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男配的自我修养(快穿) > 正文 万人万迷
    被识滟略危险的一眼盯的胆战心惊的玉尘公公心下既欣慰又纳闷, 一边觉得不愧是主子的孩子,单凭这一眼,宫里许多皇子公主身上都没这份气势。

    另一边又不解从小生长在小山村的孩子, 眼神怎会带给他如此压力。

    这位皇宫内数一数二的大太监觉得就算是太子殿下, 身上的气势也不一定有这位主子强, 还有对方收放自如的气势, 都能从侧面看出小主子的心性之坚定,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不解归不解,看到识滟出落的这般好,玉尘公公心下满是欢喜的回宫将看到的一切与皇后细细讲了。

    皇后听完一遍,让玉尘从头到尾又讲了一遍,玉尘不厌其烦,事无巨细,从识滟的穿着到举止到神态, 以及和家人相处的情况,还有看他的一眼, 全都细细道来。

    这次皇后听完后, 沉默半晌, 才哑着声音对大太监道:“将五公主找来,我有事吩咐她。”

    玉尘轻声应下,犹豫道:“娘娘,要不宣太医院的太医再为您瞧瞧吧, 您这几天瞧着都没甚精神。”

    皇后摆手:“无碍,只是偶尔感觉没甚精神,吃了药,今日便好了许多,频繁宣召太医, 会让外界不安。”

    皇后这边的消息管控非常严格,并未让外界不安,反倒是杜家,杜识有的病情让杜家夫妻有些不安,原因是临近京城,杜识过于兴奋,临窗赏月,一夜未睡,大半夜就着了凉,躺在马车中昏昏沉沉的进了京。

    及至今日,已经在家躺了好几日不见好。

    因着一家人在来之前就商量好了,住在识滟让人置办的宅子内,不大不小的四进院子。

    于是兄妹都有自己的小院子住,只有张叔一家帮着打理显然是行不通的,杜父杜母这几日一边牵挂儿子的病情,一边张罗着增加人手。

    留识滟和杜识有两人在家。

    杜识有躺在床上,头还有些晕,偏不想睡觉,要求识滟在旁边念话本,兄妹两人一起吐槽话本里让人窒息的骚操作,独有一番乐趣。

    两人笑闹过后,杜识有不太确定的朝识滟开口:“阿妹,你有没有觉得,爹娘之间气氛好像不太对?”

    识滟心说当然不对了,人前相安无事,人后各自不搭理,到了京城两人不同床,为了瞒着咱们,爹还在卧房内打地铺呢。

    必定是原则性的问题。

    识滟仔细一想大概就有了思路,不过这是杜家夫妻双方的事,就算是子女,也不好插手,两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必旁人过于担忧。

    杜识有继续道:“爹娘的感情一向要好,平日里就是红脸的时候都极少,可这一路走来,虽然他们看着都很正常,但我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个具体。”

    识滟淡定道:“上下牙都有打架的时候呢,爹娘之间闹点小矛盾也不是不可能,既然他们不想让咱两知道,咱们装作不知便可,免得他们还要费心想怎么和咱们解释。”

    杜识有见妹妹和自己的想法差不多,安心了许多,脸色一转,继续使唤起识滟:“接着刚才的念,还没听完呢!对了,再给我端杯茶,那个新出炉的点心也要!”

    “哥你以前对我多好啊,现在使唤我使唤的可真顺手,我怀疑你就是想这般使唤我才假装病一直未好。”识滟瞧着杜识有红润的脸,似笑非笑道。

    杜识有一瞬间心虚过后,强自镇定:“我现在可是病人,阿妹你怎能这般想我,你太让我失望了!”

    识滟还能看不出杜识有这几天在装病?哄上几天满足一下对方当小公举的心愿差不多得了,还能真陪他一直演下去不成?

    留下一脸懵逼,不知道什么时候露馅儿的杜识有,施施然出了房间,临到门口,还不忘提醒杜识有:“不是说要帮我查小绣庄的账吗?账本我让人搬到你书房了,午饭过后便开始吧。”

