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征服偏执真少爷的正确方法[穿书] > 正文 第107章 快到剧情点
    盛熠熠见姚尧的脸色不太好, 以为他是在意另一个姚尧在原书里的命运不太好,开口安慰他:“你不会有事的,你现在跟陆辰舟的关系这么好, 以后不会跟他作对, 也就不会炮灰, 让真假少爷自己去斗就好了,不关我们的事。”

    姚尧回答:“不,我不是担心自己。”

    盛熠熠不解地问:“那你是担心盛烨和陆辰舟?那更没事了, 盛烨虽然抢夺公司失败,但他赢得了其他人的关爱,从头到尾还是那个小公子,以后过得不会差。至于陆辰舟……”

    盛熠熠小心翼翼地看向姚尧, 说:“他最后去了海边,不会是……”

    小姑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姚尧看着她,问:“你觉得会吗?”

    盛熠熠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看不太像, 陆大魔王在杀自己之前,肯定会把其他人也全杀了。”

    姚尧点点头,深以为然:“我也觉得。”

    如果陆辰舟真走到了生无可恋万念俱灰的境地, 估计会先毁灭全世界给自己陪葬吧。

    那最后一幕是啥意思呢。

    姚尧还是想不通。

    盛熠熠继续说:“说起来最后一幕还是以徐蔚然的角度写的呢,她被盛烨拒绝后,又跑去追陆辰舟, 结果晚了一步,第二天早上只看到沙滩上的脚印。”

    原书里唯一让姚尧松口气的就是这个剧情。

    不管是真少爷还是假少爷,都没跟徐蔚然在一起,原女主表面上是戏份最多的女角色, 其实只是一个工具人。

    说到底还是因为徐蔚然两边都想撩, 结果反而被盛烨利用, 陆辰舟估计也是顺水推舟,把徐蔚然当挡箭牌。

    反正原书里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机,每一个人都不是纯粹的好人。

    姚尧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盛熠熠说:“我这么在意原书的剧情,是因为书里的内容和实际发生的事实有出入,完全信任那本书,恐怕会被坑。”

    姚尧给师妹讲了之前的许多事,包括徐蔚然还包括盛烨的所作所为,盛熠熠听得一愣一愣的。

    姚尧说完感觉到口干舌燥,抓起旁边的果汁喝了一口。

    盛熠熠整个人愣在那里,还在消化姚尧所说的一切,呆在那里,久久无法回神。

    过了好半天,她才慢吞吞地说道:“可是,作为哥哥,盛烨对我很好。”

    盛熠熠会说这样的话无可厚非,毕竟从她的角度来看,盛烨真的很温柔,从小关爱妹妹,是个合格的哥哥。

    “而且,我们换个角度,替换到盛烨那边来看,他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做出那些事,他在盛家生活了十几年,突然变成别人家的孩子,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去争取吧,只不过有的人明着争,有的人暗中较劲而已。盛烨一直以来合理利用资源,也没主动做什么坏事。”

    姚尧没想到师妹会说这么多,为盛烨开脱。

    看来盛家小妹与盛烨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深。

    而且之前师妹看原著的时候,也更偏爱盛烨一点。

    盛熠熠反过来问姚尧:“话说回来,之前你看书的时候,就向着陆辰舟,所以看问题才会有点偏颇。”

    姚尧承认屁股决定脑袋,他就是偏向陆辰舟,他觉得再跟师妹扯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盛熠熠这个角色不处于争斗中心,没办法体验到剧情也很正常,等她见识到盛烨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手段就懂了。

    不过有一件事必须提醒盛熠熠:“不管怎么说,陆辰舟最后还是奉献出自己的骨髓救了自己的妹妹,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不求你感激他,只是别跟他对着干。”

    说起这个,盛熠熠撅起嘴:“嘤嘤嘤,我哪敢跟他对着干啊,你是不知道,他在家里简直就是山大王,妈妈和我都怕他,爸爸也管不住他。”

    姚尧脑补一下那个情景莫名想笑,清清嗓子转移话题:“眼下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关于你病情的关键剧情到了。”

    原书里盛家小妹发病就在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前后,然后陆辰舟就会为她移植骨髓。

    现在看看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说不定盛熠熠的病情会随时恶化。

    姚尧当然不想陆辰舟去做骨髓穿刺,也不想师妹得病遭罪。

    听到姚尧这么讲,盛熠熠也害怕起来,就算移植了骨髓,也要吃排异药,还有复发的可能,一辈子都不得好了,她谨慎地说:“我已经很小心地注意自己的身体了,天天养生,活得像七老八十岁一样,这样还会转重症吗?”

