说,我感觉自己还挺荣幸的,被你信任着。”

    说起来,江枫觉得,自从初相识,徐莎就一直很相信他。

    虽然,他一样也是很相信徐莎的,但是徐莎又不知道他怎么想,所以江枫还挺高兴的,他坐在另一张床的床边,说“你睡吧,我不睡。等着你。”

    徐莎摇头“你可别,你睡你的,不然就这么盯着空床位,想一想就怪渗人的。”

    徐莎自己想一想,都想脚趾抠地了。

    江枫笑呵呵“我都不觉得害怕,你还觉得不好意思啊!”

    徐莎点头,说“可不,我有替人尴尬的毛病。”

    江枫失笑,应承着也躺了下来。

    徐莎看着棚顶,其实什么也看不到,模模糊糊的,可是徐莎还是说“江枫,时间过得真快啊。”

    她感觉,自己认识江枫还在昨天呢,这一晃,三年就要过去了。

    江枫“我也觉得时间过得快。不过现在比以前有意思。”

    徐莎低声“以后还能更有意思呢。”

    江枫挑眉,似笑非笑的睨了徐莎一眼,徐莎明明看不见江枫的表情,但是就是能猜到他在笑,她小小声的说“你肯定笑我了。”

    江枫“没有的,我还是觉得这样很好。”

    到底哪里好,能说出千百条的,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徐莎沉沉的睡了过去,徐莎这一次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好在她知道去哪里找这个,也是很熟悉的。

    她装了几个大袋子的金元宝银元宝,还有许多的纸钱,至于车马纸人之类的,徐莎倒是没敢准备了,实在是不好带,而且那个也太显眼了,不过其他的东西,徐莎可真是没少准备,她给一袋袋的绑在一起,等醒来的时候,就是一串了。

    除了这些,徐莎还拿了一捆红布出来,这种红布质量不太好,别以为白事就用不上红布,也且用得上的,而且还不少,所以这间店里也有不少的红布。

    虽然这红布就比土布质量强的不多,但是现在来说也是好东西。

    特别是红颜色,十分的受欢迎。

    徐莎把手套换出去了,自然得准备点别的东西到时候走礼,因为她出门在外也不能总是进入江海市,索性趁着这次一起了。江枫好似根本就没睡,徐莎一有动静,他就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徐莎的肩膀,她轻轻的唔哝一声,揉着眼睛醒来。

    江枫“起来了。”

    徐莎哦了一声,呆萌的坐起来,头发翘翘。

    江枫“这个……?”

    他指了指红布,徐莎立刻说“这个我打算裁成一块块走礼的。”

    江枫“哦,那我来。”

    随即他又说“你整理一下,去你姥儿那屋吧,我估摸着老太太一宿没睡等你呢。”

    虽然说是不用等,但是江枫可不觉得老太太真的会没心没肺的睡觉。

    徐莎哦了一声,坐了起来。

    江枫笑着说“你缓一缓,困成这样,你姥要怀疑的。”

    徐莎摆手“不困她才怀疑呢。”

    她打着哈切,蹑手蹑脚的开了门,这才去敲门,果然,敲门声刚响两下,徐婆子就把门打开了,徐莎“姥,困了。”

    徐婆子直接给徐山踹出了门。

    徐莎也不说什么,倒头就睡。

    半夜起来,太遭罪了。

    虽然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在家的时候,她基本上不用面临这个情况,偶尔一次半次,不觉得难受。但是现在不一样,连续好几天赶路,她都是在火车上休息,虽然也正常的睡觉,但是这疲惫却一点都没有消除。

    人最奇怪了,你看同时都是睡觉,但是火车上就睡了个寂寞。

    感觉上,该雷还是一样很累的。

    完全没有休息过来。

    只有真正的床,才能让人休息到最好。

    徐莎沾床就谁,深更半夜的,徐婆子也赶紧休息。倒是徐山,回房间被吓个不像样。虽然心里有准备了,但是看着这么多东西,还是胆怯啊。

    他说“你们这也……太多了吧?”

