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11、心碎一
    蓉茶因为受伤,怕父母担心,第三日找了借口,没有回门。

    没出半个月,陵王府里的一些闲言碎语便传了出来。

    连新婚夜的约法三章,都被传出,蓉茶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新谈资。

    就连府里的丫鬟小厮们,都爱背地里,说些闲话。

    “你们说,王妃的心怎么那么宽?王爷新婚夜那约法三章,明显就是羞辱她啊,”天气渐暖,门房洒扫丫鬟三两聚一堆扯闲话。

    几人都是新来没几天的,对府里府外的传言都很感兴趣。

    “现在外面都传遍了,我看就是王爷不陪她回门,她为了面子才谎称受伤的吧。”

    “王妃没入府前,就时常来找王爷,都说她不知检点……”

    菱杉端着蓉茶的洗手水正好路过,听见她们在房檐地下嚼舌根,一盆水向几人泼去,淋了她们满头。

    “诶?你怎么泼人呢?”几人大叫道。

    “这是王府还是菜市场?王妃也是你们议论的?”

    几人被淋了一身水,火气高涨,口不择言道:“你一陪嫁丫鬟,操心起主子的心了,是能给你扶正当侍妾吗?”

    没等菱杉回嘴,突然一把冷剑飞驰而过,直戳于几人中央。众人抬头一看,是王爷不知何时,站在一旁。

    这剑是跟在身侧的穆言扔过来的。

    “府内妄议者,死!”顾洵淡淡地说着杀伤力十足的话。

    几人吓没了半条命,全都跪倒在地,有的直接瘫在地上。

    菱杉都跟着跪下了,这几人着实可恶,可也罪不至死。自从她家小姐受伤后,王爷戾气颇重。

    顾洵一声令下,侍卫已经过来抓人了,一时哀嚎声传遍后院,场面相当壮烈。

    “顾洵。”

    未见其人,大家便都知道是谁来了。除了王妃,谁还敢直呼王爷大名。

    顾洵肃杀的气息弱了下来,看见她,眼中满是责备:“怎么出来了?”

    “这鬼哭狼嚎的,我来看看热闹。”

    “直接拖下去。”

    “这是要做什么?”

    “妄议主子,处死。”

    侍卫托着几人向外走去,那几人都被吓破了胆,没了挣扎的力气,听闻过王爷杀伐果决,没想到,几句话

    便惹来了杀身之祸。

    “等一下。”蓉茶这边叫了停,侍卫们一时不知该不该停,纷纷看向王爷。见王爷微微颔首,侍卫停下了动作,原地待命。

    “他们妄议谁了?王爷吗?”蓉茶看向了顾洵,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几句口舌而已,罪不至死吧。”

    几人已经吓得回不出话了,只能摇着头。

    “妄议你。”顾洵瞪了她一眼。

    “妄议我?那杀了吧!”蓉茶一挥手,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妄议你就该杀,妄议本王就罪不至死?”顾洵轻笑一声,明知道她故意这样插科打诨的,偏偏他的气就消了大半了。

    “那行吧,王爷王妃该一视同仁,不过得罪了我,死罪可免,活罪可难逃,掌嘴五十,下去领板子吧!”

    蓉茶倒是颇有些女主子的威严,侍卫们下意识就要领命而去了。随即反应过来,王爷还没首肯呢,又停下动作,纷纷看向王爷。

    顾洵剜了她一眼,给了侍卫一个允诺的眼神。

    在场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几个重获新生的人,都痛哭流涕,以后估计谁要是再敢议论王妃,他们都得上去帮着打人了。

    “行了,好人你也做了,回屋吧。”顾洵催促着她回去养伤。

    “是手臂受伤,又不是腿受伤,”蓉茶在屋里养了半个月,感觉自己都要发霉了:“再说我都已经好了,你看。”

    蓉茶挥舞着手臂,试图证明自己,被顾洵一把按住。

    “刚好而已,不可大意。”

    听见顾洵妥协了,蓉茶高兴地作出了承诺:“我就在院子里走动,保证不去前院烦你。”

    “昨日你也这样说的。”

    顾洵不让她出来,她却总是偷溜出来,顾洵逮到了,就发誓只在寝殿外面坐会,结果每次都去书房找他。

    顾洵未置可否,只吩咐了菱杉,照顾好王妃,便去了前院。

    蓉茶哪里是肯听话的人,径直去了厨房。

    午膳顾洵一向是自己吃,因为有时会被贵妃或皇上留下用膳,有一次他没回来,却见蓉茶也一直没吃,等到他回来。

    至此,顾洵便不与她一起吃午膳了。

    不过蓉茶一向想得开,既然午膳不与她一起吃,那她就继续做午后甜汤,找寻了各种借口,给

    顾洵送汤,只为陪着他聊聊天。

    因为这事,府里下人还偷偷笑话过她,王爷明显不待见她,她还能找借口接近王爷,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蓉茶胳膊没好前,都是她从旁指导菱杉做的。味道肯定与她亲手做的不一样,但是每次顾洵一样都喝光了。

    今天蓉茶觉得胳膊已经好利索了,便亲自做了糯米圆子汤,端去前院的时候,正遇上了顾珵。于是又叫菱杉再去端一碗。

    蓉茶将汤放在桌案上,顾洵便从室内走了出来,揶揄道:“你发誓,是为了食言的?”

