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 正文 第100章 河流神子vs古代暴君2
    您的正文内容已出走, 如需找回,请在晋江文学城订阅本文更多章节  等人真的没了踪影, 他才没控制住放荡的嘴角,捂着肚子拍大腿,爆发出一阵狂放大笑。

    裴炀的经纪人在后台看摄影机,倍觉丢脸“这死孩子,平时都跟他说要注重表情管理,结果全当耳旁风,明年都要三十了,人还那么幼稚。”难怪能和林筝玩到一块去, 明明两人差了十来岁啊!

    秦紫藤这下也回过味,她唇边挂着笑“原来那人是苇苇姐的粉丝啊,苇苇姐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那样的粉丝呢。节目播出后,大家万一盖章‘粉随正主’,误会苇苇姐的为人就不好了。”

    她口气娇娇柔柔的, 似乎诚心诚意为师姐的形象考虑, 并不是落井下石挑唆几句。

    只是她话音刚落,便对上了段霜望过来的目光。

    这个男人的眼神虽也是笑着的, 看上去清隽又温和, 这一眼里却没有多少温度, 让本来还想在说什么的秦紫藤瞬间就闭嘴了。

    她不甘心, 抿了抿唇,“我回厨房去了。”

    见路恒在清理烂摊子,她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提出要当大堂的服务生, 一旦发生什么小事, 简直就像动物园里被人围观拍照的猴子。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午饭结束, 所有人的忙碌都暂告一段落。

    本来按照计划,大家都会去爬山、赏花海或者河边钓鱼,但没想到因为明星效应,大家都选择留下来看表演,两位女嘉宾不得不硬着头皮,换上戏服登台去。

    两名气质出类拔萃的美女,在娱乐圈本来就是靠演技吃饭的,又是正统科班出身,演绎一青一白的古典美人,根本不在话下。一句句“姐姐”、“妹妹”说得感人肺腑,台词功底直接吊打隔壁农家乐请来的三流野鸡群演,其他人则负责客串。

    那群事业单位的职工团,包括家属在内,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早忘记他们是怎么一路骂骂咧咧外加抱怨过来的了。当段霜饰演的高人出场,那冷冷淡淡、丰神俊秀的人间仙君模样,一群女性连尖叫都难以克制,觉得自己整个人在长久疲惫如死水的恋爱婚姻外,好像重新焕发了青春。

    之前一直捶儿子说他不孝的老太太此时也笑呵呵“好俊、好俊!”

    小杨看手表“这都下午三点了,你们不去爬山吗?”

    “爬什么爬,要爬你自己去!”同事们没好气地驱赶他,别挡着他们看俊男美女。他们又不是傻子,虽然他们不追星,但作为路人第一次赶上明星拍综艺,还坐在最前排,可以吹几年了!如果听小杨的,为了去爬一个破山,把位子让给后边的人,那才是脑门被夹了。

    摄影师在人群扛着摄影机,企图捕捉热热闹闹观众群像,小杨的同事们见了,立马比了个“v”,用大脸占据摄影镜头,摄影师你们好烦啊。

    小杨不甘心地再问“我舅舅说,他那里有空位了,晚上我们可以去那里饱餐一顿,还有民间歌手现场献唱,你们去吗?”

    “不去不去。”这间农家乐晚上也有表演,这时候走,晚上还回得来么,这是一个问题。

    小型动物园的门票购买者更是络绎不绝,毕竟只要一块钱,就能看十多种动物,不管是花枝招展的孔雀,还是池塘里摇曳的花锦鲤,亦或者看到游客瑟瑟发抖、却还在啃食物的竹鼠,进入相机加上滤镜,朋友圈的人都在问,哇你们去了什么地方?

    谁能想到门票居然只要一块钱。

    如果能找齐所有动物,还能得到前台俊秀小哥哥赠送的冰镇酸梅汤一杯。

    饲料购买者更是不少,带崽旅游的家长们大多都会选择买一包来哄小孩。

    “哇妈妈,鱼儿咬我!它们力气好大!”一个小女孩蹲在池边,来不及害怕,她手里的饲料奶瓶被好几只锦鲤吃光了。

    这些锦鲤很是无情,吃完就跑,蜂拥而至去了别的游客那里。

    小女孩不开心了,拉着家长的手,“妈妈,鱼儿跑了,我还要再买一瓶!”