    更诡异的是,江枫还坐在床上打着一个手电筒扯红布,你说恐怖不恐怖。

    江枫“你赶紧睡觉吧。”

    徐山委屈巴巴“我是想睡觉,但是你也别吓唬我啊。”

    江枫纳闷的看着徐山,不知道自己怎么吓唬徐山了,这金银元宝也不吓人啊。

    徐山“行吧,我多嘴了,我睡觉。”

    江枫不能理解,徐山只能委屈巴巴的自我消化。

    好在,床铺知道他的快乐,他原以为自己看了瘆得慌睡不着,但是显然身体有自己的想法,一停下就呼呼大睡。

    江枫将东西整理在一侧,又把红布都放在了编织袋里,这才躺下。

    他们睡觉,还真是没有睡很久,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徐鸿伟就到了,这时外面看人都不怎么能看的清楚呢。

    大家简单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这就赶紧出门,徐莎睡得有点少,但是精神头倒是行。她感觉,人好像就在自我调节,昨晚她还疲惫的不要不要的。但是今早状态就好了。

    估计,是感觉到今天有很重要的事儿了。

    徐鸿伟这次没有安排小王跟着,自己开车。

    他说“路不算特别远,不过也得四五十分钟,你们在车上休息一下吧。”

    “不用。”

    徐莎对这个城市,还是有点陌生的。

    她看着窗外,窗外的景色十分的萧条,到不是说这个城市多么的破旧,而是太早了,处处都透着凉意,微风乍起,不像是春日,倒像是初秋。

    车子一路开到陵园,徐鸿伟的面色严肃了不少。

    他说“到了。”

    这个时候这边安静的连鸟儿都没有,徐莎一行人跟着徐鸿伟来到半坡儿一个位置,终于,抵达了徐秀的墓碑。徐婆子瞬间就哭了出来,他闺女死的时候,她甚至都没看来一眼,这个时候再看墓碑上穿着军装的明媚女青年,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

    徐莎赶紧扶住她姥,但是徐婆子却已然承受不住。

    徐莎没控制住,也跟着哭了起来。怎么可能不哭呢。就算她妈妈已经去世很多年,但是看着这张脸,徐莎就忍不住难受。一时间,一老一小都哭的厉害。

    徐山也在一旁抹眼泪。

    虽然他们姐弟差的大,但是徐山还是很喜欢徐秀这个姐姐的,毕竟,他也是跟徐秀一起生活过的。而且,他那时候年纪小,徐秀把他接过去照顾,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

    徐秀死的时候他,他们家人都没有参加,倒不是他们没有空,而是徐秀是炸死的,死的太惨了。而且,不能放,他们过来根本来不及。所以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来。

    一家人哭的厉害,江枫默默的跪在一旁,烧着带过来的金元宝。

    徐鸿伟看着他,说“秀儿,这是江枫,是莎莎的未婚夫,他们是前年订婚的,我跟你说过的。你还记得吧?这次带他过来。也是让你看看,这个小伙子人还可以,虽然瞅着不像是什么有大志向的。但是长得倒是不错,据说人也聪明。这样就行,是不是?主要是莎莎喜欢他……”

    他仿佛旁若无人一样碎碎念。

    不过江枫可不会嫌弃徐鸿伟说他什么,徐鸿伟说他再多,也没有真的阻拦过他。

    “莎莎日子过得还不错,这孩子性格有点急躁,倒是正好跟江枫能够互补。而且我最更看中江枫的就是,他跟徐莎合得来。明明性格不一样,但是合得来。这样就很好,很像我们,对不对……你说,一转眼,你都走了三年了啊。我可想你了!不过我不能去找你的,我还有莎莎要照顾,我现在是团长了。嗯,就是又升了,上次来就告诉你,我是预备了对吧?我是刚过完年调整的。算不算是一个好消息?我会继续努力的。我厉害一点,就更能维护莎莎……”

