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Omega未婚夫A爆了 > 正文 第45章 晋江独发,盗版必究(捉个虫不用管)
    沈淮之的语速比平时快了点, 可声音依旧温柔。

    江珩反应了几秒,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有那么一瞬间, 江珩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Alpha的视线牢牢落在他的身上,眼神里带了浓浓的无奈。

    说完这些话,沈淮之的指腹在江珩的额头蹭了蹭。

    饶是江珩,都有点手足无措起来,总觉得自己这会儿不做点什么,会显得自己更加傻逼。

    他抬了抬眼皮,因为沈淮之的手覆在他的额头, 还没有要拿开的趋势,他的眼前落下了一片阴影。

    “沈淮之, 我……”

    操, 说什么啊, 好像说什么都会显得自己很蠢。

    “哥哥,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亲亲呀?”江珩的话还没说完,一声稚嫩的童音传了过来。

    江珩:“……?”谁他妈亲亲了?

    沈淮之收回了手, 低头看了过去。

    江珩低下头, 一个还不到他膝盖高的小女孩仰着脑袋, 眼睛一眨一眨地在看他,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又去看沈淮之,眼底满是好奇。

    江珩木了木脸:“我们没有亲亲。”

    小女孩哼哼两声:“可是你们刚刚靠的那么近,爹爹说,靠这么近, 就是要做羞羞的事情, 所以不可以靠这么近。”

    江珩:“……”江珩忍了忍:“那是……”他边说着, 便偷偷瞥了沈淮之一眼,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被小女孩这么一说,反倒有种什么都做了的羞耻感一样,偏偏后者还是一脸神态自若的模样。

    脸颊发烫的只有他自己。

    “哥哥你不要狡辩啦,你看你的脸脸都红了,我不会嘲笑你们哒。”小女孩又看了眼沈淮之:“但是你们能不能让一让呀,挡着我的巧克力了。”

    小女孩说着,一脸看透的表情瞬间变得有点儿气呼呼。

    江珩一口气梗在喉咙口,下意识摸了摸脸,他哪里那么容易脸红。

    他面无表情回头看了眼货架。

    他和沈淮之确实站在了巧克力货架前,完全把巧克力挡住了。

    江珩往旁边走了两步,就见小女孩摇了摇头,像是有点无奈,然后立马走过去蹲下来去拿自己心爱的巧克力了。

    江珩咬了咬牙:“我们没有在亲亲。”

    见他这副较真的模样,沈淮之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女孩蹲着仰头,“我知道你们没有亲亲,但是刚刚那个哥哥——”她说着,拿着巧克力指了指沈淮之:“他看上去想要亲你呀。”

    小女孩想了想:“我爸爸亲爹爹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的,我都看过好多次啦!”

    江珩:“……”

    现在的家长都不知道避着点小屁孩?

    他偏过头看了眼沈淮之,后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底的笑意根本都掩饰不住,仿佛也不在意小女孩说了什么。

    江珩的耳朵一下子就开始发烫,心跳比刚刚还要不稳定,他颇有点磕磕绊绊转移话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你的家长呢?”

    小女孩抱了一堆巧克力:“我爹爹和哥哥去那边啦!”

    她朝着蔬菜的区域指了指,江珩朝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超市里人来人往的,也不知道小女孩一个人跑会不会被人拐走。

    江珩垂下眼:“那我们带你去找你爹爹和哥哥好不好?”

    明明刚刚还被对方气到不行的人,这会儿却又变得温柔了起来。

    沈淮之不禁想起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江珩还在那儿安慰受伤的小女孩,说自己是超人。

    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江珩在他心底的模样就已经变得具体了起来,以至于后来,他直接在心底给对方造了一座城堡。

    江珩说完,那小女孩咬着手指想了想:“那好吧。”

    说完,她像是有点纠结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巧克力,又仰头看了看江珩,奶声奶气道:“哥哥,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巧克力呀?”

