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豪门之敛财天师[穿书] > 正文 第 第172 章
    温然不爱喝酒, 好在有杨曦陪着夏宇喝,所以温然只陪了个开场,喝了半瓶啤酒, 就抱着可乐就下酒菜的蹲阳台上吃起来。倒是杨曦, 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的酒局多了, 酒量见长, 陪着喝了几瓶还神色清醒, 等夏宇灌的差不多了,就被夏宇开始拉着絮絮叨叨了,说着他跟方凯的相识种种。

    说到最后,夏宇靠在杨曦的身上抱着酒瓶子哭了起来:“呜...他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想一想,太难了,生活怎么这么难,为了他发小, 他连命都不要了,那我呢?早知道, 当初我就不该认他做师父!嗝...他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这种人真的很讨厌, 你说男人讲义气吧,那的确适合当兄弟,那就当兄弟好啦,为什么要跟我谈恋爱, 变成恋人了,就接受不了讲义气了,到底是我们不合适了,还是我变贪心了?”

    杨曦听着他的絮叨,摸了摸他的头:“实在不行, 咱就换一个,你要喜欢男的,我们就帮你找男的,高矮胖瘦任你选择,要是喜欢女的,那就更多了,我台里多得是漂亮又温柔的小姐姐。”

    夏宇呜呜的摇头:“要方凯,就要方凯!谁都不要只要方凯!”坚定的说完后,又满腹委屈的带着哭腔道:“可是他不要我,他为什么不要我呢,在他心里,发小比我重要,可是他发小不在了,还是个很厉害,帮助过很多人的医生,那么好的人,我不能妒忌他,可是我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夏宇在杨曦那儿哔哔完,又扑到了温然的身上:“温温,然然,温小然,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是不是真的会死?呜...我还没活够,我还要养爸妈,可是,可是他是我第一次那么,那么喜欢的人,呜...”

    温然低着头看着扑在自己身上已经被酒精麻痹的神志不清的人:“这么喜欢?”

    夏宇哭了几声,然后意识不清的点头:“喜欢,真的喜欢。”他都不知道自己能这么喜欢一个人,就是没有理由的喜欢,从一开始跟着方凯就对他各种崇拜的喜欢,到后来充满了占|有|欲|的喜欢,喜欢到哪怕方凯把他排在最后一位,也对他讨厌不起来。

    温然笑了笑:“明明可以一个人自由洒脱,为什么要去喜欢另一个人而被捆绑呢?”

    杨曦在一旁道:“那是因为你没遇见让你喜欢的。”

    温然抱着可乐没说话,不是没遇见,只是不敢迈出那一步而已,这人啊,有时候就是个极端的矛盾体,越是无情的人,往往最深情,越是深情的人,往往最无情,看似潇洒的人,实则枷锁繁多,而那些看起来过的快活肆意的人,背后的顾虑重重谁又能知道。

    而且一个人久了,无论是生活还是心理上,过度的独立了,很难接受将自己的世界分一半出去的感觉,就好像两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受一个人生活,这都是一种心理上的习惯,想要打破这种习惯,真的很难。

    夏宇抱着温然哭唧唧了好一会儿,又拉着杨曦跑去客厅蹦跶,温然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着他们浪,虽然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真正跟他们在寝室里相处也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夏宇是所有人当中最开朗快活的,却没想到,他的命运竟然也是最坎坷的。元慈轩会功成名就,杨曦会妻女和睦美满,而夏宇,还是一片未知。

    好在温然这边隔音做的很好,夏天开空调门窗又都是关着的,所以任由夏宇在屋里鬼哭狼嚎了一晚上,也没遭到投诉,第二天两个晚上喝多了的都没能起来床,正好他们也都休息,温然自己吃着早餐也就没管他们。

    温然享受着清晨的阳光,吃着早餐,忍不住感叹,他真是一点都不像个年轻人,这才二十岁就过上了养老的生活了。

    吃饱喝足将垃圾扔进厨房,清理完后刚好门铃响,温然一开门,见到夏宇的师父兼男友,便笑了笑:“昨晚喝多了,还没起,你可以进来等一下。”

    方凯道了谢,又道:“刚才的微信是你回的?”他见夏宇一晚上都没回,打了无数个电话都不接,一直到早上才收到一条微信回复,但只有一个地址,他担心夏宇出什么事,就马上过来了,现在看来,这地址肯定不会是夏宇给的。

    温然嗯了一声:“总要有个人接他回去。”

    方凯:“谢谢,昨天晚上打扰到你了。”

    温然将水放在了方凯的面前,闻言笑道:“算起来,我跟夏宇大学四年校友,就是不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对我感谢?”