    他也坐在了一旁,跟江枫一起烧着金元宝,但是却依旧念念叨叨,丝毫不管另一头儿哭的惨兮兮的三代人。

    “你走了三年了,徐莎也十九了,这次除了是你的三周年,也是想告诉你一声儿,莎莎要结婚了。就是跟眼前这个小子……”徐鸿伟拍了江枫一下,差点给江枫内脏拍出来,继续说“他们打算秋收办的。我觉得那时候正好,你在天之灵,要保佑莎莎婚姻幸福啊!也要保佑咱娘身体健康,老徐家蒸蒸日上和和睦睦。”

    徐鸿伟依旧碎碎念“我知道,我给你守了三年,肯定有人要提我再娶的事儿,这次我就当着咱娘还有闺女的面儿跟你做个保证。我没打算再婚了,也不打算再有旁的孩子了。就莎莎一个娃儿挺好的。”

    这个时候,徐婆子三个人也都看向了徐鸿伟。徐鸿伟微笑“我没打算再娶了。”

    徐莎嗫嚅嘴角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徐鸿伟“我一个人习惯了,不想在有一个人在我身边影响我。再说,就算再有孩子,又不是我们的孩子,又有什么意思呢!”

    “爸……”

    徐鸿伟没管她想说什么,只是打断了徐莎的话,认真的说“以后你们在家,在忌日的时候也多给你妈烧一点金银元宝。她在那边儿钱多了就能过得好。”

    徐莎赶紧郑重点头“我知道的。”

    她姥也时常这样说,所以徐莎从来都是偷偷摸摸搞很多。

    “这样就对了,你妈没过过太多好日子,小时候跟着家里逃荒,大了为了家里生计操持,然后也丢了命。她在这边儿没过好,让她去那边儿好好过把。”

    徐莎嗯了一声,说“我知道的。”

    她凑了过来,也开始烧纸。

    “麻麻,我要结婚了,虽然您不在了,但是我就当您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我知道您清楚我的事情。我结婚的时候,您一定要来啊。就算我们谁都看不见您,我就是知道,您在的。”

    这要是一般人,听着这话真是觉得瘆得慌,但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反倒是多了精神寄托一样。

    徐婆子“你结婚,你妈妈就算在天上也看得见。”

    徐莎轻轻的嗯了一声。

    江枫“阿姨,我会好好对徐莎的。我知道您什么都知道,也知道我跟徐莎的缘分,所以,我会照顾好徐莎的。”

    火苗渐大,金银元宝烧的更快了不少。

    别看他们来得早,可是等他们烧完了所有的元宝纸钱,也十来点钟了。

    此时除了徐鸿伟和江枫是眼睛略微发红,其他人的眼睛都肿的像是核桃。徐莎和徐山,一人一边儿搀扶着徐婆子,徐婆子原本还是个精神头十足的老太太,这哭一场仿佛都老了好几岁。

    这世上最难得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可不就是如此吗?

    徐莎“姥。你小心点。”

    徐婆子嗯了一声,一行人走到门口,看到门岗大爷出来,他敬了个礼,随即说“徐团长,您来看您爱人啊。”

    徐鸿伟“嗯,她三周年。”

    老人家叹了一口气,说“这么长时间了啊。”

    他看着徐婆子,安慰道“大妹子,节哀顺变。”

    徐婆子苦笑一下,点头“嗯。”

    旁人的好意,她还是晓得的。

    老人家“进来坐一下喝杯热水吧?”

    徐鸿伟摇头“不了,他们状态都不是很好,我想着送他们回去休息一下。这边麻烦您了。”

    “不麻烦,这些都是我应做的。”老头子腰杆儿笔挺“快回吧。”

    他看着徐鸿伟一行人出去上车,微微叹息,别看这边是烈士陵园,但是他在这边工作了十来年,真的常过来的可不多。有的人是几年都没有人来看过。而徐鸿伟算是过来的比较频繁的人了,一年少不得也有个五六次。以至于他都熟悉这个人了。

    他也晓得,这里埋藏的是他的媳妇儿。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

    他叹息一声,往上遛弯儿巡逻。

    而回去的路上,大家的情绪都有点消沉,徐鸿伟问“咱们是今天回我那里,还是休息一天在过去?”