    姚尧告诉她:“转不转重症跟你的意志无关,是由剧情推动。”

    盛熠熠回忆道:“原书里盛家小妹是跟着家里人一起去郊区游玩,然后不小心掉到水里,收到惊吓并且发烧,病情就恶化了,那我不去不就行了?”

    小姑娘很紧张:“我会游泳,还特意让妈妈请来私人游泳教练,我试过,自救应该没问题。”

    姚尧直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情节没来临之前,他也说不准,只能嘱咐盛熠熠:“反正万事小心,这次说不定不是掉水里,而是摔倒之类的。”

    盛熠熠打了个哆嗦:“好可怕,那我还是别出门了。”

    姚尧宽慰她几句,为了方便联系,送给她一部手机,让她平时藏起来,有事的时候直接联系。

    盛熠熠收下手机,小声嘀咕:“跟特工似的。”

    两个人在餐厅里吃了午饭,吃完饭后姚尧带着小姑娘走到街上,准备去跟陆辰舟碰头。

    结果盛熠熠一上街,抽抽鼻子说:“好香呀。”

    姚尧也觉得很香,因为旁边就是一家卖铁板鱿鱼的。

    姚尧没在意,准备继续往前走,谁知道师妹走不动路了。

    “小师兄。”她眼巴巴地看着姚尧,“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串。”

    姚尧觉得不可思议:“不是才吃过吗?而且烤鱿鱼这种味重的东西,你可以吃吗?”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说:“我平时吃得可清淡了,烧烤什么的根本不敢想,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你就买给我吧。”

    姚尧简直哭笑不得:“刚才是谁说的要好好养身体的。”

    盛熠熠撇撇嘴:“反正再养生,剧情要让你病情恶化时还不是得恶化,还不如现在先享受享受。”

    姚尧被她的歪道理搞得很服气,看她实在可怜,到鱿鱼摊上买了一串鱿鱼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开开心心地吃起来。

    姚尧觉得师妹穿成了小学生,有时候行为举止确实挺小学生的……

    他心里一惊,摸摸自己的脸,原来真的会被影响,怪不得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脾气也越来越年轻化了。

    陆辰舟赶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姚尧和盛熠熠在烤鱿鱼摊边站着。

    他们的身后远远围着一群保镖,一大一小衣着精致精致,和小摊小贩格格不入。

    但姚尧的表情很平和,望着旁边的小姑娘,脸上有点无奈,又有点纵容。

    姚尧平时对待长辈很有礼貌,跟同学相处又很开朗,难得见到他露出这种神态。

    前方的少年身形纤长,唇红齿白,含着笑意的眼睛灵动而清澈,看起来有点古灵精怪。

    陆辰舟却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认真,一旦认准的事情便勇往直前,也知道被那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的感觉。

    姚尧的目光专注而直率,眼睛里有星星。

    陆辰舟望着姚尧心里痒痒,好不容易空出的周末,两个人能在外面见面。如此这般,旁边那个啃鱿鱼啃得开心的小姑娘就有点碍眼了。

    陆辰舟走过去,姚尧见他来了,嘴角的弧度加大,指着鱿鱼摊问他:“你吃么?”

    陆辰舟摇摇头,说:“只想吃你。”

    盛熠熠:“???”

    姚尧被他闹了个大红脸,说:“瞎说什么呢。”他清清嗓子,对盛熠熠说,“你们估计不能出来太久吧。”

    盛熠熠拿着鱿鱼惊魂未定,刚才一定是她听错了,陆辰舟怎么可能对小师兄说那样的话,慌张地点点头,说:“求了好半天才让出来几个小时,再不回去妈妈该出来找了。”

    其实盛熠熠求着出来想见姚尧,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诡异,但陆辰舟什么也没多问,只是说:“还不擦擦嘴?准备嘴角挂着烧烤酱回家吗。”

    盛熠熠抹了一把嘴,哀怨地想,这能怪她偏向盛烨吗,盛烨当时在家的时候,对她温温柔柔,而陆辰舟从来不会好好说话。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陆辰舟今天对她格外挑剔,不知道哪里招惹他了。

    姚尧看着陆辰舟,觉得他们两个人难得在校外见面,可有盛熠熠在什么都做不了,有点可惜。

    他压下心里的念头,笑着说:“你们早点回去吧。”

    他刚准备给两人挥手道别,陆辰舟便伸出手,把他拽住,拖着他往街道背面走。

    “在这里等十分钟。”陆辰舟冷冷地对盛熠熠说。

    然后两个人消失在墙后面。

    盛熠熠手里抓着鱿鱼,震惊地看着他们,顿时觉得手里的鱿鱼不香了。

    怪不得小师兄那么向着陆辰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