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10、追逐十
    三月初,陵王大婚,轰动全城。

    从傅府至陵王府,行经之处皆张灯结彩,红稠盖天。围观之人将整条街堵得严严实实,都想一睹如此盛事。

    茶馆里,有人不知哪里,道听途说的陵王府的密辛,一个传一个,仿佛知道了天大了秘密。

    说得是吐沫横飞:“陵王府上一个妾室都没有,而这陵王妃之前的名声就不太好,所以可以推论出,她善妒”。

    突然一根竹筷,横空飞来,如锋刃一般,插进桌子缝中,吓得围着桌子听闲话的众人,立即四散开。

    身披白色裘氅,内着的绛红色锦缎袍子的玉面男子,俊秀的脸上,那双狭长的眸子里,透着阴鹜。

    他扔了锭银子,起身离开。男子穿绛红能穿得如此妖娆中还衬着贵气的,着实不多。故而他走在街上,登时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但很快,众人的目光便被陵王府的迎亲队伍给引走。

    梁丘译盯着那骏马上,虽依旧冷清肃穆,却透着喜气的顾洵,微微眯起了眼睛。

    随后,便是八抬大轿。他前几日才知道,那个纤瘦又力大,乖巧又倔强,睚眦必报的有趣女子,竟然是未来陵王妃。

    花轿穿市而过,消失在视线中,梁丘译攥了攥袖口里的半张绢帕,转身轻扬狐裘,淹没在了人群中。

    蓉茶自倾慕陵王一事传开后,便没得到过好名声。

    好在,她也不十分在意外面说什么,今日她大婚,看着铜镜中,凤冠霞帔,面如粉黛的自己。觉得仿若在云端一样。

    她真的要嫁给顾洵了?

    当迎亲队伍行至门前,当她头顶红盖头进了花轿,当她与顾洵各牵一端红绸步入礼堂,当她拜天地父君后步入洞房中,才彻底相信了,她真的嫁给了顾洵,她嫁给了她倾慕已久的心上人!

    蓉茶心里是感恩的,她觉着一定是用了毕生幸运换来了这场婚礼。

    王府大摆筵席,文武百官,没有不到场庆贺的。皇上皇后与贵妃在典仪结束后,便要离开了。

    皇上单独将顾洵叫至身旁,低声嘱咐了句话,顾洵脸色微变。

    菱杉递给蓉茶吃的,蓉茶轻轻摇头,她什么也吃不下去,

    她庆幸作为女人,不用抛头露面在外面应酬。正好可以独自在房中平复一下心情。

    夜幕降了下来,寝殿门被推开,凉风灌进屋内,喜婆声音高昂喜庆地,喊着夫妻之礼。

    顾洵挑起盖头的一刻,蓉茶觉着心都要跳出来了。

    顾洵因酒力作用,脸色微红。一开始宾客们无人敢灌陵王酒,还是顾珵起了个头,其他皇子们也没少出力,最后顾洵觉着微醺,便借口离开,他的心,早已飞到了洞房中。

    所有礼毕,众人皆出了房间。红烛摇曳中,蓉茶面带桃花,唇色红润。

    “顾洵,”蓉茶清澈的眼神,此时柔情似水:“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虽然顾洵不曾说,但她私下难免猜想,他定也是钟情于自己,才会有明阳寺那一吻。才会求了圣旨,纳自己为妃。

    顾洵深潭般的眸中,倒映出蓉茶灼灼的目光。脑中盘桓着典仪后,父皇私下的告诫:“别忘了你求旨时答应朕的!”。

    顾洵敛下了眼中的情愫,冷声道:“没有。”

    蓉茶火热的神色,慢慢转凉。心里像沉了一块石头,声音都有些颤抖:“那你为何娶我?”

