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8、追逐八
    “听闻蓉茶姑娘是倾扶之徒,”严如玉尖细高声地说道:“不知我们今日有没有幸,能听闻蓉茶姑娘给我们弹奏一曲,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啊!”

    “郡主,还是别为难蓉茶姑娘了。”齐素心一开口,蓉茶才注意到她,坐了在严如玉身边,果然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怎么叫为难呢?蓉茶姑娘既得了倾扶的亲传,那琴技可谓是一绝了。我们有幸能在这听到如此高超的琴艺,实属难得,是不是啊诸位?”

    两人一唱一和的,红脸白脸都唱了,倒是把蓉茶拒绝的话给堵死了。

    蓉茶喝了口茶,气定神闲,并没有马上回应她们的话。

    倾扶是全城,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琴师,琴技一流。与母亲有些交情,蓉茶自幼被逼着跟着倾扶学了阵琴。可实在不喜,母亲也不为难她,便断了。

    她当时不知那个常常凶她,逼迫她学琴的姨娘,有那么大的名气。

    还是心仪了顾洵后,知道顾洵好音律,她才又主动寻了倾扶,重新学起。好在有小时候的基础,重捡起来也并不费力。

    可她学琴是为了顾洵,也不是为了给她们表演的。

    严如玉感到被无视了,很是恼火,语气不善地又说了一遍:“傅蓉茶,你到底敢不敢上去弹奏?”

    严如玉抬手一指,台上正弹奏的宫中乐师。乐师一惊,手下的琴音便断了。没了乐声,大殿上顿时鸦雀无声,显得寂静又紧张。

    “郡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顾珵都看不下去了,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都针对蓉茶。

    严如玉和齐素心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为蓉茶说话,一时气结。

    “倾扶姑娘的名声,也传遍我们宣轶国,她的琴艺绝伦,若这位蓉茶姑娘,是她的徒弟,想必琴技也差不到哪去,不知我可有这个荣幸,听蓉茶姑娘弹奏一曲?”梁丘译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偏偏被又蓉茶捕捉到了。

    对于这个抢了自己一半绢帕,此刻又跟着起哄,逼迫自己的邻国皇子,蓉茶没半点好脸色。

    “那既然七皇子想听,不如蓉茶姑娘,便弹奏一曲如何?”二皇子有种能力,便是用最温和的语

    气,说着让人不能拒绝的话,也许这就是天生王者气度吧。

    “七皇子若想听倾扶弹奏,本王可以引荐。不必听一个,只学了数日的小学徒弹奏。”

    陵王肃穆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都不敢再言语。

    别人不敢,不代表梁丘译不敢,他又不是大裕的人,何况,就是在宣轶,他也是说一不二的。

    “倾扶姑娘的琴技,我自会去领略,今日我只想听蓉茶姑娘弹奏!”

    七皇子的目光由蓉茶身上挪到了顾洵那里,两人间暗流涌动,剑拔弩张。

    蓉茶突然接收到二皇子的眼神示意,她竟然看懂了,意思是让她出面,平息两人间的“战火”。

    蓉茶也觉得,那个七皇子虽然讨厌,但好歹是邻国皇子,若真是跟顾洵起了冲突,影响了两国间的往来。而原因竟是因为区区一个她?那别说她爹娘了,估计得株连九族。

    蓉茶当机立断,主动请缨:“既然如此,那蓉茶便献丑一曲。因为初学没多久,我师父也常常责骂我笨,后悔收了我这样的徒弟。故而我若弹差了,还望诸位去琴坊时,不要跟我师父提及。”

    蓉茶的自嘲惹得满堂哄笑,也赢得了众人的宽容。当然除了那几个等着看她笑话的人。

    梁丘译嘴角轻挑,越发地觉得这个蓉茶,挺有意思的。

    顾洵黑着脸瞪向蓉茶,刚要开口阻止,坐在他身旁的二皇子忙低声说了句:“三弟,稍安勿躁,蓉茶姑娘自有分寸。”

