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顶流他妹是神算 > 正文 第112章 高中缨
    《青琅传》的成功纵然有班底加成,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各种仙侠设定和精良制作。

    虽然青琅传是难得的剧情向大女主仙侠剧,但在这之后,也涌现出了不少以剧情或感情为卖点的女『性』向仙侠电视剧。

    其中不乏师徒恋以及各种师兄师妹恋。

    初入高中,课业没有那么繁重,中午放学铃一响,几个小伙伴结伴下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苏悦儿说起前段时间一部师徒剧,满身冒起粉红泡泡:“师父真的太帅了,当着全门派人的面把阿珠带走,也不管别人会怎么议论,太帅了……真的太帅了!”

    另外两个小伙伴表示同意。

    王橙橙又嘿嘿一笑,开口道:“师父跟阿珠是挺好嗑,但最近男师女徒太多了,难免审美疲劳。我前段时间看了一部老剧,感觉女师男徒也挺好嗑的。”

    “女师男徒?”

    池缨好奇地眨眨眼睛。

    王橙橙一清嗓子,面上显出振奋。

    “你们想象一下,高冷禁欲的小狼狗,明明对谁都不假辞『色』,冰山灭霸一样的存在,到了师父面前,耳根却红的发烫……反差萌超绝啊。”

    “明明脸上写着什么伦理纲常,男女大防,其实占有欲很强,看见任何男人靠近师父都要吃醋……”

    “关键比起老男人,徒弟他体力好啊,长腿细腰不香吗!”

    池缨眼睛都亮了:“顶级狼狗的配置,绝世好腰!”

    “不错。”

    三人边下楼梯边聊,就连苏悦儿都动摇了,她正准备兴冲冲地开口,话到嘴边,戛然而止。

    走廊底下,穿着黑t的少年提着餐盒,背对她们,像是在等人。

    池缨开心极了:“黑黑!”

    少年闻声转身,像是刚发现她们。

    他冲其他两人略一颔首,看向池缨时,眸光软化很多:“吃午饭了。”

    王橙橙和苏悦儿点点头,走出几步之后,互相挤眉弄眼一番,飞奔离开。

    池缨把盒饭打开,兴冲冲抬头,正准备跟黑黑分享学校里的趣事,却看见他耳垂一抹红。

    “黑黑怎么了?”

    黑黑缄默一瞬,简单回答:“天气热。”

    天气热应该脸红呀。

    池缨看向他。

    黑黑的脸白得像冷藏室里的牛『奶』冰。

    池缨看了一眼又一眼,发现他的神『色』越来越冰冷,耳垂却越来越红,就忍不住一直盯着看。

    在她的注视下,那点薄红很快以燎原之势蔓延上整双耳朵,冷淡的眉心也微蹙在一起,透出一种不和谐的僵硬。

    他终于没忍住,以手作拳捂唇轻咳一声:“有什么事情吗?”

    池缨瞪起眼睛——黑黑害羞了!

    他为什么会害羞?

    黑黑确实对她很好,但即便是对她,表情也很少变化。

    他竟然害羞了!

    『性』冷淡的脸忽然添上颜『色』,仿佛一碟豆腐拌上小葱,忽然变得可口了起来。

    池缨瞪大溜圆的眼,仿佛第一天认识他。

    他垂下眼睛,不小心跟她对视上,飞快挪开目光,镇定中藏着慌『乱』。

    小家伙已经成了少女,跟当初的师父越来越像。

    那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常常叫他失神。

    只是比之当初,更多了一些人情味。

    ……她又在看他了。

    黑黑攥起拳头,白皙掌心冒出细汗。

    池缨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双眼放光:“黑黑害羞了耶!”

    “……”

    黑黑薄唇紧绷,转移话题道:“饭凉了。”

    池缨这才放过他,眯着眼睛享用起了午餐。

    从头到尾,她倒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仿佛只是为了他害羞这件事儿惊奇。

    太直了。

    ……其实一直这么直也未尝不可。

    黑黑松开掌心,微顿片刻,忽然开口:“缨缨。”

    池缨鼓着两腮,疑『惑』地仰头:“嗯?”

    黑黑耳垂上的红已经褪去了,他垂首看着她,片刻后,大孽不道地问:“缨缨今后会躲着我吗?”

    这是什么问题?