    至于识滟自己,出了屋子,站在廊檐下背着手瞧着一碧如洗的天色,喃喃:“该有客人上门了”。

    客人上门,还是提前准备一份见面礼为好。

    从这天起,识滟将自己关进房间,说是又有了新的灵感,让旁人不要轻易打扰她。

    时隔两年,小绣庄主人继万里江山图后,终于要有新作即将面世,不仅杜家人十分重视,收到消息的京城小绣庄同样重视。

    在普通人眼里,小绣庄身后的东家十分神秘,但在京城这地界儿,她的身份在有底蕴的人家根本就不是秘密。

    因着这几年京城这天底下最繁华的地界,几乎将刺绣玩儿出了花儿来,同时冒出无数绣艺精湛的绣娘和绣庄,精致繁复,大气磅礴,或是简约质朴,风格迥异,各有特色。

    但最负盛名的还要数小绣庄。

    但凡见过那副万里江山图的,无不对其称赞异常,万里江山图和他的创作者,已然是整个刺绣行业的传奇,是存在于行业之内的传说。

    因而京城许多大户人家同样得知这个消息后,都想第一时间拿到识滟的第二幅绣品,一睹为快。

    识滟人还在绣房未出来,外面已经有很多人蠢蠢欲动,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与杜家人搭上话。

    这几日,杜家三口,尤其是杜识有,算是见识到京城大户人家的行事手段了,软硬兼施,恩威并济,让人无法拒绝,但他不得不拒绝,因为经过这两年的相处,整个杜家人都知道,没人能做识滟的主。

    就算他们对外答应了什么,识滟不同意也是白瞎,还不如不折腾呢。

    不折腾的后果就是他们要顶着外界的无数压力,艰难喘息,不过短短九日功夫,杜识有感觉好像过了一辈子似的,他不仅成长了,还苍老了。

    就算杜家人脾气又臭又硬,丝毫不懂变通,但那些人也没放弃得到识滟第二幅绣品的想法,都让人盯着杜家的一举一动,只要识滟出了绣房,他们必定会一拥而上,第一时间想办法说服识滟,拿到东西。

    只不过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识滟出绣房的那一日上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院子大树上有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安宁,清净。

    识滟拒绝了漫娘的帮忙,请自动手将绣品从房间搬到院子里搁置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在闻讯赶来的所有人亲眼见证下,树上的鸟儿们先是集体躁动,随之先后飞向识滟的绣品,在绣品上方盘旋。

    叽叽喳喳,久久不散,场面壮观,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

    一个个像是人类朝见皇帝似的,虔诚,恭敬,激动。

    虽然从动物身上感受到这一切很难,但众人就是莫名感受到了。

    最后还是识滟亲自动手收起绣品,鸟儿们才怀着疑惑,不舍的情绪离开,现场众人又一次莫名感受到了这些小动物的情绪。

    见此情形,虽不清楚识滟绣品的内容,但潜藏在暗中那些人想得到他的心情更加火热,都想用最快的速度将这边看到的一切汇报给主家,请主家不要大意的上。

    但他们还没离开呢,五公主就低调的带着贴身丫鬟上门拜访来了。

    几乎是识滟走出绣房的一瞬间,五公主的车架就停在了杜家大门口。

    暗中潜藏的众人一瞧,心下就是一咯噔,五公主亲至,其余人怕是再也没机会了,这天下,还有谁不知道,当初就是五公主将小绣庄成功推到了世人面前。

    小绣庄有今日,五公主居功甚伟。

    五公主对小绣庄绣品的喜爱人尽皆知,京城其他人家虽然也时兴使用刺绣物件儿,但绝对没有五公主这般专一,这两年刺绣行业有百花齐放之势,旁人自然也想尝试不同风格。

    五公主不,她是坚定的小绣庄党,两年如一日,坚持只用小绣庄出品。

    众人虽然心下可惜,但一点儿不耽搁他们快马加鞭回家将这边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主家。

    而五公主亲眼见到识滟,恍然间竟然有似曾相识之感。

    识滟对这位公主的眼力表示佩服,她这皮肤,在杜母的一番操作下,比当年在陈家村还要黑上几分,一般人见状,还真没心思仔细瞧她的长相,是有时候她自己照镜子,都能被吓一跳的程度。

    这位竟然还有心思仔细打量她的长相,也是个狠人。

    五公主打发走旁人,院子里只留下他们二人,温婉一笑,主动牵着识滟的手道:“我对你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心下顿感亲切,你虚长我几岁,不若往后你我姐妹相称,我便称呼你一声姐姐吧!”

    按理说,一般人突然见到传闻中非常受皇后宠爱的公主,且这位公主平易近人的过分,要拉着她姐妹相称,定然要不安,疑惑,怀疑,激动,兴奋。

    不管怎样,唯独不会平静接受。

    但识滟面上就是一副从容之色,淡定道:“既如此,五妹你且随我来。”

    识滟的淡定从容让五公主愣了一瞬,有一瞬间,她仿若从识滟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又恍惚觉得她本该就有这么一个大姐姐,一个能让皇宫所有皇子公主都尊重的大姐姐。

    联想到皇后的吩咐,五公主心下产生了无数疑惑,但她不想主动去解开。

    难得糊涂。

    识滟将五公主带到了她特意给客人准备的礼物旁边,五公主近距离见到这幅绣品,眼睛就从上面移不开了。

    流光溢彩,浴火重生,霸气,宏大,威严,震撼人心。

    靠近这幅绣品的人呼吸不由自主放轻,仿若自己就是绣品上众多动物中的一员,瞧着前头那高高在上,威严,强大的存在,心悦诚服。

    好半天,五公主才怔怔的回过神,轻声对识滟道:“姐姐,太强了,与两年前的万里江山图相比,今日这幅不管是技术,还是其中蕴含的灵气,心境上的提升,表达的方法,都有了质的提升,不可同日而语!