    江珩愣了一秒的时间,半蹲下来,轻哼了声,伸手接过对方怀里的巧克力。

    吃这么多巧克力,也不怕变胖蛀牙。

    怀里碍事的东西没了,小女孩又朝着沈淮之伸出了白胖胖的双臂:“哥哥,要抱。”

    江珩:?

    沈淮之似乎也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江珩一眼,见他果然眉眼又拉平了下来,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盯着人小女孩,无奈地笑了笑:“要经过这位哥哥的批准。”

    “我都听他的。”

    小女孩又转着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江珩。

    江珩面无表情:“抱着吧,免得一会儿被人群冲散了,走丢了就不好了。”他倒也不会真的吃一个小屁孩的醋。

    等小女孩如愿让沈淮之抱着自己了,三人才朝着蔬菜区走去。

    “那边那边!我看见爹爹和哥哥了!”刚走过去没多久,小女孩便搂着沈淮之的脖子喊了起来,看起来特别兴奋。

    被沈淮之抱着看起来似乎特别稳,任凭小女孩再怎么乱动,都完全不担心会掉下去。

    江珩扫了眼沈淮之托着对方的手臂,舌尖抵了下腮帮子:“他们看到你了。”

    “你别乱动了。”

    闻言,小女孩瘪了瘪嘴巴:“哥哥,你是不是吃醋啦?”

    “没关系,回家哥哥就可以抱你了!现在抱我一会儿儿!”

    她边说着,边又在沈淮之的脖子边上蹭了蹭,一副特别亲昵的模样。

    江珩:“……”

    这要不是个连他膝盖都没有萝卜丁,他准把人拎起来扔出去!

    沈淮之颇为无奈地朝着江珩摇了摇头:“哥哥说的对,你别乱动,要抱不动你了。”

    虽然他看起来抱得依然很稳的样子。

    小女孩:“……”

    小女孩再次瘪了瘪嘴,也不知道沈淮之这话戳到她哪条神经了,在她爹爹和哥哥走过来之前,小女孩成功地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江珩和沈淮之:“……”

    两个根本没有和小孩子交流经验的大男生瞬间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江珩忍不住道:“你哭什么啊。”

    “哇哇哇!”

    “……”沈淮之也颇有点儿头疼,他虽然平时做事都十分得心应手,但是家里的小孩子在他面前根本不敢有什么叛逆的情绪在,更不用说是在他面前哭了,他也没有什么哄孩子的经验。

    江珩难得有点崩溃地抓了抓头发:“你可以继续抱着哥哥。”

    “哇哇哇!”

    江珩:“……”

    好在小女孩的爹爹和哥哥这会儿走了过来。

    爹爹是个看起来还挺年轻的男性Omega,长得很漂亮,和小女孩面容上有几分相似。

    一过来,小女孩的爹爹就十分抱歉地从沈淮之怀里接过小女孩,连连对江珩他们道歉。

    “实在麻烦你们了,我们刚刚被冲散了,我的疏忽,没有好好牵好她。”

    一回到爹爹怀里,小女孩立马就不哭了,小心翼翼扯着她爹爹的耳朵告状:“嗝,刚刚哥哥说我胖,抱不动我了。”

    江珩:“……”小孩子都是什么奇怪的脑回路?

    他咬了咬牙出声安慰:“没有说你胖。”

    说完,他又扯了扯沈淮之的衣摆,眨了眨眼:“是吧,哥哥?”