    他原定是今天就带着大家回家属院儿的,但是眼看他们一个个这种情绪,倒是怕他们不习惯,毕竟,从这里到住的地方要四五十分钟,再到部队,又得两个多小时。

    这路程还是很长的。

    “直接去你那边吧。”徐婆子倒是不乐意在浪费一天的钱,住招待所,也不是很便宜的。有那个钱买块肉吃不好吗?

    徐鸿伟扫了一眼徐莎,徐莎“我听姥的。”

    徐莎看她爸一路开过去,说“要不我开会儿吧。”

    徐鸿伟“………………?????”

    他严肃“安全驾驶,你没有驾驶证。”

    徐莎“我有的啊。”

    她说“我有的,不信你问江枫,我们都有的,一起拿到手的。”

    徐鸿伟懵逼脸,不可思议“你怎么学的车?”

    徐莎微笑“大概我比较有天分吧。”

    她真是好能哦。

    只要她不说,就没人知道她会开用了三个月,熟练用了六个月,很熟练用了九个月。

    呦吼!

    徐莎得意洋洋,徐鸿伟看向了江枫,江枫点头,真诚的说“我们真的都有的,随身带着的,回去拿给您看证明一下。”

    徐鸿伟“……”

    他们部队学车,除了必要岗位都没有机会的,而且要排班很久,真的能上手又是很难。

    所以,他闺女找谁学的啊?

    “你找谁教的?在哪儿学的?怎么就拿到驾照了?”

    徐莎“……你可真是蓝猫淘气三千问。”

    徐鸿伟没听清,或者是,没听懂。

    “啥?”

    徐莎“就是说你事儿多,反正我会了。”

    她说“真的,您让我开会儿,您给我指路。”

    徐鸿伟坚定的说“这不用,我不累,你开车我不放心。”

    这话要是这么说,徐莎就笑了“你看不起女同志啊!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怎么的?您觉得我不行?人家交通部门都给我发驾驶证了,就说明我很行。您一个外行还想判断我不行?”

    徐莎真是小嘴儿叭叭,搞得徐鸿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当爹的没有原则,果然就被徐莎撵了下去,两人换了位置,徐莎“那,出发啦!”

    徐莎熟练的启动车子,果然是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徐鸿伟挑眉“徐莎,你行啊。”

    徐莎骄傲“那是当然。”

    她晚上进入江海市,只要去远一点,都会开车的,自然是行的啊。要说起来,她爸开车的机会还不一定比她多呢。

    徐莎其实不太认识路,不过现在可不像是后世,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大街小巷。所以徐莎开车还是很顺利的,徐鸿伟指了路,徐莎倒是没怎么走错,一路顺顺利利的回到了招待所。

    江枫适时地开口“等一下我来开把。”

    徐莎“行。让你也练练手。”

    徐鸿伟“你们这个对话,真是让我听得胆战心惊。”

    徐莎噗嗤一声笑出来,说“慢慢开,可以的。您歇一歇,他开过了换我。”

    从一大早开始,大家都绷着心情,十分的不快乐,但是这下子倒是因为徐莎的笑容而好了不少,徐婆子“你就让两个孩子开吧,这个我证明,他们真的有证的。”

    她当时高兴的全村炫耀了一拨呢。

    那可是小汽车的驾驶证,谁有哦。

    难道是能耐的大队长吗?是比较富裕的老黄家兄弟吗?还是其他更有出息的小子?还不是他们家徐莎!他们家徐莎是全村第一个会开车的同志,虽然她跟江枫一起考的,但是徐莎是第一个,江枫是第二个呢。

    徐婆子一提到这个,就觉得骄傲。

    就徐莎的驾驶证,她都枕着睡了好久的。

    “徐莎可厉害了。”徐婆子得意又骄傲“还没听过哪个女同志这么厉害。”

    她这可是坐过徐莎开的车了,以后再吹,可就是她坐过徐莎开的车了。

    徐鸿伟笑了“徐莎开车确实很稳。”

    他刚才确实很不放心,不过事实证明,不放心是多余的,徐莎的车子还是开的很稳当的。

    “往回走路不太好,看着点。”

    江枫“好!”