    “今天日头好,适合喝点汤。”蓉茶笑得如沐春风。

    “昨日你说,阴天适合喝汤。”顾洵嗔念了一句,低头喝了一口汤。

    顾珵仿佛透明人般,坐在他俩对面。俩人聊半天了,也没人理会他。

    不过顾珵也纳闷的很,三哥在早朝的时候,整个人还肃穆冷冽,怎么到了午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还好菱杉端了一碗汤来给顾珵,才让他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顾洵喝了一口汤后,诧异地抬头问道:“今日你亲手做的汤?”

    这回换做蓉茶诧异了:“你能吃出来啊?”

    以往也见他吃了,她还以为按照她的方法,谁做都一个味呢。

    顾洵伸手就抢过了顾珵的那碗。

    顾珵刚舀起一勺,还没来得及喝,就被抢走了,眨眨眼,委屈地看向蓉茶:“三嫂……”

    蓉茶又把汤端回顾珵身前,说:“厨房还有呢,让他喝一碗。”

    顾珵护住了碗,防止他哥再给抢走。

    “对了三哥,今日你怎么跟素心姐从后殿出来了?”

    下朝后,顾珵本想找父皇议事,但是听见后殿里面有女人哭,他以为是哪位嫔妃在里面,就没进去。

    等了一会,却见三哥从里面出来了,还面带寒霜,后面跟着的,竟是齐素心,他也没敢上前问。

    闻言齐素心,蓉茶抬眼看向顾洵,顾洵正怒目看着口无遮拦的顾珵。

    面对三哥的死亡凝视,顾珵深知好像是说错话了,快速喝了几口汤,马上起身告辞逃跑了。

    蓉茶一直皱眉盯着顾洵,等着他坦白。可他却看都没看她,径自喝着汤。

    “怎么回事?”蓉茶只好直接问了。

    顾

    洵手一顿,放下了汤匙,半晌,低声说了句:“下月初,素心会进王府……为侧妃。”

    蓉茶怔怔地看着他,半天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蓉茶缓缓问道。

    顾洵只垂着眸,没看她,也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顾洵!”蓉茶又唤了一句。

    顾洵却起身进了内室,赶人之意明显。

    蓉茶看着碗里,还剩下的少半碗汤,默默地收在了托盘里,端走了。

    蓉茶直觉这件事有问题。一来,齐素心身为南林候府嫡女,齐贵妃的亲侄女,怎么可能给人做侧妃?

    二来,她不相信顾洵,会无缘无故纳侧妃。

    既然在顾洵这里得不到答案,她便去找齐贵妃问清楚。

    蓉茶次日一早便进了宫。

    齐贵妃没想到蓉茶会突然来,赶紧将嘴里的润喉糖给吐了出来。

    前些日子,蓉茶因为受伤不能入宫,便先将润喉糖让顾洵给她带去了。她吃着,还真管用,嗓子清亮多了。

    蓉茶进屋后屈膝见礼,齐贵妃漫不经心地摆弄摆弄香炉,捏了捏不适的脖颈,就是不想理蓉茶。

    还是蝶兰,搬了个马凳来,给蓉茶坐。自上次蓉茶细心问过贵妃的事,送来那个润喉糖后,蝶兰便对蓉茶印象不错。

    “母妃,”蓉茶心里有疑问,坐下后,便没过多寒暄,直奔了主题:“您知道顾……王爷要纳侧妃之事吗?”

    一提到这个,齐贵妃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笑一声:“消息还挺快,昨日刚定的,今日你就来问我了。很得意吗?”

    蓉茶不明白齐贵妃的意思,蹙着眉看着她。

    “素心是我南林候府的嫡女,却要做侧妃,而正妃,却是个四品小官之女。我南林候府,从没丢过这么大的人!”齐贵妃将香炉都摔到了地上。

    蝶兰叹了口气,蹲下来捡起,贵妃这一生气就爱摔东西的毛病,总也改不了。

    “这样说,是真的了?”蓉茶并不在意贵妃恶劣的语气,而是对素心真的要嫁给顾洵,感到绝望。

    “那您为何会同意?南林候又为何会同意?”蓉茶眉头紧皱,不明白,他们既然反对,为何还会纳了她?

    “素心那丫头寻死觅活的,我们反对,就是要了她的命!”齐贵妃气得一口差点没上

    来:“她宁可为侧妃,也要嫁给洵儿,我们能怎么办?难道要洵儿休了你吗?”