    沈淮之颇有点哭笑不得,刚刚还和人家像仇人似的,一会儿就开始安慰人了。

    他顺着江珩的意思点了点头。

    闻言,小女孩好像有点不太好意思,又把脑袋埋到了她爹爹的脖子后面,不去看江珩和沈淮之了。

    忘恩负义的小屁孩。

    江珩木了木脸,等小女孩的爹爹又感谢了他们几句之后,小女孩被她爹爹拍了拍后背,又红着脸转过身来奶声奶气和两人道谢。

    “谢谢哥哥。”说完,又立马埋进了她爹爹的脖颈处。

    这会儿倒是开始害羞起来了。

    闻言,江珩扯着嘴角笑了起来,眼神难得温柔了点儿,半弯下腰,同小女孩道别:“那我们走了,下次不要一个人乱跑。”

    他说着,又轻笑了声,像是威胁:“不是每次都有我们这么善良的哥哥的。”

    夸自己夸得一点都不心虚。

    小女孩闷闷地哦了一声,又想起了什么,在她爹爹怀里蹬了蹬腿:“哥!我的巧克力!”

    她这一声喊得是她的亲哥哥了,闻言,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男孩儿眼神闪了闪,看向江珩手里的巧克力。

    男孩儿看起来也不过十来岁的模样,一直温温柔柔看着小女孩儿。

    江珩刚刚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小女孩和她爹爹身上去了,这会儿才注意到男孩儿。

    视线落到男孩儿脸上的时候,江珩明显愣怔了片刻。

    “这个要不要吃?”沈淮之拿了包新口味的薯片,他平时不怎么吃零食,也不知道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喜欢吃些什么,不过看班上有些男生老会吃一些膨化食品。

    江珩跟在他身边,有点出神地应了声,好像也没有在意沈淮之拿的是什么东西。

    沈淮之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从刚刚送完小女孩之后,江珩就有点儿游离的状态。

    起初,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之前的那番话,江珩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但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不是。

    江珩明显比之前更加依赖自己了,就连走路的时候,都时不时要抓一下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对方出神的时候都不忘了确认自己还在他身边。

    见状,沈淮之把薯片又放回了货架上,叹了声气:“江珩,跟我逛个超市,就这么累吗?”

    他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听起来像是有点生气,又像是有点怨念。

    江珩反应迟钝了几秒,下意识抓住了购物车,立马否认道:“没有!”

    他说完,垂下眼睑,表情有点纠结。

    沈淮之耐心等了一会儿。

    半晌,江珩才抿了抿唇,语气颇有点生硬:“刚刚那个男孩,长得很像我爸爸。”

    江今的长相也是偏温柔型的,江珩没遗传到他和谢桉的优点。

    沈淮之也有点意外,他是知道江珩家庭情况的,但也不怎么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只是从他妈口中听说过江今的事情。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江珩便偏着脑袋看他,大抵是因为刚刚咬了咬唇瓣的缘故,江珩的唇色显得有点儿艳丽了起来,他的眉眼都半搭了下去,看上去心情确实有点儿受影响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说出来的缘故,这会儿他的眉眼里又带了星星点点的笑意。

    明明是具有攻击性的长相,这会儿却显得有点儿委屈巴巴。

    “可能是碰巧长得比较像吧。”江珩自我安慰着,又看着沈淮之:“班长?”

    “我就是有点不习惯。”他把心事藏在心底习惯久了,明明知道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就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好像说出来会显得自己很脆弱,也很弱智。

    光是因为一个和江今长得有点像的男孩,就有点集中不了精神。

    明明已经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他居然还记得江今的模样,大抵是血缘亲情的缘故,让他至今没办法忘记这个,抛弃谢桉去和一个Omega结婚的男人。

    “嗯,还有吗?”沈淮之颇为耐心地继续问着。

    江珩啊了一声,硬声道:“没有了。”

    沈淮之垂着眼,原本带着笑意的眉眼变得有些浅淡了起来,情绪被掩藏了下去,显得他整个人有点疏离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江珩有点慌乱。

    见沈淮之有想要一个人推着购物车往前走的意思,他眼皮颤了颤,大脑比四肢反应更快了一步,“还有想牵个手!”

