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选预言家 [无限] > 正文 第180章 选择
    段易回到2号车厢的时候, 环顾了一下,发现明天还没回来。

    随后他皱起了眉,因为他发现车厢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段易下意识先瞧向明月和余钦, 只见这两人分坐在车厢内的两侧, 他们都非常气定神闲, 但彼此间又很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面对这两个人, 段易倒也半点不怵。

    径直走向明月, 他开口第一句话是“你之前跟我说,我们可以通关了,什么意思?”

    明月抬头看向段易, 笑了笑道“在你去32的时候,其实我已经跟其他人大概解释过一遍了。那我现在再告诉你一次。”

    说到这里, 明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面上滑过些许痛色, 就好像他的肩膀刚受过伤一样。

    过了一会儿, 明天开口道“这个游戏真正的通关方式, 其实不是在狼人杀里展现出多么高端的操作, 又或者能破解多难的副本。通关的关键之处,恰恰就在于合作共赢。”

    盯向段易的目光逐渐变得深邃起来, 明月眼角弯了弯, 继续道“如果你能在第一个简单副本说服大家合作共赢,那其实不必等到第一个副本结束, 你们就可以离开游戏了。可惜的是,那么多队伍,没有一个做到过这点。那么自然, 越往后, 大家争斗得反而越厉害。

    “总而言之, 这是个考验人性的游戏。这是地狱机构对你们的考验。”

    明月转而看向其余玩家,又道“刚才跟你们解释得比较简单。现在我来详细说明一下。当日长江大桥整个化为齑粉,你们都亲眼看到了,那不该是正常情况下会发生的灾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意外事件。而你们恰恰死在了那场意外里。

    “那场灾难无论如何都不该发生,所以尽管你们的灵魂被地狱系统暂时接收了,但你们的名字并没有留在生死簿上,换言之,你们本不该死。

    “既然一切都是意外,你们本不该死,那么我们当然会想办法送灵魂回到现实,也就是让你们复活。但死而复生这种事,必须做得十分隐秘,而且不能普遍发生,否则会引起一些不可控的后果。

    “因此,经过地狱相关部门的商议决定,尽管你们确实不该死,但地狱没有办法将你们全部送回去。换言之,只有一部分人拥有死而复生的机会。”

    略打量了一下众人的表情,明月再继续道“哪些人可以返回人间复活、哪些人得留在这里成为死人,不是由地狱里某一个人或者机构说了算的,为了保证公正,得通过一场公平的测试来决定。

    “最终地狱的七殿阎王泰山府君让我全权负责此事。也就是说,我设计这个游戏,是用于选拔可以有资格返回人间、死而复生的人。

    “我将这场游戏命名为‘往生门’,本意就在让一部分玩家‘往生’。按照地狱一贯的原则,滥杀无辜者、邪恶奸佞者……通通无法回到人间。而现在——”

    眼神里流露出些许暗示,明月重新看向段易,笑着道,“现在你们达成合作,不再内斗,这种状况,被地狱阎王七殿,或者说被负责这件事的我认为,你们达到了返回人世间的标准。人间需要你们这些无论在何种逆境下,都不会对同类拔刀相向的人,人间需要你们这种懂得合作、讲肝胆义气、懂真善美的正义之士。”

    明月这话几乎把人夸得有些云里雾里了。

    他笑得春风化雨,目光真诚无比,就像是最温柔的神仙,而被他夸赞的人,仿佛真真正正的做到了“真善美”,是拥有最高贵人格的,有资格重返人世的人。

    目光从段易身上收回,明月再看向其他玩家,以愈发温柔慈悲的目光说“我的话,你们应该听懂了吧?我设计的这个游戏,目的在于考验人性,而不在于你们能闯到第几关。

    “虽然这一回狼人杀的对局还没有真正结束,但系统通过计算评估,已经发现你们的确达成了合作共赢。此后,你们不会有争斗,只会齐心通关。那么其实当你们将平板交给段易的那一刻,已经达成了通关条件。”