    池缨当即就凝重地给出回答:“黑黑放心,我超喜欢黑黑,就算把哥哥再流放出去几年,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

    黑黑微微一笑,再看向她时,脸上的古怪神『色』很快收敛,显得敬重而温和,仿佛刚才的问话根本没出现。

    池缨觉得黑黑有点奇怪。

    不过毕竟是漂泊一千多年的残魂,孤独惯了,怕被她丢掉也不是没可能。

    没想到黑黑的万能之下竟然藏着一个小可怜。

    池缨暗暗攥起拳头——她一定不会让黑黑难过的!

    ……

    一到高中,很多情绪都有些暗戳戳。

    池缨原本没察觉到。

    因为在她眼中,所有人的姻缘线都一清二楚,这世界非黑即白,有些情绪是不属于她的。

    可班上开始有人讨论哪个男生最帅,哪个女生又失恋了,在教室后面哭得泣不成声,以及……哪个男明星的腰看起来最好。

    池澈已经过了三十大关,除了偶尔演演戏,已经不会再出现在唱跳舞台上,即便如此,因为清朗和成熟兼具的外形,以及雄厚的实力背景,也时常被小女生们脸红心跳地讨论。

    池缨有时候听见这些声音,就觉得新奇。

    没想到哈士奇也能成为新生代的梦中情人。

    怎么听都不像在讨论她哥。

    讨论的艺人很多也都是她哥旗下的,她不感兴趣,但王橙橙安利能力太强,时常能把她听得双眼放光。

    她今天安利的是一个素人帅哥。

    “真的特别帅,穿校服也能帅出十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听说还有其他学校的女生□□来看他……”

    池缨被她挑起好奇心:“长什么样子?”

    王橙橙挠头:“我也不知道。”

    “……”

    王橙橙本来就是听了两耳朵,有些蠢蠢欲动,安利完之后,终于成功策动两个小伙伴跟她一起看帅哥。

    一切脸生的美人都是值得欣赏的!

    说定之后,下了学,池缨就跟两个小伙伴集合在一起,飞快冲往帅哥班级附近。

    帅哥已经出了班级,高挑的身形在人群中十分出众,精心打造的发型也让人觉得很时髦,回头率颇高。

    跟在后面看不见脸,三人鬼鬼祟祟跟上去。

    王橙橙『性』子最急,往前冲了一截,冲出校门口,若无其事地回头跟两个伙伴招招手,像是跟她们打招呼,也看清了帅哥的脸。

    本来还挺高兴,转眼看见从黑『色』轿车里出来的黑黑,瞬间有了落差。

    中间帅哥顺着王橙橙胳膊的方向回了次头,池缨和苏悦儿也看清他的脸。

    池缨小声跟苏悦儿嘀咕:“果然没错的,咱们学校十个帅九个渣,风水不好。”

    苏悦儿砰砰跳的一颗少女心瞬间熄了:“池缨缨,以后你别开口说话,太扫兴了!”

    池缨点点头:“好啦,以后你找男朋友别让我看相,恋爱体验不好。”

    苏悦儿连忙改口:“才不,就叫你看!”

    三人分道扬镳,池缨坐上车,日常跟黑黑说起刚才的事,顺便发了条粉丝可见的微博。

    黑黑语气有些微妙:“缨缨跟她们去看……男同学?”

    “对哦。”池缨丝毫不以此为耻,还兴冲冲跟他分享,“我们学校很奇怪的,帅哥很少,但仅有的帅哥姻缘线都很『乱』,是十足的渣男……太惨了。”

    黑黑缄默一瞬,转开话题道:“你的生日快到了。”

    池缨看看日历,开心道:“就剩两个月了!”

    接下来黑黑就算不开口,她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黑黑,我不会少发微博的,也不要暂时远离橙橙和悦儿,小海豹不准从我床上拿走,更不准撤掉我的玩偶墙,还有桌上的『性』感腹肌手办,不然我会很生气的。”她气鼓鼓地重述了一遍。

    每年生日到来之前,黑黑都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似乎致力于把她引导成一个清心寡欲的尼姑。

    但她实在想不出他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寂静片刻,车里终于响起黑黑的回应。

    “……好的,没问题。”

    ……

    生日很快就到了。

    池缨吃了蛋糕许了愿,时间一到,脸蛋红扑扑地回到卧室,灯一关,上床睡觉。

    跟前几次生日不同,这次她睡得很不安稳,辗转翻了好几次身。

    仿佛做的是噩梦而不是什么美梦。

    凌晨一点,她忽然从梦中惊醒。

    冷汗淋淋。

    梦不可怕,甚至让她回想起很多东西,但可怕的是,做梦的时候,她现实中的记忆是沉浸进去的。

    她想起来了!

