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2、追逐二
    悲伤的情绪一直持续到蓉茶打开食盒的那一刻。当她看见碗里的汤被喝得一滴不剩,圆子也都被吃光了时,她瞬间开心到跃起。

    拉着菱杉蹦蹦跳跳地说:“他嘴上说难以下咽,但是他全吃光了!”

    菱杉看着兴奋不已的小姐,再不忍心也得打击一下,不然她会被别人打击得更惨:“小姐,您确定是吃光了,不是给倒了?”

    “肯定是吃光了!”蓉茶斩钉截铁地说:“他说难以下咽,是为了激励我作出更好吃的汤给他。我这就去做汤了!”

    还做啊!菱杉扶额,追了上去:“好歹这次做完,您自个先尝尝味道啊!”

    第二次送汤,便顺畅了许多,守卫可能是被交代过了,听说是送汤的,便跑进去通传了。

    没一会穆言亲自出来取汤,看见蓉茶后,面带钦佩。

    先前王爷要他去传令守卫,蓉茶再来送汤便告知他。穆言当时还想着,昨日您都那样说人家了,她怎么可能还来送汤。没想到,今天还真来了,连时辰都一刻没晚。

    王爷照例没用穆言试毒,舀起一勺,吃了一口,诧异地抬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穆言刚讶异于蓉茶的厨艺,竟然一夜之间提高了,就听王爷接着说。

    “圆子煮熟了。”

    合着昨天那碗连圆子都没熟?王爷竟然都给吃光了!

    惊讶过后,穆言突然明白王爷为什么不叫他试毒了。这么难吃的东西,王爷是不忍心让他吃。穆言不禁感激涕零,看王爷平日里严苛,其实对人充满了善意。

    一连几日,蓉茶的汤都被喝光,给了蓉茶无限的信心。而锦怀城内的百姓们,若是留心的话,便时常能见到日日在王府门口伫立一刻钟的倩丽身影。

    渐渐地,传出了各种闲言碎语。大家都知道傅家的蓉茶,每日都去王府送汤,丝毫没有女儿家的矜持与检点。

    传言一出,不少倾慕顾洵的女子,仿佛被点醒了,原来还可以如此表明自己的心意。于是纷纷做汤,做菜,做糕点,排着队往王府送去。

    蓉茶对她们骂着自己,还学自己的不耻行径,表示深深的鄙视。不过她发现顾洵

    还是每次只收她做的汤,别人的一概不要。不禁自豪起来,更加卖力地钻研厨艺。

    不出半个月,她竟然可以做得一手好汤,不仅爹娘,连菱杉都赞不绝口。

    这日菱杉自府外回来,气愤不已,对正在做汤的蓉茶抱怨道:“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都按的什么心?”

    蓉茶今日换了道新汤,添足了料,她觉得最近顾洵瘦了,准备给他补补。

    “她们竟然说你小小麻雀,痴心妄想!她们自己也想攀附上王爷,还好意思编排别人!”菱杉越说越生气。

    蓉茶拿着红枸杞和黑枸杞,犹豫再三,决定还是放红的,不然汤的颜色太重了些。

    “小姐,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啊?”看着没有半点反应,只用心做汤的小姐,菱杉急火攻心。

    “哎呀呀,你别在这聒噪,本来换这个新汤,我就掌握不好火候。这眼看着就要过送汤的时辰了,你快去别处玩吧!”