    “承蒙惠顾。”听到扫码付款成功的声音,路恒挂上了温雅的职业笑容,世间有什么快乐能比得上挣钱的快乐呢。

    时间很快到达夜晚,夜幕渐渐降临,但乡村的欢腾此刻才开始被点燃。

    篝火边上簇拥着无数的人,游客们都在拍手唱歌,林筝也在其中,他绅士地牵起一个自称是他粉丝的女孩儿跳舞,女孩儿脸都羞红了,黑夜和篝火交织成一幅热闹的画卷。

    段霜拒绝了其他人的邀约,全程微笑着旁观,以确保无论林筝在哪里,都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在最为酣畅淋漓时,裴炀拿着一把吉他出来了,他英俊的面庞很严肃很紧绷,他调试了一下吉他的线,发出铮然的声音,一下子将气氛推到了更。

    “啊啊啊啊裴炀要唱歌了!”“他好多歌,他要唱哪一首?”“不管哪一首,这一趟都没白来,我要幸福得哭了,从来到桃源村开始,我是不是花光了这一年的所有欧气。”

    就像一场小型演唱会,明明麦克风已经调试过了,裴炀还清咳了几声,满意全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强行把逼给装够了,才开口道“今天晚上我想邀请我的小粉丝林筝,一起为大家唱首歌。如果大家会唱,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唱。”

    吉他声弹奏,熟悉的旋律响起,林筝被万众瞩目,他面上微微一笑,心下却好一阵。

    别欺负他年少无知,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裴炀这个男人绝对是因为现场没有提词器,怕自己记不得歌词会出丑,才想把林筝叫上去。

    如果林筝本人说的,他是裴炀的粉丝歌迷,从来只是一个人设。那裴炀这突然一个神来之笔,他就完蛋了,即将惨遭人设崩塌和网友无限质疑。

    蒋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记忆力很好,还记得在出发前林筝口口声声对他说的,我不会唱歌。他面色凝重起来,按着林筝的肩膀,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如何帮林筝拒绝,说孩子刚跳完舞太累了?还是说孩子害羞,怎么好意思跟小天王同台演唱?

    没等他想出一个恰当的解决措施,林筝就擦过他的手,主动接过麦克风,唱了第一句“山一重,水一重,我飞在云层之间,又飞向雪山之巅——”

    短短一个清亮开腔,瞬间引爆了全场。

    没有人能形容裴炀的眼神,那是一种全世界都明亮起来的惊喜,嘴角的笑容藏也藏不住,脸上跟开了朵花儿似的,他估计没想到,林筝唱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好,这太给他面子了!

    惊喜之余,他也忍不住担心,生怕明天“粉丝吊打歌手原唱”的词条上热搜,赶紧跟着唱了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蒋宁也不敢相信,林筝居然会唱歌?

    他一直以为,林筝说是歌迷,这种话不过是人设,目的是为了讨好裴炀那群庞大的歌迷,强行跟裴炀捆绑营业。没瞧他那天刚说完自己是裴炀的歌迷,第二天节目组就把两人分为一组了么。

    “原来真的是歌迷。”两位女嘉宾也面面相觑,他们也以为林筝是假装出来的,哄裴炀那个暴脾气傻白甜的,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瞧瞧这惟妙惟肖的唱腔,这含金量也太高了。

    不仅歌手本人高兴,粉丝那里估计也要开心死了,等节目播出后,裴炀的那群粉丝岂不是爱惨了林筝?同样是捆绑营业,林筝粉本来就没多少,这下参加几天节目,不仅可以从段霜那里赚一笔,还可以从裴炀那里捞一笔。

    跟她们关系较好的工作人员,也曾悄悄透露过路恒的身份可能不寻常。

    一个刚出道的小新人,却拥有昆丽娱乐百分之十的股份,合约还是圈内金牌经纪人定下的s级,很多i和资源都可以随便选,是未来几年昆丽要力捧的人,要么是潜规则,要么是太子爷,反正怎么想都不简单。