    语气有点儿生硬,还带了点不怎么好意思的感觉。

    说出口的时候,江珩的表情空白了瞬间。

    他声音不小,旁边买东西的人都朝他们看了过去。

    两个大男生,逛个超市还要牵手。

    两人都还穿着校服,在人群里尤为显眼。

    注意到这些视线,江珩木了木脸,然后眼巴巴盯着沈淮之。

    对方的表情依旧浅淡,没有了刚刚那副温柔的神情。

    江珩咬了咬牙,也没有等沈淮之回应,便直接抓住了沈淮之的手。

    Alpha的掌心依然带着凉意,即使在人多且闷的超市里,也是这般温度。

    好在,沈淮之并没有挣脱开。

    江珩低头看了眼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有点儿后悔。

    明明想的时候,想着,有什么情绪也不能隐瞒这个人,沈淮之明明就做的很好了,他明明就非常信任对方了。

    可到了真正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江珩还是忍不住自己憋着。

    操,他是什么绝世大傻逼。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贺辞和陈星池明显发现,这两人氛围不太对劲。

    回头看了看,还牵着手。

    但是,沈淮之好像又变得有点儿冷淡。

    江珩倒是一路上一直说个不停,和平时比也没什么两样。

    贺辞想了想:“我们去哪里吃饭?”

    这会儿时间还早,学校晚会结束再吃饭的话就太晚了点,零食也不能当饭吃。

    陈星池斜着眼睛接腔:“学校旁边不是新开了一家烤肉店么?一个半小时应该还来得及吃吧?”

    江珩看了眼沈淮之的神情,见他没什么反应,忍不住道:“不吃烤肉,太油腻。”

    沈淮之应该吃不惯这些东西。

    江珩想了想,轻笑了声,像是不怀好意地嘲讽着:“陈星池,你再吃下去,马上就会变胖子。”

    他脸上带了点儿浅淡的笑意,明明是和陈星池说的话,视线却忍不住一直放在了沈淮之身上。

    陈星池:???

    “感觉我被冒犯了。”

    贺辞刚想开口损两句,便听见沈淮之语气平淡地开了口:“我不吃,到彩排时间了。”

    他说完,江珩愣了愣。

    还没反应过来,沈淮之便抽回了手。

    江珩张了张嘴。

    一股酸涩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在那一瞬间漫无边际地从心脏处飘了上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心脏,抓的不紧,却足以让他感觉到被抓着,被牵扯着。

    难受的要命。

    “我回去了。”沈淮之垂下眼,像是看了江珩一眼,也没有给江珩什么反应的时间,自顾自把江珩手里的购物袋拿了过去,“帮你放教室。”

    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又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江珩手里。

    这回,才是真的转身离开了。

    Alpha的身形高大,可这会儿,却莫名好像有点儿孤单。

    江珩突然想起,过去的这么些年里,沈淮之活的那么规矩,是不是,也很习惯把情绪藏着。

    可是,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却什么都掏出来给自己了。

    等人离开之后,贺辞才看了看江珩的脸色,见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忍不住道:“你们这,真的是吵架了吗?”

    沈淮之虽然神色冷淡,但是离开之前,还是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

    虽然两个人看起来真的挺像吵架的,但是对方的行为,一点也不像吵架中的人该做的事情。

    绝大多数Alpha喜欢在恋爱中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顶级Alpha,他们信息素越高级,情绪也越难以控制。

    可沈淮之那模样,也看不出来他情绪有多失控。

    江珩盯着沈淮之的背影,暗暗操了一声。

    “吵个屁吵,去吃饭,吃完我要回去看彩排。”

    见他一脸“我现在很不开心你别惹我”的模样,贺辞和陈星池对视了一眼,确认了,吵架了。

    没想到,这两人也会吵架。

    也不知道刚刚超市里发生了什么。

    见他们不走,江珩又抬了抬眉眼,“不吃饭吗?”

