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3、追逐三
    第二日,蓉茶送汤去王府,发现自己面前也摆着一碗汤。

    材料之丰盛,不次于自己昨日那碗。

    “这是给我的?”蓉茶询问道。

    “嗯。”

    “我给你做汤是心甘情愿的,不用如此礼尚往来。”

    “喝了。”

    被简单的命令后只好面色为难地喝了起来,她吃过午饭就吃不下其他了。

    今天日头足,穆言注意到菱杉站在阳光下,被晒得睁不开眼睛,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跟着自己。

    两人来到阴凉处,却没注意是窗口边,还用正常音量聊着天。

    菱杉擦着汗,见穆言额头上也渗着汗,而他手中拿着个帕子却不用,便问道:“你怎么不擦汗啊?”

    穆言便举起手臂,作势要拿袖子擦。被菱杉止住了。

    “你手里拿着个帕子,你却用袖子擦?”

    穆言举起手中雪白的帕子,菱杉还看清了,上面绣着一朵兰花,不禁调侃道:“呦,看你平日剑不离身的,用帕子还用个带绣花的。”

    通过近几日的相处,菱杉发现穆言没有表面上那般严厉,至少跟她相处的时候,还是挺好说话的,于是跟他聊天便随意了许多。

    面对菱杉的嘲笑,穆言急忙澄清:“这不是我的,这是万静候郡主送我家殿下的。”

    屋内安静无比,两人的声音自开敞的窗户,清晰地传进了屋内。还差最后一口就喝完汤的蓉茶,举着汤匙的手顿住了。

    “万静候郡主送王爷手帕?亲自绣的?王爷收了?”菱杉恼得提高了声音。

    “小点声,别被里面听见了,殿下不……”穆言下意识向后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们正在窗户前面,窗子还是开敞的。

    吓得他探头向里看了一眼,见蓉茶和王爷正扭头看着他,蓉茶只是表情凝重,王爷却眼含杀意!

    穆言吓得缩回了头,拉着菱杉逃离了是非之地。

    蓉茶收回了目光,幽怨地看了顾洵一眼,低下了头,她也没资格质问什么。

    “本王没收。”

    蓉茶惊讶地看向顾洵,虽然依旧面色清冷,可他刚刚的话,是在跟她解释吗?

    可是他没收怎么会在穆言手中?蓉茶想了想,还是没问

    出口。难道还真要他跟自己解释什么吗?本来她也没有质问的权利啊。

    “哦。”蓉茶应了一声,收起碗碟,拎着食盒,福礼告辞。

    顾洵见她面色不佳,动了动嘴唇,却终是没说什么。

    蓉茶和菱杉离府后,穆言一时没敢进屋,扒着门边,偷偷观察着王爷的样子。

    “进来!”

    顾洵一声低沉地压抑着怒气地叫喊,吓得穆言一哆嗦,进了屋直接单膝跪地,诚恳地请罪:“属下知错,不该妄议殿下。”

    顾洵眸中燃着怒火:“议都议了,倒是把话说清!”

    “跟菱杉说清了,我说了殿下没收,是郡主硬塞给我的。”穆言低下头不敢看王爷,害怕也得请示他这条帕子该如何处置:“殿下,那这帕子……”

    “烧了。”

    马车上,菱杉跟小姐说了穆言的解释,蓉茶才了然地点点头。

    沉默了一路,菱杉以为小姐还在不高兴,想出言开解,谁知蓉茶却让车夫把车停在秀坊前。

    “小姐,”菱杉见蓉茶走近了秀坊问道:“咱们来这干什么?”

    “学刺绣!”

    “啊?”

    菱杉觉得小姐一定是受到了刺激,以前夫人让小姐学,她都故意偷懒不学。夫人从不逼迫她做不愿意的事情,小姐便一直没做过绣活。今日竟主动要学,她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王爷。

    蓉茶找到了秀坊坊主,询问道:“有没有什么速成的绣法?”

    坊主是一端庄温柔的女子,听闻她的问话,不禁掩嘴轻笑:“哪有什么速成之法?都是一针一线练就的。”

    蓉茶犹豫了,她是真没耐性刺绣,但是她又确实很想绣个帕子香囊什么的送顾洵。

    “那绣个香囊最短几日可学会?”

