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古代养娃日常 > 正文 脸大如盆
    林寒丝毫没把林雨的话放在心上, 笑着说:“因为他们脸大如盆,这辈子都没学会尊重人。”

    楚娃娃:“那奶奶不要去。”

    林寒“嗯”一声,就问楚扬, “还在外面?”

    楚扬点头, 问林寒, “我让她回去?”

    楚娃娃突然起身,“我去!”

    林寒吓一跳, 不禁问:“你去干什么?”

    小孩理所当然地说:“让她以后不要来找奶奶啊。”

    林寒想说你别去, 随即想想有楚扬跟着不会出什么事, 便对小孩说:“让何安再给她拿二十两黄金。”

    小孩的秀眉微蹙, 满脸写着不乐意,“干啥还给她钱?”

    楚修远了解林寒,替林寒说:“给你奶奶她爹娘的埋葬费, 毕竟生养你奶奶一场。”

    小孩一听要埋进地里,勉为其难,“好吧。”跑出去就喊何安。

    楚扬下意识看他爹娘,楚修远微微点头,楚扬大步跟上去。

    林寒就听到小孩很大声说:“大叔, 你不要去, 我自个去。”顿时忍不住笑了。

    楚修远朝外看去,没看到小孩, 想来是在账房那边, “要不要出去看看?”

    林寒:“躲在门后?”

    楚修远点头。

    林寒起身随他到主院,看到小孩抱着黄金跑出去, 立即跟上去躲在墙边听小孩说:“你爹娘太坏,我奶奶不想见他们。可是,可是他们又养过我奶奶, 所以奶奶给你二十金,你娘十金,你爹十金,以后不要来了。”

    楚修远从门缝里看到小孩把钱递过去。

    林雨的声音太小,楚修远和林寒没能听清她说什么,只听到小孩又说,“我是爷爷奶奶的孙女,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可以替他们做主。”随即挥挥小手,“你走吧。再不走我就生气了。我生气你就要把钱还给我。”指着林雨手里的钱,“我不想给你的,是我奶奶非要我给。”不待林雨开口,“我奶奶就是太好心,你才会找来。以后再来,我定不会再告诉奶奶。”

    林寒闻言有点意外,“娃娃竟然能说出这番话。”

    楚修远:“整天跟楚白白那小子打嘴仗,说不出来才不正常。”估摸着她和楚扬快回来了,楚修远拉起林寒,边往里走边说,“我现在就担心改天咱们出去,她三五个月不见你我,能哭的肝肠寸断。”

    楚沐的儿子太能闹腾,孙娉婷每天被孩子哭的脑壳疼,没精力管女儿,楚娃娃得空就往这边跑,林寒闲着没事干,能给她讲故事,又能陪她踢毽子,偶尔还会给她做些好吃的,比丞相夫人对她孙女还尽心,以致于在小孩心中林寒就是她亲奶奶,楚修远就是她祖父。

    祖父祖母同时消失,林寒代入自己也受不了,不禁说:“有可能。那怎么办?她又不是宝宝,有同学有朋友,还有大宝和二宝陪着他。”

    楚修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过两天去找娉婷问问?”

    过了两天,林寒也没去问孙娉婷。可她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又不能不让孩子过来,腊月二十九,不论是在廷尉衙门的楚扬,还是在太常身边打杂的楚玉都放假了,哥几个领着楚娃娃去东西市,府里空下来,林寒和楚修远干脆去隔壁。

    楚修远在楚沐书房里找到他,同他说他们节后可能得出去几个月。

    然而,没等楚修远说完,楚沐就忍不住嗤笑一声。

    楚修远疑惑不解,“你笑什么?”

    楚沐:“笑您真能忍。”

    楚修远:“你知道?”

    楚沐:“陛下念叨过,但我以为至少得等到太子大婚。没想到太子还未订婚,大宝宝那小子未及弱冠你们就忍不住往外跑。先前是不是打算五月份出去?后来因为什么没去?”

    楚修远没想过能瞒住楚沐,闻言倒也不是很意外,“你怎么会认为是五月份?”

    楚沐:“五月份你就把你的事推给我了。难道不是?”

    楚修远:“五月份出去没几天就热了,哪有在自己家舒服。”

    楚沐张嘴想问什么,忽然想起前些日子他婶婶教楚白白管家,“八月初?”

    楚修远笑笑没回答。

    楚沐知道自个猜对了,也懒得问后来怎么又没去,估计是被他不知道的事耽搁了,索性直接问,“明年什么时候?”

    楚修远:“看天。”

    楚沐不懂了,“既然还不能确定,那您这么早告诉我做什么?”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你不会指望我到时候拦住楚白白那小子吧?叔父,您饶了我吧。您儿子的狗脾气,就是陛下也拦不住。”

    楚修远:“有陛下在,楚白白不敢犯浑。我要和你说的是小楚白白。”

    与此同时,堂屋内的林寒也同孙娉婷说起小楚白白。

    孙娉婷听到“小楚白白”四个字忍不住笑了,“婶婶说的是娃娃吗?她是越来越调皮。小嘴巴拉巴拉的,有时我和侯爷两人也说不过她。”

    林寒点头,半真半假道:“你叔父说我嫁给他多年,只出去过一次,还是带兵打仗。就想趁着三个孩子还没到成亲的年龄,他还不甚老,带我出去转转。”

    孙娉婷:“挺好。什么时候出发?您来找我是不是不放心大宝宝,希望我们盯着他?”