    池缨头皮发麻,把粉『色』公主被翻过来遮住等身小海豹,又把桌上八块腹肌的『性』感美男手办扔进垃圾桶毁尸灭迹,最后沉默地看了看一墙五颜六『色』的玩偶,表情扭曲地闭上眼睛,飞快爬下床打开衣柜。

    她挑了一套最不起眼的t恤短裤换上,带上帽子,挂上口罩,中途冷汗淋漓地删掉自己发过的每一条微博——因为删的太慢,还手忙脚『乱』搜了一下批量删除的办法。

    最后牙一咬,干脆把微博申请注销,关上手机。

    眼不见心不烦!

    脑袋『乱』糟糟的做完,池缨爬上飘窗,推开窗户,往外一跳。

    她准备连夜逃走,躲开这一切。

    屋顶忽然传来一个不确定的声音:“师父?”

    池缨头皮一炸,差点没摔下去,但天地间的元气对她最亲昵,根本不会让她受伤。

    她闪身到了屋顶。

    到了之后,她看见徒弟那张脸,才猛地一窒息,想要飞速逃窜。

    徒弟却再次开口:“真的是师父。”

    他声音低沉且柔和,声线明明没什么变化,却透出愉悦,可他越愉悦,她越煎熬。

    两世的记忆很快融合,池缨闭上眼,过往的各种言论和蠢事几乎要将她脑子炸掉。

    池缨摇摇欲坠,脸皮抽搐着挪了挪步子。

    少年提醒她:“师父现在离开的话,裘家很快就会报警,届时,你离家出走的消息传出去,更难平息。”

    ……她现在还是个未成年!

    池缨悲痛欲绝,声音几乎打颤:“那你现在去闭关,闭三百年关,暂时不要出现了!”

    少年微微一愣,垂眸间,浑身透出落寞:“师父果然还是要赶我走吗。”

    几乎是立刻,池缨脑子里就响起了回声。

    ——黑黑放心,我超喜欢黑黑,就算把哥哥再流放出去几年,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

    “!”

    池缨难以想象那种蠢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她气呼呼地踢掉一块石子,心情复杂回到卧室,并且没再提这件事。

    大早上醒来,她习惯『性』地坐到梳妆台前面,几乎是下一刻,知道她两世详情的人形绑发机就出现了。

    照顾到她难堪的情绪,绑完头发就消失不见。

    拉开衣帽间的帘子,要穿的衣服和锃亮的小皮鞋也已经整整齐齐摆好。

    池缨鼓着两腮穿好,火速逃离这个充满自己回忆的地方。

    各种询问她为什么注销微博的电话几乎要把手机打爆,她哭丧着脸发了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朋友圈,并且设置了飞行模式。

    世界清净了。

    池缨跑到河边吹风,脑瓜子却久久不能平静。

    她闭上眼睛,回想起前世今生的一幕幕。

    前世是枯燥的,也是充实的,她学到了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却很少跟人打交道,体味特殊的情感。

    直到以身化灵的那一天……她看到了稚川眼睛里的毁灭和绝望。

    他献出自己的『性』命,留给她一丝生的希望,一等就是上千年。

    再然后是老头,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

    他总是笑眯眯的,将她当成亲孙女来疼爱,带她逛庙会买糖人,一本正经纠正她说话,极其耐心。

    他带她认识了这个世界。

    还有哥哥。

    会跟她争执,以逗她为乐,有点贱兮兮的,但知道她有可能遭遇危险,永远没有自知之明地冲在最前面。

    傻乎乎的一个人。

    爸爸妈妈,猫猫蕊蕊,『奶』『奶』和哥哥姐姐们……

    仙有五等,修炼者终其所能也只能修到四等人仙,上一世以身化灵换来的功德,却弄巧成拙让她成了仅有的一等天仙。

    但如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已经不是修为了。

    池缨晃着两条腿儿坐在河边,看见朝阳一点点升上来,河面上倒映出璀璨的光芒。

    如果再让她做一次选择,她绝对不会以身化灵了。

    因为她舍不得。

    所以她要永远守护这个世间,守护她在意的那些人,和所有的美好。

    ,,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