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9、追逐九
    顾洵扔掉了灯笼,飞身过去,抓起齐素心的手臂,向上一举,齐素心便又重新站上了窄长凳,顾洵一直拖着她的手臂,齐素心稳稳地走过了终点。

    “哎,弄疼我了。”梁丘译轻呼,蓉茶紧紧地捏着他的手腕,细小的手指,力气还挺大。

    看着顾洵扶着齐素心走完全程的蓉茶,才发觉自己竟然还攥着他的手腕呢,撒气似地放开了。

    “二十五点鼓声。”计时的太监在喊道,一旁还有专门记录成绩的。这用时可不短。

    紧接着是四皇子,五皇子分别走过长凳,即使女方没有齐素心那么慢,可也都快不到哪去,说是拖后腿,毫不为过。

    “下面让宣轶国七皇子先来吧。”大裕的皇子跑完了,是该梁丘译了,二皇子的安排,大家都没意见。

    梁丘译与蓉茶站定在长凳上,不论刚才顾洵与齐素心,让蓉茶多么不悦,比试面前,蓉茶一向摒弃杂念,专注于眼前的。

    随着鼓声敲响,蓉茶与梁丘译同时飞奔起来。蓉茶虽然拳脚功夫不是很精湛,但轻功还可以,加之体量轻,竟不必梁丘译慢。两人几乎同时到达了终点。

    “三声鼓!”太监念完成绩,大家都震惊了。这还用比吗?他们这组稳赢了。

    果然,所有人都跑完后,用时最短的是梁丘译和蓉茶这组。

    二皇子命人拿出了说好的奖赏,是一对同心玉,大玉中留空,正好可以套进去一枚小玉。这样的奖励,撮合人无疑了。

    可是别人得了奖励还好,蓉茶都已经赐婚给陵王了,虽说是一个游戏奖赏,但她跟别的男人各拿一枚同心玉,恐怕不太好吧。

    蓉茶也觉得不妥,便没去拿。梁丘译不知情,他毫不避讳地拿起两枚玉佩,将其中一枚小一点的,递给蓉茶。

    蓉茶下意识看向顾洵,待见到那冰冷的眼神时,心中一颤,退后了一步,没有拿。

    梁丘译挑挑眉,没想到蓉茶竟然不接,悄声说:“拿着啊,都看着呢。”她这样不接,他很没脸面的。

    “这两枚玉合在一起才完整,拆分开便不美了,七皇子远道来我大裕,是为上宾,这枚玉便作为皇后娘娘

    送您的礼物吧。”蓉茶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高声说道。

    顾洵方才缓了脸色。

    梁丘译却皱了眉,收回了伸出去的手,将玉佩放回了锦盒中,没再强行递给蓉茶。

    游戏结束,整场宴席便散了。丫鬟小厮们已经先出宫迎候了,主子们走出宫,乘着各自的马车回府。

    菱杉迎上蓉茶,无奈地说:“小姐,我们刚刚套马车的时候,马发狂了,直接被宫门侍卫打死拖走了。车夫回去取别的马车了,我们得多等一会。”

    “无事,反正今晚街上全是花灯,我正好想逛逛呢。”蓉茶拉着菱杉,打算徒步往回走:“我们先走着,半路碰上了府里的车,我们再坐车回府。”

    菱杉也喜欢逛花灯,两人一拍即合。

    “上马。”

    顾洵和穆言骑着马,突然出现在蓉茶和菱杉面前。顾洵没有征询她的意见,直接命令她上马。

    蓉茶看见顾洵,就想起他扶着齐素心手臂过窄凳的事。垂眸敛了神色,醋意上涌:“不必麻烦陵王殿下了……”

    “上马!”

    顾洵十分不喜她如此语气,上次他还能忍,今天见着她跟梁丘译聊得火热,对自己却是这副疏离的样子,一时火大,不禁加重了语气。

    “与殿下共乘一马,恐怕不妥,我跟菱杉走着就行了。”蓉茶倔强的劲头上来,不会轻易妥协的。

    “你是本王未来王妃,有何不妥?”顾洵冷色说道,她若是再拒绝,他便要直接将她拖上马了。

    “那我跟菱杉乘一匹吧。”蓉茶看出顾洵生气了,还是有点胆怯的,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提出了建议。

    穆言心下一惊,要他跟王爷共乘一匹马?那画面他想都不敢想啊。

    求生欲颇强的穆言,眼疾手快地下马,将傻站在一旁的菱杉懒腰抱起,直接给抱上了马。

    然后用力夹紧马腹,马瞬间窜了出去,空旷皇城门外的夜空下,只留穆言的一声高喊:“殿下我们先走了!”