    虽然也在江海市开过车子,但是江枫比徐莎练车的机会少多了,所以要说熟悉,还真是比不上徐莎。但是再比不上徐莎,也完全没有问题的。毕竟,他开车总是不少了,只要下雨出现,他都会多练一练的。

    而且,大概因为他都是不好的天气练车,所以技术也不差。

    徐鸿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指点说“这边往左走,你这水平不如徐莎啊。”

    徐鸿伟已经断定,他们一定是开过车子的,若不然就算是有驾驶证的人很久不开车,也绝对不像他们这么沉稳。不过徐鸿伟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该问的不问,即便那是自己闺女,也给她保留一定的小秘密。

    倒也不是徐鸿伟这人多么时髦、而是他已经习惯了和徐莎这样的相处方式。早先的时候他的工作比较常出任务,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在家,徐莎小时候就是在外婆家生活的,回来那些年,跟他这个当爸的也不算是亲近起来。毕竟,他不在家的时间比在家更多。

    后来,徐秀出事儿了,徐莎也走了。

    两父女当时还因为这个有点小隔阂,虽然后期是消除了,但是徐鸿伟已经习惯了,有些话不会主动去问闺女。

    他不是怕闺女炸毛,而是不想影响这样和睦的父女关系。徐秀不在了,他跟徐莎,就是最亲近的人,他是徐莎的爸爸,可以保护徐莎,可以照顾徐莎,但是不能伤孩子的心。

    这就是徐鸿伟的想法,所以即便是有些怀疑有些猜测,他也不会说什么。

    徐莎每年都给他寄一些比较稀罕的东西,徐鸿伟不多想吗?也是想的。但是他从来不问来历,不追根到底,这就导致徐莎越来越大胆。

    徐鸿伟想到这里,含笑摇了摇头。

    “怎么了?”

    徐鸿伟回头“没事儿。”

    他微微垂眸,说“翻过前面那个山坡,就走到一半儿的路程了。”

    徐莎立刻来了精神“那走到一半儿我来开。”

    她还没开过山坡呢。

    城市道路很好,所以这边还挺有挑战性的。

    江枫“再让我三分之一呗?”

    他跟徐莎讨价还价,徐莎微微眯眼,江枫“就让我三分之一,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徐莎“成交!”

    徐鸿伟“……你俩倒是说的算了。”

    徐莎“那,可不可以啊?”

    她突然软软糯糯的,倒是吓了徐鸿伟一跳,险些一口喷出来那种,他立刻一秒倒戈“当然行。”

    徐莎“哦也!”

    徐莎和江枫商量好了,又让江枫开了三分之一,徐鸿伟这个很公正的裁判立刻说“该换徐莎了。”

    徐莎“我爸最好!”

    徐鸿伟微笑,觉得自己这事儿干的漂亮。

    就这么点事儿,这老头就洋洋得意了。

    徐莎在徐鸿伟的指点下一路将车子开回了部队,其实要说起来,江枫和徐莎开车,比徐鸿伟自己开车足足慢了半个多小时。

    可能实际上,还不止呢。

    不过没有任何人在意这个。

    徐鸿伟认真“莎莎,你这技术,真是比一般小或者都好了,我就知道我闺女最不一般。”

    徐莎笑容甜甜,整个人都带着几分小得意,没有人不爱听表扬,徐莎也不例外啊!她骄傲的都要翘脚了。汽车开到的门岗登记,门岗的士兵惊讶的看着他们,好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徐鸿伟摇下车窗打了一个招呼,那人才惊讶的说“徐团是您啊。”

    再看开车的女司机,更是多了几分好奇。不过正在当班倒是也说不得旁的,“请您做下登记。”