    顾洵沉默半晌,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复又抬起头说:“从即日起,你我虽为夫妻,却要约法三章。其一,不得常去前院,尤其是书房;其二,不得干涉本王的一切事务;其三,不准使用任何手段,与本王行床榻之礼。明日我会将此规矩告知全府,王妃要恪守。”

    蓉茶怔怔地看着他,要说前两点还只是心凉,到了第三点,便是在侮辱她了。

    虽然她倾慕他,可她也不至于使什么狐媚手段,去勾引自己夫君。

    “当然,无人之时,你若是……”

    “我会遵守的。” 蓉茶抢过了话,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不愿再听顾洵说出,任何使她显得卑微的话来。

    蓉茶起身到梳妆台前,一点一点卸下沉重的凤冠,脱掉了冗繁的霞帔。

    慢条斯理地净了脸,准备就寝。路过顾洵身边的时候,被一把攥住了手腕。

    顾洵倾身上前,俯身要吻下去。却被蓉茶伸手盖住了嘴。

    “王爷请自重。”

    顾洵拿开她的手,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情、欲的魅惑:“今

    日是洞房花烛夜……”

    “我不愿担上勾引夫君的罪责。”

    “今日饶你罪责。”顾洵强行攥住她的两只手腕,按压在墙上。蓉茶挣脱不开,转而脚下发力,刚抬起的腿,便被顾洵单腿斜压抵住。

    蓉茶用力扭动和身体,却被顾洵压制得死死的,丝毫挣扎不开。而他的吻却落了下来。

    她呼吸一滞,只挣扎了几下,便被他炙热的亲吻融化,沉浸在了他的温柔攻势里。

    蓉茶夜里做了好多梦。梦见与顾洵之前经历的种种,变成了画,顾洵高举一只火把,想要烧光这些画。突然天将大雨,将火浇灭,蓉茶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笑。

    蓉茶就这样“咯咯咯”地笑醒了。

    睁开眼睛,顾洵俊逸的脸映入眼帘,蓉茶煞时停住了笑,因为停得太突然,被呛到,咳的脸通红。

    顾洵帮她拍着背,牵起了嘴角:“笑什么呢?”

    蓉茶竟被这抹笑容晃得止了咳。

    “顾洵,你的笑还能止咳呢?比药都管用!”

    蓉茶明晃晃的笑容,让顾洵的嘴角又咧开了些,食指戳了她的额头,声音是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恐怕是只对你管用。”

    “今日是不是要去宫里请安啊?”蓉茶觉得身子酸痛,不想起床。

    想起昨晚与顾洵缠绵到深夜,蓉茶脸又红了。

    “想什么呢,脸红成这样?”

    蓉茶摇了摇头,忽然想起昨晚的约法三章,顿时瘪了嘴:“你昨天说的约法三章,是认真的吗?”

    “本王的话,何时不认真过?”顾洵拨弄着她撅起的嘴唇。

    “那我遵守,你别告知全府行吗?”不然这约法三章一出,她还哪有一点王妃的威信?

    顾洵探头在她嘴上轻啄了一下,捏了捏她的脸说:“你可以不遵守,但必须告知全府。”。

    说罢顾洵便起身洗漱,快要到了进宫的时辰了。

    蓉茶双臂撑着疲惫的身体,起了床。边洗漱边嘀咕着,什么叫她可以不遵守,但必须告知全府?

    蓉茶与顾洵入了宫,菱杉陪同蓉茶去了怀煦宫,顾洵则去了皇上那。

    齐贵妃对新儿媳,没露出一丝好脸色。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讲了半天的规矩。蓉茶没表现出一点不耐,反而认真的附和,让齐贵妃越讲

    越没趣。

    顾洵到来时,齐贵妃已经讲累了,咳了两声,嗓音带痰,喝了口茶润着喉。

    齐贵妃又跟儿子说了几句话,两人便告辞了。临走时,蓉茶将送她们出去的,贵妃的贴身大宫女,蝶兰叫到一旁,耳语了一阵,方才离开。

    “母妃为难你了吗?”出了宫门,顾洵观察着蓉茶的脸色问道。

    “其实母妃说什么,我根本没听进去。她说完一句,我就深深的点头,说,母妃说的极是。后来她自己说累了,就不说了。”蓉茶狡黠一笑,食指抵在唇间:“千万别把我的绝招给传出去,不然下次就不好使了。”

    顾洵看着她生动又调皮的笑容,绷不住脸上的严肃,泛起了笑意。

    蓉茶掀开马车车帘,探头看去,突然眼前一亮,叫停了马车,作势要下车。

    “做什么?”顾洵拉住了她。

    “我听母妃咳中带痰,刚刚问了蝶兰,她不喜喝药,我记得小时候咳痰,我娘给我吃过一个润喉糖,就是这家卖的,好吃还管用。”