    放在外面,定然要备受追捧!”

    识滟坦然接受了五公主的称赞。

    虽然这是特意为今日上门的客人准备的礼物,但也确实是识滟来到京城,突然有了新的感悟,有感而发创作出来的东西。

    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那份感悟的过程,其他并不重要。

    五公主的视线好不容易从绣品上移开,这才问识滟:“姐姐,这幅绣品有名字了吗?”

    识滟道:“百鸟朝凤图。”

    言罢,在五公主不解的目光中,将绣品仔细擦拭一遍后道:“既然五妹你喜欢,那就送给你吧。”

    五公主待要拒绝,识滟淡淡道:“今儿认了个妹妹,心下高兴,就当是送与你的见面礼吧!”

    丝毫没提五公主这两年对小绣庄无形中的各种帮助。

    五公主高高兴兴的收下,让人将她带来的礼物摆在识滟面前,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是家中长辈听闻我今日要来拜访姐姐,特意让人准备的物件儿,还望姐姐你喜欢。”

    识滟一听就明白五公主的意思,能被五公主称为长辈的人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很容易就联想到传闻中宠爱她的皇后。

    待送走了低调的五公主,识滟瞧着诸多礼物中并不起眼的两匹绸缎,闻着空气中若有似无的味道,心下啧了一声。

    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杜父瞧着五公主带来的一院子礼物,眼神停在杜母身上若有所思,杜母十分坦然,不闪不避,在所有礼物中,瞧见了两匹只有皇后宫中才能用的绸缎,眼神一闪,心下已然明白送礼之人的意思。

    从成堆的礼物中准确挑出那两匹,对识滟道:“阿滟,其他东西你自个儿收起来,将来做嫁妆用,这两匹绸缎摸着丝滑异常,一瞧就是好东西,娘拿来给你做两身衣裳穿,免得放在库房做旧了浪费。”

    识滟没有拒绝,笑眯眯道:“谢谢娘。”

    这个家里,大概只有心大的杜识有一人,围着这些礼物打转,之后十分不安的问识滟:“阿妹,就算那人是五公主,这出手也过于大方了吧,咱们收了人家礼物,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这一刻,全家人看着杜识有的目光异常统一,眼神里全部流露出一个意思:无知的人最幸福。

    而回宫后的五公主,恭恭敬敬的将那副百鸟朝凤图给皇后送去,仔仔细细的讲了她在杜家见到的一切,随后低下头,视线下移,不敢随意乱看。

    好半天,听皇后娘娘道:“你做的很好,继续做吧,往后本宫许你自己挑选夫婿人选。”

    五公主心下一惊,随后便是欢喜,恭敬退出甘泉宫后,心里对识滟的身份有了更大的疑惑,皇后的所有行为都在向她说明一个事实,杜识滟于皇后而言,是非常重要之人。

    而甘泉宫内的皇后则温声吩咐大太监:“让人挂在本宫寝室,本宫要日日都能瞧见。

    还有,回头让人翻翻本宫的私库,本宫记得前些年收集了一些女儿家用的物件儿,本以为这辈子也用不到了……

    回头就给那孩子送去。”

    杜家自然不知道前些天小山一般的礼物才是个开胃菜,往后还有无数珍贵物件儿排着队进他们家大门。

    今儿一家人特意送终于愿意痊愈的杜识有去国子监读书。

    国子监也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前朝时只有五品以上官员子弟才能入学,且每家名额有限,不是你家生了一窝都能塞进去。

    到了本朝,国子监放宽要求,开始接收天下英才,但这英才的定义就非常宽泛且模糊了,杜识有能进国子监,是因为杜家人在府城时拿到了知府大人的推荐信,加上杜识有的成绩,再通过考核后便可入学。

    前日杜识有通过国子监先生的考核,于是便有了今日一家人便送杜识有上学的一幕。

    长这般大,第一次被一家人一起送着上学,杜识有心下有隐秘的开心,脸上并未显露出来。

    全家站在国子监门口话别,杜识有面上假装不耐道:“阿妹你们快回去吧,就说不要送了,你们非要来,你瞧瞧这来来往往的学子,哪一个上学还要家人送?