    二皇子的话,让顾洵将话又咽了回去,这世上,大概也只有父皇和二哥的话,他会在意并听取。

    蓉茶活络了下手指,端坐在琴前。这段时间,她每天也都有练琴,琴艺照比之前,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纤细白皙的手指,落在琴弦上,顷刻流淌出一串旋律。自然轻灵,一下自己就抓住了听众的耳朵和心里。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是在弹奏旋律。而真正上成的琴乐,却是能够抓住人心的。

    众人随着琴音,仿若领略了高山的峻阔,趟过了山间小溪,沐浴了午后的阳光,踏过了皑皑雪地。

    蓉茶的最后一声琴音收起,众人才意犹未尽地缓过神来,有的人还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大家可能是压根没对蓉茶的

    琴技报希望,所以评价相当之高。不自觉地鼓起来掌,满口称赞。

    梁丘译本来是想要逗弄一下这个,让他觉得有趣的女子。却没想到,她竟真的弹奏的还不错。

    这下,严如玉和齐素心不再说什么了。

    “没想到,蓉茶姑娘不但人美,琴技也好。”梁丘译毫不吝啬的赞许与夸奖,惹来了许多人的不满。

    在座被梁丘译秀美容颜惊艳了的女子们自不必说,顾洵的脸色,恐怕是在场中最黑的。

    冬日天短,二皇子见大家不怎么动筷,天色也已黑了。便提议去殿外,看看他母后专门准备的彩灯。

    众人出了誉吉殿,皆被满眼的彩灯震撼。五光十色,炫彩夺目,在一旁还设了展架,架上挂着各种手提灯笼。

    二皇子传达着母后的旨意:“架子上的手提灯笼,是母后赐给诸位的,大家可以随意挑选自己喜欢的灯笼带走。左手边的架子是女子挑选,右手边的架子由男子挑选。”

    女子们比较中意荷花灯笼,和兔子灯笼,奈何架子上一种灯笼只有一个,有很多人下手慢了,没抢到喜欢的,只得挑选了别的。

    蓉茶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个芙蓉花的彩灯,满心欢喜地拿在手中。

    与此同时顾洵也看见了一个芙蓉花的彩灯,刚要走过去拿,却被另一人拿起。看清拿走花灯之人,竟是梁丘译。

    顾洵面色微沉,遥望蓉茶,正提着另一只芙蓉灯笼。

    他已经猜到,选灯笼是要做什么,迅速拿起一旁无人选的祥云灯笼,朝着蓉茶方向走去,他想要跟蓉茶换灯笼。

    “表哥!”齐素心却挡住了顾洵的去路,她手中也提着祥云灯笼,满心欢喜地说:“没想到,我们竟然提的一样的灯笼,真是心有灵犀!”

    顾洵皱眉想要避开她,奈何齐素心在他面前,好似故意堵住他的去路。顾洵不耐地说:“让开!”

    此时二皇子见大家都选好了灯笼,高声说道:“诸位都选好了灯笼,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二皇子提议,自然没人反对。这时宫女太监已经在往殿前摆设木长凳。长凳不宽,仅能容下一只脚,一共摆了两列,每列三个凳拼接在一起。

    “现在,请大家找到与自己拿了相

    同灯笼的那个人,组成一组,完成跑长龙比赛,最快完成的,将获得母后准备的一份奖赏。”

    众人才明白,原来挑选灯笼有这样的用意,皇后娘娘最喜欢当月老做媒撮合亲事。能想到这样的游戏,看来也是煞费苦心啊。

    梁丘译看见蓉茶提着跟自己手中一样的芙蓉花灯笼,不禁挑唇轻笑,走过去跟她站在了一起,侧头轻笑着说:“又是芙蓉花。”

    蓉茶抬头看向梁丘译笑意盈盈地脸,仿佛浑不在意先前跟自己结下的梁子,蓉茶没好气又不敢张扬,低声说道:“绢帕还给我。”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梁丘译故意凑近了蓉茶,笑意更深了。