    伸出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明月笑着道“上千人参与的游戏里,你们是第一个真正达成通关条件的人。所以我要恭喜你们。你们可以回家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所有玩家都感觉自己人格无比高贵、真的有资格死而复生,而在他们的眼中,明月似乎也不再是白无常,而是从九天之上降下来的谪仙。

    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的表情,发现大家都怔怔的、懵懵的,以面对救世主般的眼神看向明月,段易也不得不暗叹一句,明月蛊惑人实在太有一手。

    张开口,段易正想开口问什么,哪知彭程抢在了他面前发问。

    也不知道彭程想到了什么,他忽然惨白着一张脸跌坐了在地上。

    他先看了一眼明月,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脸,期期艾艾地开口“七殿阎王叫董宣……他居然是真实存在的?我、我他妈见到了……地狱的官员?不是……等等……

    “那个,我觉得你说得挺真的……事实上我也不得不信你。但是……咳咳,但是吧,那个啊……我那什么……我们现在好像知道了地狱的存在,还知道一些乱七八糟的秘密……

    “带着这样的秘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重回人世!我们……横竖都只有一死啊!”

    彭程虽然在游戏里表现得很没谱,尤其是在狼人杀环节。

    但其实他这回提的问题倒是抓到了关键。

    一时之间,白斯年、云浩、邬君兰等人也都看向了明月和余钦,非常紧张地等待着他的答案。

    明月看着彭程,却是忽然道“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嘛。”

    彭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这势力很大的鬼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挺有趣的,要不要考虑留在地狱,当我的手下呢?”明月问他。

    “不!不了!我不!”彭程立马坚定拒绝。

    明月仍只是笑看向他“既然你相信七殿泰山府君董宣是真的。那么你应该相信,有关地狱的其他传说当然也是真的。比如孟婆汤、忘川水。所以——”

    明月笑道“我们透露多少所谓的地狱机密都不要紧。你们会忘记的。”

    彭程“…………”

    怔了片刻,彭程紧紧皱眉望向明月“等等……忘记一切?那我们在这游戏里建立的友谊,是不是都要没了?我要忘记段大佬……忘记小兰他们吗?”

    淡淡看彭程一眼,明月道“你不想忘记的话,倒是也有办法。”

    彭程再咽一口唾沫。“这……有条件的吧?”

    明月暂未答话,只是高深莫测看了他一眼。

    难道大家还真能回去了不成?

    这么一圈听下来,段易其实都有点懵了。

    他估计明天是知道些什么的,他没对自己明说,只能是在逃避自动监测系统。

    想了想,段易权当自己丝毫不知道半点内情,上前一步问明月“如果我们跟你回去了,小天呢?他重置时间救了我们这么多人,现在我们活了,却留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地狱?”

    明月暂时没说什么,只是拿出平板按了几下什么,原本在前进的长途列车居然就这么缓缓停了下来。

    这时候明月才回答起段易的问题。“对。我现在可以让你们离开这里。至于明天,他的名字已经在生死簿上了。他当然可以只能留下。”

    段易皱眉问他“一定有办法可以弥补的,对不对?”

    暂时将平板收起来,明月静静望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收起来。“你想救他,倒不是没有可能。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段易严肃道。

    “近日我们发现,有一个非常危险的灵魂可能藏在这里。他是一个威胁性很大的人,可能坑害整个地狱。其实按理说他早就灰飞烟灭了,但我们最近发现,这游戏里藏有他的痕迹。”

    明月道,“这列车上藏有他的气息,它将通往的地方,很可能就是这个人的藏身之所。我现在进来,其实就是要去列车的终点找他。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同我一起。那个人可能是地狱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危险的囚犯,与他为敌,十分危险。但如果成功把他除掉,那也算立了大功。如何权衡,你自己看——”

    段易立刻打断明月。“不需要权衡。我去。”