    说罢,蓉茶跳下了马车,去了店里。

    顾洵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身影,眼里盛满柔光,跟着下了车。

    还未走进店内,突然听见瓦罐打碎的声音,警觉的顾洵一惊,立即进店查看。

    顾洵瞳孔紧缩,只见蓉茶正与一蒙面歹徒搏斗,那歹徒功夫一流,蓉茶明显招架不住。

    顾洵飞身而起,踹飞了歹徒,那歹徒突然抽出一把匕首,朝蓉茶刺去。

    顾洵立即上前想要挡下那一刺,却不曾想,那歹徒突然转了方向,直直朝顾洵刺去。

    蓉茶看出了,歹徒其实是奔着顾洵来的,想都没想,伸出手臂去挡下这一刺。

    与此同时,给顾洵争取了时间,他起脚,踢在了歹徒的手臂上,几乎能听见骨折的声音,那歹徒反应极快,见失势后,立刻夺窗而出。

    穆言在外面也遇到了阻击,看来是有预谋的,见里面失手,缠着穆言的歹徒也撤了。

    顾洵担忧蓉茶的伤势,只派了穆言去追击,赶忙派人去请了太医,带她回了府。

    蓉茶只是手臂被刺了一刀,伤口也不算太深,养些时日便能好,只是暂时不能大幅度动作,否则便会裂开伤口。

    顾洵终日冷着脸,几乎把

    探子全都派出去了,誓要查出是谁干的。

    静谧的室内,香炉中燃着老山檀香,轻盈缥缈的香烟,被开门时的一阵清风吹散。

    几名蒙面人进了屋来,其中还有两人受了伤,血迹滴在了一尘不染的樟木地板上。

    斜靠在塌上的男子,微蹙起眉头,举手投足间,柔和又慵懒:“说过多少次了,回话一人进来便可。”

    几个蒙面人忙退了出去,只留一人。

    “主子,失手了。”

    秀美的眉峰轻挑:“哪个任务失手了?”他一共派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刺杀陵王,一个是掳走陵王妃。

    “都失手了。”

    蒙面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本来兄弟多壮胆,现在只留这一个人,不免胆寒。

    男子冷笑:“真够废物的,都失手了不说,还让人给伤成这样。”

    蒙面人赶紧邀功:“他们也受伤了,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

    “顾洵受伤了?”

    “不是,陵王妃受伤了,她用胳膊挡了一……”

    一个茶杯带着力道,蓦的砸了过来,蒙面人闪身躲开了。

    男子从塌上站了起来,怒吼道:“谁让你们伤她的!”

    蒙面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也没敢反驳。

    “伤的哪?重不重?”男子急切地问。

    “手臂,刀口,应该不浅,但,但也不太深。”蒙面人吓得不知道该说重还是不重了。

    “同样的伤口,自己砍一刀!”说完男子一甩绛红色衣衫,又坐回了塌上,挥手斥退了蒙面人。

    静谧的室内,香炉中燃着老山檀香,轻盈缥缈的香烟,被开门时的一阵清风吹散。

    几名蒙面人进了屋来,其中还有两人受了伤,血迹滴在了一尘不染的樟木地板上。

    斜靠在塌上的男子,微蹙起眉头,举手投足间,柔和又慵懒:“说过多少次了,回话一人进来便可。”

    几个蒙面人忙退了出去,只留一人。

    “主子,失手了。”

    秀美的眉峰轻挑:“哪个任务失手了?”他一共派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刺杀陵王,一个是掳走陵王妃。

    “都失手了。”

    蒙面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本来兄弟多壮胆,现在只留这一个人,不免胆寒。

    男子冷笑:“真够废物的,都失手了不说,还让人给伤成这样。”

    蒙面人赶紧邀功:“他们也受伤了,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

    “顾洵受伤了?”

    “不是,陵王妃受伤了,她用胳膊挡了一……”

    一个茶杯带着力道,蓦的砸了过来,蒙面人闪身躲开了。

    男子从塌上站了起来,怒吼道:“谁让你们伤她的!”

