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限定暧昧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黑杰克死亡, 剩下的反叛军第七军团没多少战力可言,梅捷琳在频道里问:“指挥,是不是可以回去吃饭了?”

    舷窗外爆炸引起的火焰仍未熄灭, 陆封寒坐回原位:“别急,维因和龙夕云留下清扫战场,处理第八军团残部, 其余的人跟着我,走一趟第七军团的驻地。”

    梅捷琳双眼一亮:“这是一鼓作气、赶尽杀绝?我喜欢!”又翘着嘴角, “还是现在舒服!以前要是想乘胜追击,就得思考回去了,该怎么交一万字行动说明上去。理由不够多不够充分,还会被问责,”她掐着嗓音, “此次作战的指挥是谁,请详细解释方才不顾潜在危险、一意孤行、追击敌军的原因!”

    杜尚连忙开口:“停!别学这种阴阳怪气的调调了, 让我想起以前有一次追杀第十军团, 小胜回来, 往上写报告,上面铆足了劲儿, 非要让我解释这次战事为什么会比上一次多废了两艘中型舰。中型舰是反叛军打穿的,要问就问反叛军去,干什么不打小型舰,专指着两艘中型舰打!”

    梅捷琳也心有戚戚,连连点头。

    联盟军方主战派与主和派角力多年,时常喜欢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为难。这种“为难”不明显,甚至完全符合规章制度,挑不出半点错处, 可就是会把人膈应得慌。

    陆封寒听他们越说越起劲:“聊得差不多就行了,这次将第七军团连根拔起,不用你们写报告。”

    梅捷琳眉飞色舞,笑眯眯地行了个军礼:“指挥英明!”

    第七军团驻地剩余兵力不算少,可黑杰克一死,就成了乌合之众,梅捷琳和杜尚两波导/弹下去,立刻溃不成军。

    整场战事结束得非常迅速,秋风扫落叶般,让杜尚直呼不过瘾。

    龙夕云压了压帽檐,客观评价:“反叛军各军团都是军团长的一言堂,独断专行,导致军团长一死,余下的人就再无法集起有效战力,只能躺着挨打。”

    梅捷琳接话:“擒贼先擒王这种打法,屡试不爽!”

    杜尚也开口:“反叛军这种模式存在致命伤,不过看他们那情况,改肯定是不会改的。”

    梅捷琳:“他们那个智者要是哪天不加强集/权,开始分权了,我愿意禁欲三年以表震惊!”

    频道里一阵大笑。

    知道再说下去,不知道话题要发散多远,陆封寒下命令:“回航。”

    从战区到驻地,不长的时间里,梅捷琳几个不仅提交了战损情况和牺牲名单,还把获得的战利品全部点算整理好了。

    祈言看完长长的名单,惊讶:“他们速度好快。”

    陆封寒:“干什么都不行,这件事最积极。”

    星盾号停靠在指挥舰附近,通道连接成功。

    祈言和陆封寒走在舰桥上,正发着呆,忽然隐约听见熟悉的声音,回过神,就看见叶裴和蒙德里安快跑了几步,停在陆封寒三步远的地方,脚后跟一碰:“指挥!”

    注意到叶裴悄悄投过来的关切目光,祈言主动回答:“你们放心,我没受伤。”

    一仗打完,陆封寒气势也松懈不少:“我这个保镖在,祈言不会出事的。”

    叶裴背绷得更直,连忙解释:“指挥,我们没有怀疑您的意思!”

    “我知道你们只是关心祈言。”陆封寒见两人都带着光计算机,“你们负责星盾号的维修?辛苦了。”

    等叶裴和蒙德里安再次抬手行礼,匆匆离开后,祈言走在陆封寒身侧,忽然问:“将军为什么要亲自去杀死黑杰克?”

    陆封寒回答:“因为他吓你。”

    黑杰克敢把亲手杀了祈言挂在嘴边,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祈言习以为常,但他在意。

    祈言一怔:“只是因为这样?”

    “嗯,就是因为这样。”陆封寒捏捏他的侧脸,不愿他再想这些不好的事情,“想不想吃星花菇面?我给你做。”

    祈言的思路被带跑:“想吃,我有点饿了。”

    于是半小时后,指挥室里,祈言坐在他的专属沙发上,安静吃餐盘里的星花菇面,会议桌边,龙夕云杜尚几人围坐一圈开会。

    不敢去找祈言蹭两口面吃,梅捷琳啃着自己从食堂顺来的饭团,又忍不住后怕:“这次我的澶渊号动力系统被黑杰克炸出了一个坑,炮台坏了四个,导/弹推进器坏了六个,然后我在来指挥室的路上,碰见了洛伦兹。”

    维因惊讶:“你竟然没被他瞪死!”

    梅捷琳狠狠咬了口饭团:“他端着咖啡杯,站在原地,盯我盯了足足九秒,死亡射线!”