    明月看他一眼,拿出平板又点了几下,2号车厢的门打了开来,有几个黑衣人旋即走了过来。

    目光望向其余玩家,明月又道“你们现在可以选择下车,离开游戏。这些黑衣人会带你们重返人世。当然,你们也可以跟我一起去往列车的终点。在终点助我除掉那个危险人物的玩家,通通能换取奖励。

    “段易如果想要明天活过来,可以。

    “其他人如果想保持记忆,而不是喝忘川水,也可以。”

    听完他的话,仿佛想彰显决心一般,段易立刻后退几步。“我不下车。”

    望他一眼,明月再对其余人道“这样吧。决定不下车的,就去到段易所在的车厢后半段。决定下车的,则去到车厢门口,做好跟黑衣人走的准备。你们有20分钟的考虑时间。”

    片刻后,邬君兰和康含音手牵着手,最先走向段易。

    只听邬君兰道“我俩都是死过的人。如果不是明天,我们没有重来的机会。我们想救他。再说了,如果回到现实,意味着把你们这些生死之交忘记……我觉得太遗憾了。最后,尹莹莹还在囚牢里,不能扔下她不管。因此我俩决定留下来。”

    查丛飞紧接着跟了过来。“我也留下,理由跟她俩一样。”

    他们的选择其实在段易的意料之中。

    虽则如此,见他们真的做出了这种选择,段易还是难免欣慰。

    他们三人做出选择后,段易瞧了云浩和白斯年一眼。

    不比这三个老队友,段易跟这二人确实还算不上太熟。

    何况明天救过那三人,却并没有通过重置时间救过他们二人的性命。

    所以,如果他们决定离开,段易完全能够理解。

    但出乎段易意料的是,这两个人居然都朝自己走了过来。

    无需多话,他们的选择的已经不言而喻——他们决定与大家一起奋斗到最后。

    待他二人做出选择后,大家的目光就都放到了彭程身上。

    只见彭程以一种极其期待的目光望向了门口站着的几个黑衣人,好似他们是他的再生父母。

    在那之后,目光从黑衣人身上挪到了队友身上,彭程的目光又充满了眷恋和纠结。

    猜测彭程是想走,但又怕对不起队友,为了减轻他的心理负担,段易开口道“按你想做的做。你怎么选择都没有人怪你。你的选择是无所谓对错的。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话毕,段易果然看见彭程走向了车厢门口。

    双手扶着门框,踏了一只脚出去,彭程再探了个头出去,望向了门外。

    就在段易准备对他说再见的时候,去却见他忽得收回了头、也收回了脚,然后笑嘻嘻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哎哟段哥,我哪有那么不讲义气!我就去看看门外啥样子,我看到了好多红花,莫非是黄泉旁边的彼岸花?啧啧……我真没想到地狱真的存在。我仿佛在做梦……”

    段易一下子笑了。

    不仅他笑了,连一向对他冷眼相待的康含音都笑了。“难为你靠谱了一次。”

    这边,几个人在调侃彭程。

    另一边,却有一个身影猝不及防地跑向了2号车厢的大门口。

    ——是许若凡。

    走到门口,许若凡没看段易他们任何一人,只是回头看向了明月。“我选择离开!请让我死而复生,我想要回去。”

    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里有一些疑惑。“等等,你好像没有跟他们合作吧。你没有达到通关条件。”

    许若凡惊恐地瞪大双眼,然后她极力为自己争辩。“可是我们整个队伍达成了通关条件,不是吗?我在这个队伍里,大家合作共赢了,我无力更改结局,我当然……当然也算是可以通关了!”