    城门外,只剩下他们两人和一匹马。

    “要我也那样把你弄上来吗?”顾洵看着她威胁道,他倒是不介意抱她上马。

    “不,不用,我自己来。”蓉茶想去够缰绳,可顾洵紧握着缰绳不放。

    “缰绳给我拽一下。”不然

    她怎么上马?何况还穿着裙装,实在是有些难度。

    顾洵伸出一只手给她:“马背之上怎可松开缰绳。”

    骑马确实不能松开缰绳,不然没法控制马,蓉茶也不多做纠结,伸手握住顾洵伸过来的一只手上了马。

    顾洵手心里的那道柔软,握着便不想再松开了。于是将缰绳交到了她的手里,他则握住了她的双手来控制马,美其名曰,他们一起抓着缰绳,更稳妥些。

    两人这样骑马,未免也太过亲密。蓉茶担心一会到了繁华的街上,让别人看见了,会不会又要传她不知检点?

    从皇城到繁华街市有一定的距离。这段路上人马稀少,时辰也已晚,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但是街边的彩灯倒是繁华锦簇,很漂亮。

    顾洵勒着马,马蹄“咯哒咯哒”慢悠悠地走在空旷的街上,简直散步一样的速度。

    “这条路,不算短。”蓉茶窝在顾洵怀里,脸颊发烫,连喘息都有些困难。于是侧面提醒着他,路程这么长,照这个速度,一个时辰怕是都走不回去。

    “嗯,”顾洵竟然没反驳:“闲庭信步,很好。”

    好吗?蓉茶不知道今天顾洵抽了什么风。

    “你跟那个梁丘译,好像挺熟的。”顾洵缓缓开口,若不是碍于梁丘译的身份,他断不会憋了一晚上。

    “不熟,他……”蓉茶想了想,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还是没把绢帕的事说出来,咽了口口水说:“他就是跟我打听倾扶来着。”

    蓉茶说了慌,顾洵能看出来,她不擅长说谎,一说谎,就猛咽口水。这个习惯,她自己可能都没发现。

    “哦?打听倾扶,要握住他的手腕吗?”顾洵开始找后账了。

    蓉茶没想到他竟然看见了,一时有点慌,定了定心弦,说了慌:“他要跟我比武,我才出招钳制他的。”

    明显的说谎,顾洵不悦地冷声唤了她:“傅蓉茶!”

    蓉茶被他一惊,下意识回了头。忽略了两人此刻挨得很近,无意中,嘴唇贴到了他的下巴。

    短暂而柔软的触感,让顾洵心中悸动,忽觉喉咙有些干,莫名的有些燥热,不由得清了清嗓子。

    如此一来,顾洵也忘记了刚才要质问她的话,两人一路无言。

    眼看

    着渐渐人多了起来,蓉茶有点不安:“马上到闹市了,也离我府上不远了,我还是在这下马吧。”

    顾洵没说话,调转了马头,挑拣了小路走。

    小路人迹罕至,还很黑,还好是上元节,家家门前都有灯笼,不然连路都要看不清了。

    终于到了傅府门前,顾洵先行下了马,想要托着蓉茶下来。蓉茶却踩着马蹬,灵活地一跃而下,毫不费力。

    顾洵瞥了她一眼,收回了举起来的双臂,觉得女子还是不会功夫不会骑马得好。

    “多谢殿下送蓉茶回来……”

    “现在你叫殿下,叫得倒是很顺口。”顾洵打断了她的话,语气中的不悦,让蓉茶有点迷茫。

    但今时又提起,而且还很是不悦,蓉茶不懂,她都已经改口为殿下了,又有什么不对吗?

    “不许你叫殿下。”顾洵觉得,靠她自觉改正,实在太难,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效果更好。

    果然,蓉茶懂了,想了想说:“那王爷?”

    “不可。”

    “陵王?”

    “不对。”

    还不对?蓉茶懵了,那到底该如何称呼他?别人称呼他时,也没见他这么多不满啊。蓉茶想破了脑袋,突然灵光一闪。

    “三皇子!”蓉茶终于想到还有这样的称呼,不禁觉得自己太机智。

    顾洵脸黑了下来,终于忍无可忍,伸出手指,敲了蓉茶的榆木脑袋:“再想!”

    蓉茶捂着头,还不对?所有称呼她都说遍了,怎么还不对?难不成要叫他的名字吗?

    “顾,顾洵?”蓉茶试着叫了一声,向后捂住了头,生怕他又弹自己。她是真的想不出别的来了。

    顾洵的脸色终于缓了过来,状似不经意地说:“可以。”

    听到了往日熟悉的称呼,顾洵终于心满意足了。

    叫名字竟然对了?蓉茶惊讶地张大了嘴。虽然不理解,却也没敢问。见顾洵没有离开的意思,沉默了半晌的蓉茶终于挺不住了,外面还是挺冷的。

    “那,蓉茶告辞了。”

    仍旧没得到回答,低头福礼的蓉茶,抬眼悄悄看向他,见他正看着自己。

    蓉茶偷看被逮住,慌忙收回目光,也不等他应许,转身推开府门,进去了。

    顾洵看着关上了的府门,不舍的情绪蔓延开来,好在,马上就要到春日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