    陆封寒没出声打断。

    战时神经极度紧绷,现在闲下来,多聊些废话也没什么妨碍。

    视线习惯性地落向祈言专属的沙发,陆封寒目光一定,起身走了过去。

    有熟悉的脚步声靠近,祈言捏着筷子抬头,有些奇怪,不知道陆封寒怎么突然过来。

    餐盘里,面还剩一半,他吃得不少。

    见祈言眼神疑惑,陆封寒没解释,只左手轻捏了祈言的下巴,往上抬了抬,用纸擦去祈言嘴角沾的酱汁。

    会议桌边,清晰地响起了一道吸气声。

    梅捷琳手里的饭团差点掉了,压低声音,临时把战后讨论会改成了八卦分享会:“指挥这动作!这神情!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杜尚:“见过才有鬼,要是真见过,指挥就不会蝉联那么久‘远征军第一单身汉’这个名头了。”

    维因:“有道理!”

    杜尚又十分体贴地补充说明:“破军,指挥舰上没鬼,这只是一个惯用句式,不是真的有鬼。”

    破军:“谢谢您,我已经将这个句式加入了我的语言库,虽然我一定不会使用。”

    梅捷琳见陆封寒在跟祈言说着什么,抓紧时间继续八卦:“你们说,指挥和祈言在一起了吗?我觉得还差那么一点点。”

    说着还用拇指掐着食指示意。

    杜尚凑头:“没有吧,看起来指挥还在追!”

    龙夕云加入:“应该快了。”

    维因也加入密聊:“你们都是怎么看出来的?”

    梅捷琳摇头叹息:“傻子是看不出来的。”

    维因:??

    开完战后会议,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半。

    指挥室空了下来,亮起的星图上,本格拉战线已经被纳入联盟星域范围之内,数颗行星插上了剑盾的旗帜。

    陆封寒坐着没动,他越过一段距离,静静望向祈言。

    沙发里,祈言正在打瞌睡,个人终端在空气中投出的屏幕正亮着,光在他的侧脸勾勒出精致线条。

    陆封寒发现,祈言很喜欢穿他的衣服,比如身上那件制式衬衣,借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眸色微深,他不由单手松了松领口。

    心尖的位置有点烫热。

    陆封寒在勒托那栋房子住时,回想指挥舰上的一切都觉得太硬,可现在,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周围单调而冷硬的陈设,纷纷变得柔软温和起来。

    见祈言额头都要贴到桌面上去了,怕他疼,陆封寒几个大步走到沙发前,低声道:“回去睡觉了。”

    祈言迷迷糊糊,眼睛都没睁开,只朝声音的来处抬起手臂。

    是要抱的动作。

    一瞬间,陆封寒眼中便被笑意浸满。

    他将祈言横抱起来,又吩咐破军处理餐盘,接着就走出了指挥室。

    睡着的祈言褪去疏冷,隐约露出几许脆弱来。

    刚冒出这个念头,陆封寒便进行了自我否定。

    小娇气虽然是个小娇气,但,脆弱又强大。

    没走多远,陆封寒就察觉抱着的人醒了。

    祈言下意识地将脸埋进陆封寒胸膛,躲避通道顶部照来的光线,低声问:“会开完了吗?”

    “开完了,带你回房间睡觉。”陆封寒又故意问,“要不要自己下来走路?”

    几秒挣扎后,祈言又缩了缩,含糊着话音:“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  比一个用整块红糖雕刻成的心心~晚安哦

    今天月经来啦,有点不舒服,所以很短小,不好意思呀~

    ---

    感谢在2020-10-17 02:26:03~2020-10-18 01:53: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竹茹lz_rrrr 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桃小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皆 3个;blindliar、七七1234567七七、白加黑、47406660、47422500、转身从容煎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睡睡睡睡不醒 50瓶;zs 40瓶;明月半墙 38瓶;想吃鱼的喵 30瓶;饭饭不想上班、圆圆 20瓶;九子 19瓶;暖暖的小毛球 17瓶;drunk 15瓶;fish、鱼罐、故里西沉、rfgdsl0826、木木、帝宁渊、竹茹lz_rrrr、青瑟之争、榆已、春语蔷薇香 10瓶;小六子吃鸡 8瓶;麦叽叽 7瓶;luilui、烟花警告 6瓶;请榨干我最后一滴、呵呵、安妮没信号、l_13_、娄哥家的小池、夫人、dy883355、你们都好会起名字哦、ギ 妖 。、懵懂、sheeno、深世xy、7 5瓶;一只懒得取名字的咸鱼、dagzi、麦芽 4瓶;不争气的大胖子、风和树里 3瓶;把姓谢的都草哭、渺&烨、豆奶书虫、zui~~、花开半夏、七友、石安安、开在宇宙的小火车、君君【原来叫柒月】、本心jw、千山闻舟渡、柒墨 2瓶;一个小号、种花家的兔子、离昭、系解不重修、珊瑚红、王西西、韩小喵、琼、楠苒、江上月明、词词不次糖、今天我心上文更新了吗、絮氿、库房保管员、今天记单词了嘛~、紫紫、叶十七、系统又偷我营养液、karroy、英英英英、苏白吖、人儿、胤兮、阿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