    “哦。你这么说,倒也有道理。”明月眨了一下眼睛。

    “确实、确实有道理!我想回家。求您让我回家!”许若凡道。

    “好。”明月居然痛快地答应了她,对她温柔地说道,“那你就跟黑衣人回去吧。不过你得喝忘川水。”

    “喝!我喝!我一定喝!我巴不得把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全部忘记。”许若凡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不知道是激动地喜极而泣,还是想到了什么伤心或者恐惧的往事。

    20分钟之后。

    许若凡和黑衣人离开长途列车。

    车门关闭,列车继续前进。

    玩家们陆续坐了下来,靠在椅背上休息。

    喝了几口水,吃了点东西,稍微恢复一些体力后,段易看了一眼仪表盘,再看向坐在自己一个过道外的明月。“我们现在要去向终点,中间没有别的任务了?我们要对付的那个什么有史以来地狱最危险的囚犯,是尸胡吗?他是游戏的设计者?”

    明月没有看段易,只是闭上了眼睛。“那仪表盘暂时不会响了。不过这路上还会有别的惊喜。大家先睡觉吧。等天亮了再说。”

    听到这话,段易呼出一口气,紧接着其他玩家也陆续打起了呵欠。

    ——狼人杀的对局算是彻底不存在了,而既然大家已达到通关条件,路上应该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小关卡和死亡风险了。

    大家无需在夜里有别的动作、也无需担惊受怕,于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决定好好睡一觉。

    哪知这个时候,原本一直默默坐着的宋帝王余钦居然开了口。

    “在你们入睡前,我有话说。”

    之前明月说话的时候,宋帝王并未插嘴,仿佛冷眼旁观、事不关己,甚至他还闭上了眼睛。

    那会儿段易有瞧过他几眼,只觉得他面容普通无比,以至于不看他的时候,仍然想不起他的容貌。

    段易知道,这是因为他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来这里的只是他的分|身,分|身露出的五官,自然也不是他本人所有的。

    这时候,眼看着车厢刚恢复宁静,宋帝王余钦却又睁开眼,用很沉的声音开了口。

    不同于明月春风化雨带着笑的表情,余钦的表情显得威严无比。

    如果说明月像九天谪仙,余钦的表情更像佛殿上怒目的金刚。

    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明月之前那番话,实乃妖言惑众。”

    “哦?”明月侧头看向坐在自己斜后方的余钦,“我还说呢,为什么之前我察觉到游戏的登出系统有问题。原来是你在搞怪。你们三殿那边……近期大量吸收灵魂,有什么意图?你潜入我们七殿的系统,是不是为了掳走这些灵魂?”

    余钦并不回答明月的话,只是开口道“我是三殿阎王,宋帝王余钦。而刚才欺骗你们的这个人——”

    手指向明月,他道“不过是七殿阎王泰山府君手下的一个小喽啰,他叫明月。”

    明月眉毛一挑,目光里清晰可见地滑过一丝阴霾,但他暂时没多说什么。

    余钦再道“人间和地狱的时间并不同,地狱之人可以去到人间的任何时间。七殿所负责的事,就是去到人间不同的时间,阻止不该发生的事发生。至于决定哪些灵魂该留在地狱、哪些能回到人间,不属于他们的责权范围。因此,明月刚才所说的,纯属一派胡言。

    “七殿泰山府君在酝酿一些阴谋,所以强行掳走了你们这些灵魂。我已经有确切的证据,表明长江大桥的灾难,本就是七殿所为,目的就是索取灵魂的力量。

    “以筛选可以死而复生之人的名义,明月将你们强行载入这个游戏,目的就是让你们博弈,最终索取你们的精神力。

    “现在你们合作共赢,精神力无法激发,成了无用之人。所以这明月才会说,你们可以通关了。”

    脸上滑过一丝嘲讽的笑,余钦毫不客气道,“什么真善美?他说你们可以离开,不是因为你们人格高贵,而是你们对泰山府君来说,已经没用了。你们如果继续跟着他,最后恐怕不是回到人间,而是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

    车厢内登时陷入一片死寂。

    半晌后,打破死寂的是彭程。

    彭程惊呼一声,大胆发问“你你你……你说你是谁?阎王三、三殿?!等等……灰飞烟灭是怎么回事……啊这……不是……”

    余钦只道“地狱的存在不能让世人知道。所以你们就算能死而复活,一定会喝忘川水,忘记这里的一切。明月根本没有权力让你们记得一切。你们怎能信他?”