    菱杉被蓉茶赶出了厨房。蓉茶不在乎的模样,让菱杉也冷静了下来。她家小姐就是这样,旁人的话从来不过心。

    不过想想也对,若是随便谁的话都要在意,不是被烦死,就是被气死。

    午时过后,顾洵在书房写着大字。最后一字,落笔锋芒毕露,收笔苍劲有力。穆言在一旁欣赏着王爷的字,跟他为人一般,看似冷清克制,实则壮志雄心。

    顾洵用帕子净了手,透过门窗看了看日头,又看了看正在赏字的穆言。

    穆言感受到王爷注视的目光,抬头看去,见王爷只是看着他未说话,他不解地眨眨眼。

    “什么时辰了?”终于,顾洵忍受不了他的愚笨,开口提醒道。

    好在穆言反应快,立即想到,平日这时该有人通传送汤了。但近日一直没动静,于是马上去府门外查看。

    门口喧哗若市,小姐坐在马车里时不时地张望,丫鬟们见穆言出来,争相挤到府门口。

    穆言逡巡一圈,没见到蓉茶的身影。想回去复命,可转念一想,到了时辰,王爷总是要喝汤的,既然蓉茶没来,他挑一个别人做的也好过空手回去复命啊。

    “你们谁做的汤啊?”穆言一嗓子问出去,七八个举手的,丫鬟们奋力地冲上前,争相叫喊着自家

    小姐的名字。

    穆言挑了个看着顺眼的,问了遍名字,便拎着食盒回去复命。

    待打开食盒时,里面放置的是普通的敞口瓷碗,汤撒了一盒,差点烫了穆言的手。

    穆言拿着帕子,将碗边擦拭干净,递了过去。

    “食盒换了?”顾洵拿起汤匙,舀了一口,到了嘴边顿住了,嗅了嗅,觉得味道与平时不同,不禁皱起了眉头。

    “何止是食盒换了,做汤的人也换了,这是严将军之女,严如玉做的。”穆言回话道。

    “哐当”一声,顾洵将汤匙扔回碗中,冷眉厉目地斥责穆言:“府外的吃食你也敢随意拿来给本王吃!”

    穆言扑通一声单膝跪下,心里委屈地想,之前蓉茶的汤不也是府外吃食吗?但嘴上却不敢有一丝埋怨,低头认着错:“属下该死!今日蓉茶姑娘没来,属下怕殿下饿着,便随意挑选了一位。请殿下责罚!”

    顾洵轻柠眉头:“没来?”

    蓉茶到底是迟了,催了好几遍车夫,才匆匆赶到,却见平日里喧闹的府前,只剩了一辆马车。不禁纳闷。

    “傅蓉茶,”那辆马车里帘子被掀开,一身鲜绿衣衫,戴了满头碧玉翡翠簪的严如玉,故作惋惜道:“哎,你白跑一趟了,今日王爷喝了我的汤。”

    蓉茶不可置信地上了府门台阶,询问守卫。得到的回答,确实是穆言拿了严如玉的食盒进了府。

    “我这可是庆衍斋的招牌甜汤,王爷肯定爱喝。以后你也别费尽心思地做了,就你那手艺,能跟庆衍斋比吗?”严如玉嘲笑着蓉茶。

    “王爷又不是没吃过庆衍斋,既然之前一直吃我家小姐的汤,就说明小姐做的比庆衍斋好!”菱杉气得回怼道。

    蓉茶拉了拉菱杉,夸自己人也得有个限度,庆衍斋的甜品是锦怀城一绝,咱不能盲目夸耀。她只叹今日来晚了,下次一定第一个来,只不过,白瞎了今天这一碗丰盛的食材。

    正沮丧地要转身离去,穆言声音自府门口响起,急切地唤住了她:“蓉茶姑娘留步!”

    严如玉的丫鬟笑容满面地跑上前,接过食盒问道:“王爷吃这么快?夸没夸我家小姐?”

    “王爷一口未碰,以后也不必再送来了。”穆言板起脸的样子,看

    起来还挺凶的。

    那小丫鬟寒蝉若禁,没敢再问为什么,扭头跑回了马车。

    穆言伸手拿过菱杉手中的食盒换上客气的笑容:“蓉茶姑娘请稍等。”

    通过这次穆言算是看明白了,王爷不是爱吃府外的吃食,而是只吃蓉茶做的吃食。他这二十几年的单身汉,好不容易才明白了王爷的心思,不禁对蓉茶也尊敬起来。

    惊喜过后,蓉茶蓦地一转头,冷笑一声,朝着严如玉的马车走去。

    “哎呀,一口没碰。”蓉茶咂咂嘴,摇头惋惜地说:“顾洵不爱吃庆衍斋的,就爱吃我做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蓉茶开怀一笑,今天她心情真好,她的汤竟然打败了庆衍斋的,值得庆贺。

    笑容还未收敛,便看见了站在府门口,冷面看着她的顾洵。惊得她立刻放下了嘴角,瞪大了眼睛,抿住了嘴唇。

    为什么让他看见自己刚才那副德行?他会不会以为,自己经常这样欺负人?

    蓉茶慌忙跑上台阶解释道:“顾洵,是她先欺负我的。”

    顾洵未置一词,看着她委屈巴巴地样子,没有了刚刚的盛气凌人,垂眸说了句:“进来。”便径直进了府。

    蓉茶难以置信地转头问菱杉:“他刚才是说,让我进去吗?”

    “是啊小姐!快点进去吧!”菱杉同样激动,送了这么多次汤,终于让小姐进府了,看来王爷对小姐,确实不一样。

    穆言和菱杉站在门外等候,屋内只有蓉茶和顾洵。

    蓉茶灵动地双眸,此刻深情满满地望着顾洵,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而且怎么看都不腻。

    顾洵被她看得不自在,清了清嗓子问道:“今日为何迟了?”