    徐鸿伟给几个人做了登记,车子向后头家属院儿开过去,大概是因为他们这边很少有女司机,所以徐莎一路开过去,倒是引得许多人的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徐鸿伟这种溺爱孩子的人都觉得有点不好了,但是也好在,徐莎是有驾驶证的,倒是不用担心太多。

    徐莎将车子停在自家楼下,她说“姥,我家住在五楼,爬楼梯可累了。”

    一说完,徐莎自己还楞了一下,按理说她其实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偏是能够一口就说出住在几楼,徐莎挠挠头。

    “老徐,还真是你啊,我听说有个女同志开车过来,还寻思是谁这么干了呢。闹了半天是你……啊,徐莎!你还记得我不?我是兰伯伯啊。”

    也不等徐莎回答,他就埋怨“老徐,你咋能让徐莎开车?”

    徐鸿伟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小显摆“徐莎有驾驶证,再说她看我一路开车太累,就帮我分担一下。”

    徐莎,哦豁,她爸真是会往她脸上擦粉啊!

    她明明很是,自己好奇想开车。

    老兰一听徐莎有驾驶证,更是眼珠子差点凸出来,说“行啊,你闺女有点东西啊。”

    徐鸿伟“那是,对了,我给你介绍。”

    他主动为双方做了介绍,徐婆子有些憔悴,不过也不意外本来去看闺女就耗费了好大的心神,又一路颠簸,哪里能精神的起来?不过她倒是蛮客气的。

    别看她没怎么念过书,就在扫盲班待了那么几天,但是人倒是很明事理。就像是一个读过书的老太太。

    “大娘这一路累了吧,赶紧上楼休息吧?”老兰对徐婆子做了评价,又看向其他几个,视线落在据说是徐莎未婚夫的男人身上,心里感慨这小子可真是挺衬头的。

    他和徐莎,还是有些相配的。

    不过,徐莎走了三年,这次回来,整个人倒是多了几分不一样。

    要说哪里不一样,老兰也说不上来,他还有事儿,也没在这儿耽搁,很快的离开。

    而徐鸿伟则是引着几个人上楼,说“其实我们房屋有调整了,不过我就一个人,就没有非要占着大房子。”

    徐莎小小声“蠢。”

    她更小声“你孔融让梨,人家也未必领情。”

    徐鸿伟侧眸看了徐莎一眼,徐莎声音小小的,这时已经不说了。

    他们呼哧带喘的上了五楼,一开门,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房间不算大,八十来平。一进门就是客厅,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张主席的照片,徐莎默默向前,就看到桌上摆了几个相架。

    有他父母的合影,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林林总总,摆了十来张的。除了他爸爸妈妈的两张合影,剩下的几乎都是他们一家三口,涵盖了各个年龄段。想来,这是他们家全部的照片了,其中有一张,她还是个小婴儿呢,嘟嘟个脸蛋儿,靠在妈妈怀里,对着镜头露出“无齿”的笑容。

    “你小时候好可爱。”江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徐莎的面前。

    因为徐莎的动作,大家都停在了照片前,徐婆子看着照片里的闺女,又忍不住想要掉眼泪。徐莎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爸爸,这张照片能给我吗?”

    他们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徐莎已经十四五岁了,梳着一个小马尾,翘翘的,朝气蓬勃,她身边的英伟男人是她爸,短发飒爽女子是她妈妈徐秀。

    徐莎上辈子的时候,小时候她妈妈就不在了。

    所以她并没有这样合影,她妈妈没有看她长大,她每次看到人家一家三口的合影,都要难过的。现在乍一见到这张合影,她就蠢蠢欲动“给我好不好?”

    徐鸿伟点头“好,不过,你要小心保管啊。”

    徐莎郑重的点头“好。”

    徐莎的视线又移向了旁边,徐鸿伟立刻警惕的说“就只给你一张。”

    徐莎“哦。”

    她嘟嘴“小气。”

    徐鸿伟哼了一声,也不反驳,反正就是不给。

    徐婆子“你这边,怎么住?”