    余钦这番话,算是让车厢内的所有玩家、包括段易在内,都懵逼了好一会儿。

    好在段易很快想到了关键。

    ——余钦刚才说什么?说明月是帮着七殿,想让这里所有人的灵魂全被七殿吸收。

    可是他为什么现在才说这句话,而不是在明月停下车,让大家选择是否离开这里的时候呢?他为什么那会儿不劝大家下车,或者干脆直接带大家走?

    想到这个关键的同时,段易忽然也明白了刚才明月让大家做选择的真正用意。

    于是,在所有人都用懵逼夹带着惊恐的目光看向段易时,段易朝他们挤了一下眼睛,然后摇了摇头,再点了点头。

    又过了好一会儿,尽管没有彻底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玩家们仔细盘了盘逻辑,发现了余钦与明月这二人乍一看互相攻击、处在对立面,但实际他们的对立关系存在矛盾点。

    于是所有人都呼出一口气,算是暂时放下了心来。

    ……当然,除了彭程。

    彭程眼睛都红了。“我、我不是上了贼船吧。两个阎王争……我们这些小喽啰哪有活下来的余地……完了完了……”

    段易轻咳一声,上前拖起他,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再语重心长拍拍他的肩。“嗯,你睡觉吧。”

    ·

    周遭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光亮。

    许若凡也不知道自己在黑夜里走了多久。

    在走路的时候,她一会儿哭、一会儿又是大笑。

    她笑,是因为她总算可以活着出去了。

    她哭,则是因为她好像被所有队友讨厌了,何况她还把白立辉一个人扔下来了……好像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如果一个人不是坏得非常彻底,那么她在使坏的过程中,确实也会折磨到她自己。

    于是走到半道中,许若凡有些崩溃地一把握住身边黑衣人的手腕。“那个忘川水,能不能现在就给我?我受不了了,让我忘了这一切吧!我真的受不了!”

    黑衣人只道“现在我们还在游戏里。我们不是系统设定好的nc,不能借由系统本身直接登出游戏。前面有传送台,连接游戏和现实。我们去到那里,才可以登出游戏。离开游戏后,我们会用轿子送你到黄泉,再让你饮忘川水,最终用船将你送回去。总之,一切都有严格的程序。你着急也没用。”

    许若凡不敢跟黑无常再多说什么,于是擦干眼泪,开始一言不发往前走。

    她觉得自己要乖乖听话。

    只要乖乖听话,她就能回家。

    再走了一会儿,她看到不远处传来了光亮。

    她眉间传来几分喜悦,不由问道“那……那就是传送台吗?”

    “咦……那个……”

    几个开始黑衣人交头接耳起来,似乎他们也对那个光亮感到了一些疑惑。

    紧接着他们眼睁睁看着那片光如瞬间移动般,一下子出现了所有人跟前。

    而那片光之中,居然有一个人。

    那人静静坐着,正手执一支毛笔,似乎在宣纸上勾勒什么。

    他低着头,没让人看清他的模样。

    许若凡只是本能地感觉到他很好看。

    他不仅好看,还有一种神奇的气质,许若凡感觉他浑身沐浴在一种让人感到无比祥和宁静的光芒之中,就好像天神那样。

    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她心里的恐惧、彷徨、内疚、遗憾、喜悦……通通消失了,好似心中什么都不剩,只有一片空白。

    就是这种空白,让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宁静。

    ——她总算不用漂泊,而是可以靠岸了。

    最后许若凡看见他蓦然抬起了头,与自己四目相对。

    一眼望进他苍灰色的眼眸深处,然后许若凡听见他问出一句话“我未曾梦到过你们。你们何以入我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