    “啊?”蓉茶从美色中清醒过来,回话道:“我今日新学了一道汤,料足了点,费了些时间。我觉着你瘦了,想给你补补。”

    顾洵眸光轻颤,低下头,舀起了一勺汤,眼睛眨动,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他的情绪,喝了一口。

    枸杞子,菟丝子,牛鞭,羊肉,鸡肉。果然用料十足,不过,这些都是补气壮元之物,她给他喝这些?他可是连个通房都没有。

    “怎么了?不好喝吗?”蓉茶见他面色犹疑,以为是汤不好喝。

    “下次,别做这种补

    汤了。”顾洵冷声说道。

    蓉茶以为他不爱喝,便轻声应了下来。虽然顾洵说着不让她做了,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为什么他连吃东西,都这般赏心悦目,蓉茶又犯了花痴,双手托腮,手肘杵在桌面上,痴痴地看着他。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顾洵,抬起眼看向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安然吃下去。

    顾洵要将妨碍他吃东西的根源消除,于是命令道:“转过去。”,

    蓉茶欣赏美色欣赏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让看了,很是憋闷,却也不敢反驳,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坐着。

    心中嘀咕着,既然不让看,干嘛让她进来?

    终于,吃完补汤的顾洵说:“好了。”蓉茶才得以继续盯着俊颜。

    不过,没给她多少时间,即使磨磨蹭蹭地收拾好食盒,依旧不到半刻钟。只好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手告辞。

    看着她纤羸的背影,顾洵觉得她也应该补补才对。

    蓉茶以为他不爱喝,便轻声应了下来。虽然顾洵说着不让她做了,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为什么他连吃东西,都这般赏心悦目,蓉茶又犯了花痴,双手托腮,手肘杵在桌面上,痴痴地看着他。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顾洵,抬起眼看向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安然吃下去。

    顾洵要将妨碍他吃东西的根源消除,于是命令道:“转过去。”,

    蓉茶欣赏美色欣赏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让看了,很是憋闷,却也不敢反驳,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坐着。

    心中嘀咕着,既然不让看,干嘛让她进来?

    终于,吃完补汤的顾洵说:“好了。”蓉茶才得以继续盯着俊颜。

    不过,没给她多少时间,即使磨磨蹭蹭地收拾好食盒,依旧不到半刻钟。只好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手告辞。

    看着她纤羸的背影,顾洵觉得她也应该补补才对。

    蓉茶以为他不爱喝,便轻声应了下来。虽然顾洵说着不让她做了,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为什么他连吃东西,都这般赏心悦目,蓉茶又犯了花痴,双手托腮,手肘杵在桌面上,痴痴地看着他。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顾洵,抬起眼看向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安然吃下去。

    顾洵要将妨碍他吃东西的根源消除,于是命令道:“转过去。”,

    蓉茶欣赏美色欣赏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让看了,很是憋闷,却也不敢反驳,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坐着。

    心中嘀咕着,既然不让看,干嘛让她进来?

    终于,吃完补汤的顾洵说:“好了。”蓉茶才得以继续盯着俊颜。

    不过,没给她多少时间,即使磨磨蹭蹭地收拾好食盒,依旧不到半刻钟。只好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手告辞。

    看着她纤羸的背影,顾洵觉得她也应该补补才对。

    蓉茶以为他不爱喝,便轻声应了下来。虽然顾洵说着不让她做了,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为什么他连吃东西,都这般赏心悦目,蓉茶又犯了花痴,双手托腮,手肘杵在桌面上,痴痴地看着他。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顾洵,抬起眼看向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安然吃下去。

    顾洵要将妨碍他吃东西的根源消除,于是命令道:“转过去。”,

    蓉茶欣赏美色欣赏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让看了,很是憋闷,却也不敢反驳,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坐着。

    心中嘀咕着,既然不让看,干嘛让她进来?

    终于,吃完补汤的顾洵说:“好了。”蓉茶才得以继续盯着俊颜。

    不过,没给她多少时间,即使磨磨蹭蹭地收拾好食盒,依旧不到半刻钟。只好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手告辞。

    看着她纤羸的背影,顾洵觉得她也应该补补才对。

    蓉茶以为他不爱喝,便轻声应了下来。虽然顾洵说着不让她做了,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为什么他连吃东西,都这般赏心悦目,蓉茶又犯了花痴,双手托腮,手肘杵在桌面上,痴痴地看着他。

    感受到灼热目光的顾洵,抬起眼看向她,张了张嘴,却没法安然吃下去。

    顾洵要将妨碍他吃东西的根源消除,于是命令道:“转过去。”,

    蓉茶欣赏美色欣赏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让看了,很是憋闷,却也不敢反驳,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坐着。

    心中嘀咕着,既然不让看,干嘛让她进来?

    终于,吃完补汤的顾洵说:“好了。”蓉茶才得以继续盯着俊颜。

    不过,没给她多少时间,即使磨磨蹭蹭地收拾好食盒,依旧不到半刻钟。只好恋恋不舍地跟他挥手告辞。

    看着她纤羸的背影,顾洵觉得她也应该补补才对。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