    林寒:“有大宝和二宝看着他,大宝宝不需要你和楚沐出面。”

    孙娉婷想问,那是什么事。忽然想到林寒从进来就跟她聊她的两个孩子,恍然大悟,“您是担心娃娃?她真有可能跟我们大闹。”

    林寒点头,“我们也是担心这点。说起来这事也怪我和你叔,就不该见天领她出去,惯的她见着我们比跟你和楚沐还亲。”

    孙娉婷忙说:“婶婶万万不要这么说。要不是你们,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开心。再说了,要不是您和叔父教她习武,我和侯爷就算拿钱请人,也没人愿意收个女徒弟。”

    林寒笑了,“你不怪我们把娃娃教的跟假小子似的?”

    孙娉婷实话实话,“我是觉得女孩没有习武的必要。后来听娃娃说起那个陆家姑娘的事,就是跟侯爷定过亲的那位,觉得女孩子还是会点拳脚功夫好。像她丈夫好赌,她不想离婚,这时就可以把人绑起来,或打的他站不稳,他就不敢了。哪像现在只能自怨自艾。”

    林寒教楚娃娃习武真没想那么多,但她也没解释,而是说:“你改天给娃娃提个醒,免得我们突然出去她受不了。”

    孙娉婷微微摇头。

    林寒不禁皱眉,她什么意思,不乐意。

    孙娉婷见她误会,忙说,“婶婶应该也知道,娃娃还小,说的太隐晦,娃娃听不懂,说的太直白,她一定会闹。”

    林寒下意识问:“那怎么办?”

    楚白白知道怎么办。

    说起来还是因为楚娃娃。

    今天他们哥仨领着大侄女坐上马车,楚娃娃就忍不住抱怨,她爹都没陪她出来过,每天就知道忙。

    楚修远最近有多闲,楚扬一直看在眼里——到宫里点个卯就回来。

    最近楚扬就遇到几个管吏很是隐晦的问他,他爹是不是又惹到陛下,陛下打算让他致仕,让楚沐顶上去。

    楚扬要不是看到他爹整天红光满面,瞧着比去年还年轻,也忍不住怀疑他爹惹怒龙颜。

    可正因为没事,楚扬才觉得蹊跷,却又想不出别的原因。如今一听楚娃娃的话,不光楚扬和楚白白,就连楚玉也想通了。

    楚玉不禁问:“他们真要出去?”

    楚白白:“不出去干啥把事推给沐哥?爹又没老的不能动。”

    楚扬接着问:“还是跟陛下一起?”

    楚玉道:“这是自然。别说爹是大将军万户侯,就是三公九卿中的一位,想请长假也得把位子让出来。如今爹还是大将军,事却是沐哥在做,准是陛下的主意。”

    楚娃娃听得云里雾里,“二叔,你们在说什么啊?别说啦,我们还要去东市。”

    楚玉张嘴就想说,再去你爷爷奶奶就没了。话到嘴边意识到这话只会把小孩吓得嚎啕大哭,“娃娃,如果让你去太学,然后在太学住几天,你想不想爷爷奶奶?”

    楚娃娃连连点头,接着就问:“为啥要去太学?”

    楚白白接道:“你二叔打个比方。再比如爷爷奶奶回老家待几天,你想不想他们?”

    楚娃娃再次点头。

    楚白白又问,“如果是几个月,一百多天呢?”

    楚娃娃惊得“啊”一声,不敢置信,“这么久?”

    楚白白点头,“你不可以去。”

    楚娃娃不禁问:“为什么?”

    楚白白:“他们有事,不能带小孩子,你会不会哭?”

    小孩瘪瘪嘴,“我现在就想哭。小叔,可不可以不让爷爷奶奶去?”

    楚白白很是残忍的摇头,“他们是长辈,我是晚辈,管不住他们。”

    楚娃娃:“那我和爷爷奶奶一起去。”

    楚白白提醒她,“你爹娘不去。”

    小孩想也没想就说:“不去就不去。反正爹爹天天不着家,我在家也见不着他。娘连弟弟都管不住,才没空管我。”

    楚扬闻言不禁看一眼楚白白,意有所指说道:“爹娘知道定会一起揍你。”

    楚白白凉凉说道:“我说什么了?在帮他们劝娃娃,他们知道了也得感谢我。”

    楚娃娃道:“小叔不要劝我,我要和爷爷奶奶一起去。不准我去,我就偷偷跟上去。”

    楚白白:“他们骑马。”

    小孩顿时蔫了,又想哭。

    楚白白不敢真把小孩吓哭,不然他爹娘定会一起揍他,“我有个好主意。”

    小孩不禁扒住他的胳膊,“快说!”

    楚白白:“我把你绑在车底。”,,,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