    蓉茶霍然起身,身形有些踉跄,撞到了腿边的马凳。甚至离开的时候,都忘了行礼。

    耳边杂音很多,可能有齐贵妃的数落和谩骂声,但此刻都进不去她的耳里。

    “王妃王妃。”还是蝶兰,拽住了蓉茶,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蓉茶才回过了神。

    “王妃,你的金钗掉了。”蝶兰担忧地看着,神情恍惚的蓉茶,问道:“我叫个丫鬟送你出去吧。”

    蓉茶定了定心神,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用,我丫鬟在宫外等我呢。”她没叫菱杉进来,怕她回去乱说话。

    蓉茶走了几步,回过身问道:“蝶兰姑姑,母妃是不是脖子不舒服啊?”

    蝶兰没想到,这种情境下,她竟然还观察到了娘娘脖颈痛,点了点头。

    蓉茶颔首,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蝶兰说:“谢谢姑姑的凳子。”

    蝶兰看着蓉茶好似丢了魂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孩子心是有多大,都这般了,还对人保持最大的善意。

    蓉茶霍然起身,身形有些踉跄,撞到了腿边的马凳。甚至离开的时候,都忘了行礼。

    耳边杂音很多,可能有齐贵妃的数落和谩骂声,但此刻都进不去她的耳里。

    “王妃王妃。”还是蝶兰,拽住了蓉茶,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蓉茶才回过了神。

    “王妃,你的金钗掉了。”蝶兰担忧地看着,神情恍惚的蓉茶,问道:“我叫个丫鬟送你出去吧。”

    蓉茶定了定心神,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用,我丫鬟在宫外等我呢。”她没叫菱杉进来,怕她回去乱说话。

    蓉茶走了几步,回过身问道:“蝶兰姑姑,母妃是不是脖子不舒服啊?”

    蝶兰没想到,这种情境下,她竟然还观察到了娘娘脖颈痛,点了点头。

    蓉茶颔首,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蝶兰说:“谢谢姑姑的凳子。”

    蝶兰看着蓉茶好似丢了魂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孩子心是有多大,都这般了,还对人保持最大的善意。

    蓉茶霍然起身,身形有些踉跄,撞到了腿边的马凳。甚至离开的时候,都忘了行礼。

    耳边杂音很多,可能有齐贵妃的数落和谩骂声,但此刻都进不去她的耳里。

    “王妃王妃。”还是蝶兰,拽住了蓉茶,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蓉茶才回过了神。

    “王妃,你的金钗掉了。”蝶兰担忧地看着,神情恍惚的蓉茶,问道:“我叫个丫鬟送你出去吧。”

    蓉茶定了定心神,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用,我丫鬟在宫外等我呢。”她没叫菱杉进来,怕她回去乱说话。

    蓉茶走了几步,回过身问道:“蝶兰姑姑,母妃是不是脖子不舒服啊?”

    蝶兰没想到,这种情境下,她竟然还观察到了娘娘脖颈痛,点了点头。

    蓉茶颔首,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蝶兰说:“谢谢姑姑的凳子。”

    蝶兰看着蓉茶好似丢了魂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孩子心是有多大,都这般了,还对人保持最大的善意。

    蓉茶霍然起身,身形有些踉跄,撞到了腿边的马凳。甚至离开的时候,都忘了行礼。

    耳边杂音很多,可能有齐贵妃的数落和谩骂声,但此刻都进不去她的耳里。

    “王妃王妃。”还是蝶兰,拽住了蓉茶,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蓉茶才回过了神。

    “王妃,你的金钗掉了。”蝶兰担忧地看着,神情恍惚的蓉茶,问道:“我叫个丫鬟送你出去吧。”

    蓉茶定了定心神,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用,我丫鬟在宫外等我呢。”她没叫菱杉进来,怕她回去乱说话。

    蓉茶走了几步,回过身问道:“蝶兰姑姑,母妃是不是脖子不舒服啊?”

    蝶兰没想到,这种情境下,她竟然还观察到了娘娘脖颈痛,点了点头。

    蓉茶颔首,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蝶兰说:“谢谢姑姑的凳子。”

    蝶兰看着蓉茶好似丢了魂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孩子心是有多大,都这般了,还对人保持最大的善意。

    蓉茶霍然起身,身形有些踉跄,撞到了腿边的马凳。甚至离开的时候,都忘了行礼。

    耳边杂音很多,可能有齐贵妃的数落和谩骂声,但此刻都进不去她的耳里。

    “王妃王妃。”还是蝶兰,拽住了蓉茶,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蓉茶才回过了神。

    “王妃,你的金钗掉了。”蝶兰担忧地看着,神情恍惚的蓉茶,问道:“我叫个丫鬟送你出去吧。”

    蓉茶定了定心神,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用,我丫鬟在宫外等我呢。”她没叫菱杉进来,怕她回去乱说话。

    蓉茶走了几步,回过身问道:“蝶兰姑姑,母妃是不是脖子不舒服啊?”

    蝶兰没想到,这种情境下,她竟然还观察到了娘娘脖颈痛,点了点头。

    蓉茶颔首,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蝶兰说:“谢谢姑姑的凳子。”

    蝶兰看着蓉茶好似丢了魂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孩子心是有多大,都这般了,还对人保持最大的善意。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