    方凯莫名觉得这人语气好像有点不对味,难不成是情敌?这么一想,便也半点不退缩道:“我跟小宇交往了一段时间,但工作原因,一直没抽出空请他的几个好朋友吃饭,这是我的疏忽,找一天大家都有时间的空档,我请大家吃个饭,正式认识一下。”

    温然:“如果你还坚持出国的话,那就没吃饭的必要了。”

    方凯一愣:“你就是小宇的天师朋友?还是小宇也把这事跟你们说了?”

    温然:“这一难是你的劫数,也是夏宇的劫数,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看出了夏宇的命格,孤苦一生,直到见到你,我才发现他命中的坎坷在哪里,告诉你们三个月不要出国,是我唯一能为夏宇做的事了,但有时候命运这东西,真的不能由人摆布,我只能告诉你,真正痛苦的,从来不是离开的那个。”

    方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我从未接触过天师,以前只有听闻,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能有幸认识一位天师,还是这么年轻的天师,不知道温天师现在方不方便帮我算个命?”

    温然再次笑了笑:“你心里不信,那又有什么算的必要,我是天师,不是人生导师,我不需要为任何人的人生负责,哪怕是夏宇的,反正最后人生不幸的人也不会是我。其实一个人的生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到后又失去的一无所有,方凯,夏宇也是你的责任。”

    方凯眼神微变,只是道:“多谢忠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杨曦站在门口,看着方凯的眼神有些冷:“办法有很多种,你非要自己亲自去,说白了,夏宇在你心里不如你发小重要,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我们说什么也不会让夏宇进国家台。”

    方凯沉默,杨曦还准备再说,被被吵醒的夏宇喊住了:“好了,别说了。”

    夏宇从房里走出来,昨天喝的有点多,现在脑仁还抽抽的疼,但刚才他们的话自己也听到了,看着方凯,突然有些索然无味的笑了笑:“原来孤苦一生真的是我的命,行吧,我认命了。”

    方凯看到夏宇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就站了起来,但他朝夏宇走过去的时候,夏宇却是退后了一步,方凯立刻僵在了原地,杨曦见他们之间的气氛不妙于是非常明智的退开,将空间留给他们两。

    夏宇道:“昨天有些话在气头上,冷静了一晚上,我也想明白了,我如果一定要留下你,你发小的孩子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一定会一辈子都良心不安,但我也不能放下所有跟在你身后,我还有爸妈,这就是成年人的现实,所以方凯,我们分手吧,你想怎么样我不过问,我的未来会怎么样,也与你无关。”

    方凯皱眉:“夏宇。”

    一旁的温然突然咦了一声:“夏宇,你的命格还有转机。”

    众人看向温然,温然道:“我看到你继承了一笔遗产,数量还不少,一套房子一辆车,以及存款三百多万,几年后你会在法国邂逅一个浪漫的港城人,那人会为你放弃港城的一切,只要你点头,你的未来就不会孤寡一人。”

    一栋房子一辆车,存款刚好三百万家底的方凯:“......”突然有些不是滋味是几个意思。

    夏宇摸了摸下巴:“几年后?”

    温然点头。

    夏宇道:“几年后什么感情估计也都淡了,到时候也不是不能重新开始,能为我放弃所有的人,那必须得好好珍惜啊。”

    杨曦也跟着道:“行吧,只要不是孤苦的命,谁都好,心头大石总算是落下了,好饿,还有吃的没?”

    夏宇:“我闻到了汤包的味道,是不是在厨房?我去拿!”

    于是在方凯僵楞当场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开始吃吃喝喝起来,方凯觉得这画风是不是有些不太对,莫名觉得头上有点绿,但他又没办法对谁指责。

    就在他对眼前的变化有些理解不能的时候,温然看向他:“你应该已经立了遗嘱吧?这要谢谢你,夏宇到时候能出国,用的还是你给的钱,这也算是他跟了你一段时间,你能留给他唯一的一点好了。”

    瞬间更加不是滋味的方凯:“......”突然有种媳妇被人睡,钱被人花,娃还被人打的憋屈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夏宇:几年后,我会带着你给的遗产投奔别人的怀抱!

    方凯:有一句MMP很想当场讲一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