    贺辞有点儿不忍心:“今天的彩排应该不让外人围观。”

    江珩身形一顿,木了木脸。

    那就得等晚会结束才能和沈淮之单独相处。

    真他妈烦。

    江珩,你是个大傻逼。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江珩这顿饭,饭量比平时都大了点,看的贺辞和陈星池两个Alpha有点儿目瞪口呆。

    吃完饭,江珩习惯性想找手机,问问沈淮之要不要给他带饭,等把手机拿出来,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沈淮之把他的手机给了自己。

    那股酸涩的感觉又他妈冒了上来,让江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泡在了里面,连身上都开始有点发烫。

    看不了彩排,三人干脆在校外转悠了一会儿,等快七点的时候才回了学校。

    时间刚好,到教室的时候,班主任汪勇正组织着大家前往学校的大礼堂。

    见不少人都拿了零食,汪勇叮嘱了几句:“不要留下垃圾!不要乱扔垃圾!保持现场秩序!前排都是校领导!我不想挨批!”

    “哦!好的老师!不过这个元旦作业您看?”也不知道是谁开了句玩笑。

    汪勇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等结束了,你们表现好,我就少一张卷子!”

    少一张卷子的诱惑力可比口头警告大多了。

    原本热闹的人群一下子变成了“垃圾袋垃圾袋”“我有塑料袋!一会儿扔我这儿!”类似的对话。

    等到了大礼堂,这些声音才停了下来。

    一中的大礼堂确实很大,能够容纳全校三个年级的学校。

    江珩之前过来看排练的时候还没什么感想,这会儿学生们都进来了,才有了种,真的好大的感觉。

    每个班级的位置都是分配好了的,座位可以自选。

    高二年级的位置在中间,相比起后排更远的高三年级,他们的视野好了很多,也能看得见舞台上的一切。

    “江珩!这里!”见江珩在那儿没什么目标地乱晃,陈星池朝他喊了一声。

    江珩扫了眼台上,这会儿主持人还没上台,估计是在后台准备着,台上几个负责的场务在那儿确认着舞台的灯光和道具之类的。

    江珩收回视线,朝着陈星池走过去。

    陈星池给他留了个中间的位置,右手边是他们班的一个女Omega,见到他坐过去,脸有点红的和他打了声招呼。

    “我测试过了,这个位置,视线绝佳,保证能全方位无死角看到班长。”

    江珩抬了抬眼皮,瞥了眼一脸“我很牛逼”的陈星池,嗤笑了声。

    见他不信,陈星池又继续自夸:“真的,我试过了,就刚刚那个场务站的,就是班长等会儿站的地方。”

    江珩抬起眼哦了一声,视线却因为陈星池的话不自觉地又漂移到了舞台上,场务已经不在舞台中间的位置了,不过确实如陈星池所说,他这个位置,角度很好。

    江珩木了木脸,“谢了。”

    陈星池颇有点惊恐:“那我……接受了?”

    江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傻逼。”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他表情变好了点,陈星池终于松了口气。

    操,鬼知道他刚刚看到教导主任给自己发消息的时候吓坏了,结果一看是沈淮之发的。

    不愧是班长,没有手机,还能拿教导主任手机给自己发消息,发的还是让他多注意一下江珩的情绪。

    让另一个Alpha多关注自己的Omega的情绪,也不知道这是得担心成什么样了才做得出来。

    大礼堂里吵吵闹闹了好一会儿,一直到灯光突然暗了下去。

    原本吵闹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台上,四个主持人也齐齐从两边上了台。

    能当主持人的,颜值和身形都差不到哪里去,四个人一上台,好不容易静下去的大礼堂又爆发出一阵尖叫。

    引得前排的领导都忍不住往身后看了过去。

    而江珩的视线却直勾勾落到了沈淮之的身上。

    台上四个人,他也只能看到沈淮之。

    沈淮之是四个人里最高的,也是最显眼的。

    Alpha脱去了校服,穿了一身合体的黑色礼服,勾勒得他的身形更加完美,宽肩窄腰,在礼服的衬托下完完全全显露了出来,双腿又长又直,原本颇为浅淡的面容这会儿带了恰到好处的笑容,气势也更加挺拔,比平日里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禁欲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