    尴尬死了!”

    识滟幽幽看了杜识有一眼,告诉他一个残酷的现实:“那你别啰嗦了赶快进去啊,磨磨唧唧干嘛呢?

    我们只是顺便送送你,等下还要去白马寺烧香,去晚了可就排不上队了,你别耽搁我们时间。”

    杜识有露出了心碎的表情,还想说什么,一转眼,视线就和不远处的男人对上。

    那人瞧见杜识有,温和一笑,主动上前打招呼。

    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确实有吸引女孩子的资本。

    来人正是陈仕美。

    陈仕美温声和杜家人打了招呼,瞧着杜识有道:“杜兄日后要在国子监读书了吗?仕美今日来此参加考核,若是能侥幸通过的话,日后你我二人又是同窗,当真是缘分!”

    陈仕美旁边站着一个一身华服,妆容精致,用鼻孔看人的女子,说起来,这姑娘的样貌,识滟觉得有几分眼熟。

    只听那姑娘道:“仕美,待会儿约了祭酒,别迟到了。”

    简单的一句话,但不将国子监祭酒放在眼里的意思非常明显。

    陈仕美好脾气的朝那姑娘笑笑,和杜家人告别后跟着人走了,两人行动间显得亲密异常。

    看着陈仕美走远的背影,杜母小声叮嘱杜识有:“那陈家小子不是个老实性子,不知道又在哪里搭上了谁的线。

    方才那姑娘别看没摆什么排场,身上穿的可都是宫廷内造的东西,不好惹。没事儿你别往他跟前凑,免得被牵连。”

    这话杜父十分认同。

    两人目光灼灼的盯着杜识有,等他的回答。

    杜识有无奈扶额:“爹娘,我都多大人了,这种事儿还要你们叮嘱我吗?还是阿妹最好,你们瞧她对我多信任啊!”

    识滟幽幽道:“我不是信任你,我只是相信你和陈仕美的关系,打小就亲近不起来,没道理突然就好的能穿同一条裤子。”

    这边才见过陈仕美,回头在白马寺就遇上了跟外婆一起烧香的陆红芍。

    陆红芍见着识滟十分开心,缠着识滟要来家里做客,认认门,搞的她外婆程家老夫人十分无奈,最后出于溺爱外孙女之情,只能舔着脸跟杜家人告罪。

    陆红芍心愿得偿,一路上挽着识滟的胳膊叽叽喳喳,识滟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感受胳膊上的重量,完全没有了一开始时的微微尴尬,开始习以为常。

    这也许就是女孩子吧,识滟想。

    回杜家的马车上,只听陆红芍连珠炮似的:“阿滟姐姐我跟你说,幸好之前我没真的看上陈仕美,非他不可,要不然我得气死。

    之前我还想着京城美男子多的是,不差他一个。

    结果在他那里亦如此,京城漂亮又有权势的女孩子多的是,不差我一个!”

    识滟来了兴趣,挑眉道:“说说?”

    陆红芍靠近识滟,脑袋靠在她肩膀上,噘着嘴气愤道:“那人拿了我爹的信去找我舅舅,我舅舅受托于我爹,想办法送他进国子监读书。

    于是陈仕美这段时间便住在我舅舅家,愣是将我舅舅哄得开怀大笑,当成亲儿子似的。

    这不我之前和你说过,我舅舅还有个外甥女,就是宫里的八公主,听说最近因为陛下的抬举,风头无两,拿了宫禁令牌,时常出宫找几个表姐玩儿,一来二去的,陈仕美就和八公主对上眼了。”

    八公主,原来是女主啊。

    现在想来,国子监门口遇见的女子,应该就是八公主无疑了,果然面相上和陆红芍有两分相似。

    识滟:“这话放在我这儿听听也就罢了,旁人面前最好全部憋在心里,小心祸从口出。”

    编排皇家公主,被人捏住把柄,罪名可大可小。

    陆红芍撇嘴,在识滟肩膀上又蹭了两下,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情,小声嘟囔:“我可聪明着呢,还能不知道这些?

    阿滟姐姐你说你为什么就不是个男人呢?你要是男人,我指定就嫁给你了!”

    识滟敬谢不敏:“要我真是男子,那你可得排队,我家漫娘早就预定好了,要第一个嫁给我。”

    万没想到成为女孩子的自己还能得到这么多女孩子的青睐,识滟内心稍显复杂。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09 23:47:15~2020-11-10 23:30: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吃维C了吗 20瓶;胭脂笔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