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正文 危险异端处理局
    唐二打在缭绕的尼古丁烟雾中若隐若现地注视着白柳。

    “但你居然真的只是在一个普通的公司里老老实实地做游戏的职工做了好几年, 还因为上司的偏见下岗了。”

    唐二打说到这里的时候没忍住笑了一下:“我在查到这些的时候都怀疑是不是我认错人了,是不是这个时间线里真的本来就有一个叫白柳的普通人,而真的白六已经莫名其妙地吞食自己的游戏硬币死去了。”

    “或许是这个时间线的白六运气不好, 还没来得及成长为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交易者就死在游戏里了,所以游戏让他这样在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这样死去,谁知道呢?”

    唐二打抖掉烟灰:“但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

    “因为我出现在了游戏里是吗?”白柳看着唐二打, “你靠我的技能确定了我的身份?”

    “是的。”唐二打咬着烟嘴,“你那个收购灵魂的个人技能,我化成灰都不会认错, 你就是靠这种方式聚集了一堆和你一样的神经病,几次都差点直接让我们基地全灭了。”

    “一群和我一样的神经病?”白柳饶有趣味地反问。

    唐二打斜他一眼:“我在每条时间线都在疑惑, 你怎么有本事找到那么多和你一样在某方面有着卓越天赋和不正常精神状态的人, 组成你那个所谓的流浪马戏团。”

    “而只有在这条时间线。”唐二打在桌面上用食指敲了敲, 他抬眼看向白柳,“我才第一次看到了你这个【流浪马戏团】的成形过程。”

    “在其他的时间线,我见到你的时候, 你就已经拥很强大的实力了, 你的出身都是我冒死挖了几十条时间线才挖出来的, 而且也就挖到了你在那个私立福利院生活过,对你周围那些疯狗的个人信息我完全一无所知。”

    唐二打眼睛眯起来:“一个是因为你手底下这些疯狗虽然行事猖狂,但做事却很谨慎, 很难追寻到背后的真实身份,二个就是因为你把他们保护得都太好了,在这条时间线之前, 基地只知道他们的称号和习惯, 其余的根本查不到, 一旦要被查到, 我们这边的人就会出事。”

    他靠在沙发上,懒散地扳着手指算:“这些人你应该都见过了,帮你窃取各种机密的猴子盗贼,喜欢用毒药杀男人的小杀手女巫。”

    “唯一我们能确定身份的,和你有点关系的人就是继承了父业帮你推广邪物的内陆投资家木柯,但木柯此人特别滑头,一年三百五十六天都以自己要养心脏病躲在疗养院里,我们多问两句话就开始捂住心口装病吐血,医生就要开始赶人了。”

    “不过现在我都知道他们是谁了。”唐二打夹住烟的手放在桌面上,烟灰飘落在地,他附身靠近白柳,语气低沉,“然后我发现他们并不是天生的疯狗,只是有一些心理上的缺口。”

    “只有你是天生的疯子,白柳,而你抓住了这些缺口,亲手把他们驯服成了你手下的疯狗,让他们除了你,见谁都咬。”

    “是吗?”白柳无波无澜地对视着唐二打,“那你觉得我现在成功驯服了他们了吗?你觉得他们会因为你抓了我而咬死你吗,唐大队长?”

    唐二打眯起狭长的幽蓝色的眼睛,然后在白柳的白皙的颈部上摁灭了自己的指尖夹住的,还在燃烧的烟头。

    “嘶”的一声,烟头熄灭了,在白柳的锁骨上方留下了一个烫伤的伤口,这让白柳的呼吸轻微的急促了一下,但这样近的距离,也成功地让白柳看到了唐二打随意敞开的衣襟里,锁骨上的一个很狰狞的伤疤——就像是被什么猛兽抓过的疤痕,上面还有腐蚀的痕迹。

    有点像是牧四诚的猴爪和刘佳仪的毒药联合留下的疤痕——而且带出游戏的疤痕还需要在精神值极低的情况下,被攻击的人意志动摇,才能留下伤疤。

    ——木柯那个降低精神值的匕首。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被咬死过呢?”唐二打扣好自己衣襟的扣子,遮住了那个伤口,他带着一种让人发冷的笑低声在白柳的耳边低语,“我杀死过你,你也杀死过我,白六。”

    “但很可惜我们都没有死成。”唐二打在白柳耳边吐出一口烟,他在白柳的呛咳声中神经质地低笑起来,“我们都被人复活了。”

    ————————

    唐二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苏恙迎上去:“怎么样?他说了怎么解决这件玫瑰瓦斯了吗?”

    “还没,他不会那么容易说的。”唐二打叼着烟屁股,有点吊儿郎当的,“还得磨一阵,把他看好了。”

    “磨一阵,这个一阵是多久?”苏恙眉头紧锁,“唐队,你确定他能解决这件事情?”