    徐婆子状态不好,其实想躺一会儿了。

    徐鸿伟立刻“您和徐莎睡这屋,这是我和秀儿的屋子,你们两个睡在这边。”

    他又指着另外一个房间说“咱们三个男人睡在这个屋。”

    徐山“这是徐莎的屋儿吗?”

    徐鸿伟点头“对。”

    大家跟着徐鸿伟看了看,这才明白,为什么徐鸿伟这么安排。主卧室是一张大床,如果躺三个老爷们,那是根本躺不下的,但是躺着徐莎和徐婆子倒是可以的。

    但是侧卧就不一样了,虽然侧卧更小很多,但是侧卧是一铺炕。就算是小,这整个房间除了一个炕柜没有旁的,三个人睡其实绰绰有余。

    就算再多一个,都可以的。

    “这个真的很实用了。”徐山感慨。

    徐鸿伟笑了笑,点头说“当时徐莎还是小丫头,就非要这样搞,没想到还挺实用。后来好多人家都跟着我们这个学呢。自家住的开不说,就算是来了亲戚也可以,还一点都不影响存放东西。”

    徐莎扬了扬眉,心里多了几分谜团。

    与其说这个是炕,倒不如说是改良的榻榻米,因为不是砌的砖,而是整个木头方子搭起来的。这就是个四不像,说是榻榻米,一点也不是;说是炕,也一点都不是。

    但是徐莎他们家那边,她穿越前,还是挺多人家喜欢这样装潢的,因为,可以两不误。

    既能休息,又能存放东西。

    江海市这个城市虽然常住人口不是很多,但是本身面积也很有限,城里的面积就更小,这就导致,城里寸土寸金,特别是繁华中心区,最是明显。

    而江海市的普遍现象是公摊面积大,这就导致大家家里的面积小,都尽可能的利用所有的空间。可以说这个改良的炕是很多人家的必选。

    徐莎虽然一直都觉得自己就是徐莎,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点迷茫,所以,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穿过来的?

    不是因为爆炸吗?

    她自己记忆没有混乱,清清楚楚记得是因为爆炸。

    可是,眼前的一切告诉她,她应该早早就传过来了,不然不可能会让他爸搞这个“江海市特产”啊。

    徐莎有点迷茫,觉得整个人都昏沉沉的。

    “徐莎,你怎么了?”江枫立刻就发现了徐莎的异样。

    徐莎轻轻摇头,说“我没事儿,就是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

    她咳嗽一声,暂时不纠结这个,说“姥,您不是累了,我扶您去休息。”

    徐婆子摇头“不用的,哪里用你扶我,我自己过去。”

    她回屋躺下,整个人似乎都不是很有精神。

    江枫“徐叔叔,我看大家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晚饭就别去食堂了,我做一点吧。您晓得哪里能淘换到青菜吗?”

    徐鸿伟“这个我知道,你要什么,我去给你换。”

    顿了一下,他回头,说“我这边,就一个小炉子,做不来一桌菜吧?”

    他自己一个人,实在是用不上,东西早就慢慢的淘换出去了。

    基本上,就是吃食堂。

    偶尔加餐,一个小炉子也够用了。

    江枫“我看一下。”

    徐莎立刻上前“江枫,我来帮忙把。”

    江枫摇头,含笑说“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儿。”

    徐莎咬唇。

    江枫揉了揉她的头“睡一会儿吧,等你醒了,就有好吃的粥了。”

    徐莎小声“那我要吃皮蛋瘦肉粥。”

    江枫温和的说“好。”

    徐鸿伟微微蹙眉“这个时候恐怕是换不到肉……”

    他刚要继续说会想办法,就听江枫说“没关系,我带了腊肉,一样能用的。”

    徐山这个时候倒是忍不住了“你到底带了多少东西出门啊………………………………”

    这一路,他那个包,就跟无底洞似的。

    江枫微笑“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徐山立刻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闭嘴,绝对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