    而路恒跟林筝微博还互关了,昨天晚上还给林筝过去的几条微博点赞,足以可见两人关系不错。

    一时间,她们内心五味陈杂,既羡慕又嫉妒,觉得林筝一路以来,做的都是无本却大赚的买卖。

    节目组的人拍得也很高兴,还怂恿她们去跳舞,两位女嘉宾累得连笑容都难以维持,连忙摆手拒绝了。她们现在只想咸鱼瘫,瘫到游戏环节。

    这游戏环节是节目组一开始就设计好的流程,抽几名现场的游客,一起跟明星组玩游戏,游戏环节嘉宾如果表现好,能现场圈粉一波。

    至于玩什么游戏,到底是玩两人三足啊、你画我猜、抢椅子、歌词接龙啊还是撕名牌啊,还没决定好,这得看赞助商的意思。

    “为什么?”路恒困惑地眨眼睛。每个福利院出来的孩子都向往一个家庭,向往一对理想中的父母,难道在林筝心里,自己的爸妈还不如哥哥么。

    “因为我是我哥从小养大的啊,他从小给我换纸尿裤喂我吃饭教我讲话,他在外面挣钱养家,让我有大房子住,每个月还给我好多零花钱,比爸爸妈妈对我都好,我不爱他爱谁呢。”林筝搜了一下原主的记忆,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诚然林美珑爱原主,但在原主因为化疗,失去所有头发,脸也变得憔悴时,面对那高昂的治疗费,她的爱还是退缩了。在原主克制不住生理本能时,她会下意识捏鼻子出去透气,把清洗的任务交给护工。她的爱承受不起一个病人缠绵病榻时,所要付出的照顾消耗。

    少年背对着小厨房的帘子,似乎没注意到门后一个身影。那人在听到两人交谈后,脚步微微一顿。

    瞧了个正着的路恒“……”

    这也太巧了,在背后偷偷讲一个人,那个人正好就出现。

    林筝还在喋喋不休,罗里吧嗦说我哥有多好,我以后会好好孝顺他等等,偏偏段霜也没什么表示。路恒一边为林筝的率真感到可爱,一边又觉得自己似乎亲临了什么秀恩爱现场,心生尴尬。

    他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林筝。

    段霜却微微向他点了一下头,率先转身离开了,从头到尾没暴露过自己来过的事实,也算稍稍照顾了弟弟的颜面。

    表面上看,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

    殊不知林筝就是故意的,他又不是一个爱秀的人,但那心头高涨的好感值,让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情不自禁说了一大堆,捞够了好感值才住嘴。

    路恒结束话题,继续邀请林筝试吃。

    其实除了兄弟情之外,路恒来参加节目之前,还听过网络上很多诋毁林筝的言论,基本惊人的一致,呈现一面倒。有人说林筝是一只趴在哥哥身上吸血的水蛭,说他妈宝男,说他矫情爱炫、说他没礼貌等等,可那些评价都很片面。直到上了节目,从谈吐言行到实际行动,全方位展示了林筝这个人,路恒才彻底了解他。

    如影随形的镜头将林筝的缺点放大时,那优点也被放大,少年身上是有很多缺点没错,但那优点明明也很多。

    比如现在。

    少年颤颤巍巍夹起一块鲜嫩的鱼肉,放进自己嘴里,路恒问,“这鱼好吃吗,调料会不会太重了?”

    少年第一口尝得很小心,仿佛在吃什么龙肝凤髓,给人自己被认真尊重的感觉。随着那清爽的鱼香在味蕾绽开,少年那一双乌黑的眼睛直接弯成了月亮,他捏着拳头说“哇哇,超好吃!”

    路恒近距离瞧他,只觉得林筝像极了一个坠落人间的天使,让他神情恍惚,完全没听到对方说了什么。初见便令人惊叹,再见也赏心悦目。

    在这样一张脸暴击之下,什么所谓的任性娇气等缺点,早被人直接抛到脑后。

    他们又在厨房里,讨论了一下关于生姜、料酒和油盐等调味料的比例后,路恒的菜就这样定下了。

    临走前,林筝打了个小饱嗝,扒着门谄媚道“路恒哥,下一次试吃欢迎继续找我!”他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自然也继承了原主的味蕾,他怀疑原主上辈子是一只猫吧,为什么那么喜欢吃鱼。

    林筝没掩住自己的嗓门,他对路恒的看好,激起了其他嘉宾的警惕心。要知道每个嘉宾都得拿出一道菜,如果垫底就会有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