    唐二打把烟屁股很准地丢入垃圾桶里,他扫了一眼苏恙。

    这些人都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预测很多异端之物出现的地方,就包括唐二打刚刚在屋内和白柳那段对话,这群人就算是守在了监控前面,估计也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

    因为这种会泄露系统和游戏存在的交谈和能力,在唐二打这种游戏玩家说出口的时候,就会被屏蔽。

    这是游戏对玩家的限制,唐二打只能和白柳这种玩家交流这些东西,在加上唐二打是个时间线旅行者,每个时间线其他的人或者事情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性格上的,家庭上的,感情上的。

    只有白柳是不变的,他永远邪恶永远贪婪,像一个不会让唐二打这个在时间洪流漂流的水手迷失方向的锚一样,稳定地,不变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也永远不会对他那一套时间旅行的论调感到惊愕,只是平静的,带着饶有趣味的笑意审视着他,似乎在说,原来其他的我也这么有趣。

    这个世界在这个家伙的眼里就是一场游戏。

    而唐二打就是游戏里不甘心地想打出完美结局,而不断读档重来的一个玩家。

    说起来其实很讽刺,白柳这个奇怪的锚点居然是唐二打唯一一个,可以什么都随便诉说的人。

    其他的人,唐二打的同事,朋友,以及苏恙,他都已经失去了他们不知道多少次了,因为重逢的时候太过痛苦,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再轻易触碰。

    因为他是玩家,他不能接触任何人,这会将他们带入游戏——这是唐二打在轮回无数次之后明白的一个道理。

    危险异端处理局这种特殊的和邪物对抗的部门,向来是很容易滋生出玩家的地方,基地里的游戏玩家远不止唐二打一个。

    但这些对邪物的来路心知肚明的玩家队员,却因为游戏的限制而不能告诉另外一些不是游戏玩家的队员,你们对抗的并不是什么没有来路的东西,你们对抗的是一个游戏里的产物,这些东西永远没有止境,你们快跑。

    当有队员在游戏里死去的时候,不是游戏玩家的队员就看着这些这些在游戏里死去的队员登出游戏之后,以各种诡异的姿态在现实里凄惨地死去,这些正常的队员对这些邪物的绝望和忌惮越发深刻,他们被那些同是玩家的队员给影响了,从而产生剧烈的求生欲望坠入游戏中。

    唐二打所在的其他时间线里,到了后期,异端处理局里的大部分队员都变成了游戏玩家,然后一个一个地死在游戏里——包括他面前的苏恙。

    唐二打的目光出神地,久远地,穿过了很多硝烟死亡和不为人知的时间,缓慢地落在苏恙皱眉质问他的脸上。

    苏恙是为了救他而死的,死在联赛的半决赛的赛场上。

    异端处理局进入游戏的队员在游戏里相逢,所有人都拼死阻止其他人接着进入游戏,想要接着在游戏里履行他们的职责——保护那个岌岌可危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现实世界,保护他们在现实里的队友,亲人和朋友。

    但就像是在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这一切,他们已经过得像是下水道里过街老鼠,不敢和亲人相见,不敢和朋友说话,不敢和爱侣亲吻,只是远远地,站在不能被发现的阴影里远远地看着自己守护的这一切,因为害怕游戏玩家的身份影响他们所珍视的人,把他们也卷入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终点的恶劣游戏里来。

    唐二打刚刚进入游戏的时候,连出门买食物和烟都不敢,点外卖让人放在门外,放一两个小时才去拿,一个人坐在全是烟蒂和啤酒的房间里,等着下一个七天到来,九死一生地活下来之后,又苟延残喘七天,活得颇像个有自我管理意识不出去传染别人的病毒。

    但有时候,无论再怎么小心,你所珍惜的人也会因为你,不可避免的走向你不想看到的未来。

    苏恙来找关在家里一直不上班,也不和任何人联系的唐二打。

    唐二打开始到处跑,躲苏恙,他换不同的旅店,转换不同的登出坐标,但苏恙就死咬着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去找他,唐二打有游戏这个作弊手段到处跑,但苏恙是没有的,在意识到那些手段都可以被唐二打躲过的时候,苏恙开始用笨办法,死方法找唐二打。

    最后这位苏副队长就举着唐二打的照片一个人一个人地在街上问,问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队长。

    而唐二打就站在离苏恙不远的巷道里,点着烟没抽,一直等到苏恙走了,烟烧到了手,他才走出来。

    可最后,唐二打还是在游戏里见到了苏恙。

    唐二打在游戏里在见到苏恙那一刻,这位比现在还年轻许多的副队长笑得眉眼弯弯,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说队长,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