    “那就要看姑娘的天资和勤奋了。”

    天资她恐怕没有,勤奋嘛,还是可以拼一拼的,说学就学,蓉茶当即决定,今日就开始学习。

    菱杉在一旁看着小姐认真听讲,耐心练习的样子,不禁一阵欣慰。虽说夫人不强迫小姐学女红,但是出嫁前女儿家都要自己绣嫁衣的。

    现下小姐却因为王爷,燃起了对刺绣的兴趣,也是挺好的。她家小姐聪明,除非不想学,否则没什么能难得倒她……除了唱曲。

    学到了快

    天黑,基本的绣法已经学会了,蓉茶买了一堆料子,针线,拿回府继续练习。

    手指被刺破了,包上,又刺破。仅一半天加一晚上,十根手指都被包了药。

    蓉茶举着被包着布团的手指,到菱杉面前,哀怨地说:“包成这样,我还怎么拿针?”

    “小姐,都几时了,您还要绣?该睡了。您把手指都快扎成筛子了,今晚包上药,养一养,明日再绣,行吗?”

    菱杉无奈地看着小姐,她要收回之前说小姐聪明的话。没见谁刺绣,总刺自己手指的。

    “趁我还不觉得疼,我再绣一会吧。”

    “还不疼?您不疼,我看着都疼。”菱杉把绣盘都收走了,坚决不准她再绣了。

    “菱杉!你是小姐我是小姐?”蓉茶觉着自己没有一点点小姐的威严,赌气地去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蓉茶手一扶床边,才觉出疼。幸好包了一宿药,不然连汤都没法做了。

    事实证明,如今也没法做,因为拿勺子都疼。

    菱杉一边按照小姐的指令做着汤,一边埋怨:“昨儿谁说不疼的?今天知道疼了!汤勺都没法拿了吧?还逞强!”

    蓉茶在背后白了她好几眼,觉着她比先前教习自己礼仪的嬷嬷还唠叨。

    操碎心的菱杉做好了汤,装好了食盒,见蓉茶举着双手在她面前,面色不善地说:“干什么?”

    “拆掉吧。”蓉茶讨好地笑着。

    菱杉马上竖起眉毛:“拆掉?您手不要了是吗?最起码得包一天!”

    “可是太丑了,我怎么见顾洵啊!”蓉茶可怜兮兮地说。

    “伤口养不好,留下疤痕就不丑了?”菱杉作势要去拆蓉茶手上的药:“您不怕日后王爷嫌弃,我现在就给你拆。”

    蓉茶连忙躲开,想了想,还是现在丑一时,好过将来丑一世。

    王府,书房偏厅,蓉茶坐在桌前,双臂下垂,双手握拳,坐得扳直。看着眼前的汤犯愁,琢磨着,不用手该怎么喝汤。

    “怎么不喝?”顾洵发现了她的异样,抬首看向她。

    蓉茶讪讪地笑着,眼神飘忽,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搪塞好。

    “不合胃口?”顾洵问着。

    蓉茶摇摇头。顾洵看出了她在掩饰着什么,目光落在桌子下,一直没抬起过的

    手。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手抬起来。”

    见蓉茶紧张,顾洵又命令了一遍:“抬起来!”

    蓉茶只好抬起了每根手指头都包着白布的手,顺便挡住了脸,觉得很是丢人。

    “怎么弄得?”顾洵声音沉了沉。

    蓉茶放回了手,一时没开口。实在是难以启齿,绣个活能把手扎成这样,显得她得多笨!

    “做汤烫的?”顾洵见她不回答,猜测道。

    蓉茶踟蹰地点了点头,做汤不小心烫到的,也比刺绣扎的强,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笨。

    顾洵皱起了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无奈:“还能拿匙吗?”

    蓉茶点点头,笨拙地拿起汤匙喝起了汤。顾洵的目光一直没从她的手上挪开。

    瞥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蓉茶心里哀叹,在他面前恐怕这辈子的丑都出尽了。

    一晃十几日过去了,蓉茶的绣活终于小有所成,她在钱袋上绣了一朵芙蓉花,绣完捧着钱袋憧憬起来,若是顾洵掏出钱袋,看到上面的芙蓉花,会不会想起她?

    菱杉一进屋,便看见蓉茶一副傻笑的样子。“小姐,笑什么呢?”

    蓉茶举起钱袋炫耀到:“我绣好了,芙蓉花!你说我送给顾洵,他会不会很喜欢?”

    菱杉想到什么,笑不起来。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小姐说了:“穆言跟我说,上次万静候郡主送王爷的那条绣帕,被王爷下命令烧了。”

    蓉茶下意识攥紧了钱袋:“烧了……”一时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喜的是,王爷没收别人的绣品,悲的是,自己的钱袋,他也很可能一把火给烧掉。

    “为什么烧啊?是不喜欢别人送他绣品吗?”

    “这个穆言没说。”菱杉摇了摇头。主仆俩一起叹了口气。

    蓉茶掏出绣着芙蓉的钱袋,摩挲着上面的图案,叹了口气。这钱袋她不敢送,她怕万一跟郡主的帕子一样被烧了,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傻傻地坚持下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