    蒙面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也没敢反驳。

    “伤的哪?重不重?”男子急切地问。

    “手臂,刀口,应该不浅,但,但也不太深。”蒙面人吓得不知道该说重还是不重了。

    “同样的伤口,自己砍一刀!”说完男子一甩绛红色衣衫,又坐回了塌上,挥手斥退了蒙面人。

    静谧的室内,香炉中燃着老山檀香,轻盈缥缈的香烟,被开门时的一阵清风吹散。

    几名蒙面人进了屋来,其中还有两人受了伤,血迹滴在了一尘不染的樟木地板上。

    斜靠在塌上的男子,微蹙起眉头,举手投足间,柔和又慵懒:“说过多少次了,回话一人进来便可。”

    几个蒙面人忙退了出去,只留一人。

    “主子,失手了。”

    秀美的眉峰轻挑:“哪个任务失手了?”他一共派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刺杀陵王,一个是掳走陵王妃。

    “都失手了。”

    蒙面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本来兄弟多壮胆,现在只留这一个人,不免胆寒。

    男子冷笑:“真够废物的,都失手了不说,还让人给伤成这样。”

    蒙面人赶紧邀功:“他们也受伤了,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

    “顾洵受伤了?”

    “不是,陵王妃受伤了,她用胳膊挡了一……”

    一个茶杯带着力道,蓦的砸了过来,蒙面人闪身躲开了。

    男子从塌上站了起来,怒吼道:“谁让你们伤她的!”

    蒙面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也没敢反驳。

    “伤的哪?重不重?”男子急切地问。

    “手臂,刀口,应该不浅,但,但也不太深。”蒙面人吓得不知道该说重还是不重了。

    “同样的伤口,自己砍一刀!”说完男子一甩绛红色衣衫,又坐回了塌上,挥手斥退了蒙面人。

    静谧的室内,香炉中燃着老山檀香,轻盈缥缈的香烟,被开门时的一阵清风吹散。

    几名蒙面人进了屋来,其中还有两人受了伤,血迹滴在了一尘不染的樟木地板上。

    斜靠在塌上的男子,微蹙起眉头,举手投足间,柔和又慵懒:“说过多少次了,回话一人进来便可。”

    几个蒙面人忙退了出去,只留一人。

    “主子,失手了。”

    秀美的眉峰轻挑:“哪个任务失手了?”他一共派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刺杀陵王,一个是掳走陵王妃。

    “都失手了。”

    蒙面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本来兄弟多壮胆,现在只留这一个人,不免胆寒。

    男子冷笑:“真够废物的,都失手了不说,还让人给伤成这样。”

    蒙面人赶紧邀功:“他们也受伤了,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

    “顾洵受伤了?”

    “不是,陵王妃受伤了,她用胳膊挡了一……”

    一个茶杯带着力道,蓦的砸了过来,蒙面人闪身躲开了。

    男子从塌上站了起来,怒吼道:“谁让你们伤她的!”

    蒙面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也没敢反驳。

    “伤的哪?重不重?”男子急切地问。

    “手臂,刀口,应该不浅,但,但也不太深。”蒙面人吓得不知道该说重还是不重了。

    “同样的伤口,自己砍一刀!”说完男子一甩绛红色衣衫,又坐回了塌上,挥手斥退了蒙面人。

    静谧的室内,香炉中燃着老山檀香,轻盈缥缈的香烟,被开门时的一阵清风吹散。

    几名蒙面人进了屋来,其中还有两人受了伤,血迹滴在了一尘不染的樟木地板上。

    斜靠在塌上的男子,微蹙起眉头,举手投足间,柔和又慵懒:“说过多少次了,回话一人进来便可。”

    几个蒙面人忙退了出去,只留一人。

    “主子,失手了。”

    秀美的眉峰轻挑:“哪个任务失手了?”他一共派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刺杀陵王,一个是掳走陵王妃。

    “都失手了。”

    蒙面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本来兄弟多壮胆,现在只留这一个人,不免胆寒。

    男子冷笑:“真够废物的,都失手了不说,还让人给伤成这样。”

    蒙面人赶紧邀功:“他们也受伤了,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

    “顾洵受伤了?”

    “不是,陵王妃受伤了,她用胳膊挡了一……”

    一个茶杯带着力道,蓦的砸了过来,蒙面人闪身躲开了。

    男子从塌上站了起来,怒吼道:“谁让你们伤她的!”

    蒙面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也没敢反驳。

    “伤的哪?重不重?”男子急切地问。

    “手臂,刀口,应该不浅,但,但也不太深。”蒙面人吓得不知道该说重还是不重了。

    “同样的伤口,自己砍一刀!”说完男子一甩绛红色衣衫,又坐回了塌上,挥手斥退了蒙面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