    “绢帕还我。”蓉茶又重复了一遍,不知道这人为何一直嬉皮笑脸的,没半点皇子的矜贵。

    “什么?你踮起脚来说,我没听清。”

    蓉茶剜了他一眼,他已经将头低得快贴着自己的发髻了。若是她再踮起脚,就贴上他的脸了。

    蓉茶才明白,梁丘译又在逗弄自己,一时涨红了脸,迅速远离了一步,与他保持距离。

    一直注意着两人举动的顾洵,差点把手中的彩灯杆捏折。

    “表哥,这长椅做什么用的啊?”齐素心装作问问题,故意贴近了顾洵,盛怒中的顾洵,满脑中都是蓉茶与梁丘译,贴近谈笑的模样,没注意齐素心的靠近。

    躲开梁丘译的蓉茶,注意到了顾洵与齐素心竟然靠得如此之近,也变了脸色。

    “看陵王冰冷的模样,还道是不近女色呢。”梁丘译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蓉茶低下了头,没理他。

    梁丘译看出了蓉茶的小情绪,挑挑眉说道:“你,该不会是倾慕陵王吧?”

    蓉茶没承认,却也没反驳,梁丘译当做她默认了。

    梁丘译撇撇嘴,满脸不屑:“他冷得像个冰块,如此无趣,有什么好倾慕的?不如你倾慕我,我可以带你回宣轶。”

    蓉茶闻言又向旁挪了一步,一定要跟这个登徒子保持距离。

    大鼓就位,一来为了计时而用,二来也可以制造氛围。

    规则是两人拎着桃红色的芙蓉花灯,塌上了各自一方的长凳,需二人同时到达才能算赢。

    由皇子们先开始,大皇子今日有恙没有参加,二

    皇子又是组织者。所以便由顾洵第一个开始。

    “表哥,这长凳也太窄了,一会,你可得等等我。”齐素心娇声说道,奈何顾洵并没理她。

    鼓声一震,顾洵迅速塌上窄窄的长凳,几乎是脚尖轻点凳面,轻功飞到了终点。

    而还在长椅上,颤颤巍巍地龟速前行的齐素心,连基本平衡都掌握不好。看着顾洵都已经到了终点,她才走了没几步,急得努起了嘴,表哥也不等等她。

    越急越出错,齐素心没踩稳,掉下来长椅。近乎撒娇地喊着顾洵:“表哥,扶我一下。”

    顾洵压根没搭理她,眼光若有似无地,向着蓉茶和梁丘译的方向瞟着。

    众人呲笑齐素心的妄想,竟然奢求陵王会怜香惜玉去扶她。

    虽然大家对蓉茶,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毕竟名义上,二人已有婚约,齐素心对陵王,如此扭捏作态,不是当众打蓉茶的脸一样?

    众人都去看蓉茶的脸色,谁料,蓉茶竟然跟宣轶国七皇子聊得火热。

    “这齐素心也太笨了,一会你不会也如此拖我后腿吧?”梁丘译低头侧脸看向那副看似恬淡的小脸,实则满心幽怨,他觉得有意思,便愈发地想撩拨她。

    “若你不把绢帕还给我,我会比齐素心还慢!”蓉茶还以为梁丘译很在乎输赢,想以此来威胁他。

    梁丘译抬手便弹了蓉茶的额头,手伸进衣襟处,样子像要掏东西,说道:“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把绢帕当顾洵的面拿出来。”

    “你敢!”蓉茶急了,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腕,以为他把绢帕放在了他的衣襟内袋中。

    “咔嚓”一声,顾洵手中的灯笼杆终于被捏断了。

    “表哥,这长凳也太窄了,一会,你可得等等我。”齐素心娇声说道,奈何顾洵并没理她。

    鼓声一震,顾洵迅速塌上窄窄的长凳,几乎是脚尖轻点凳面,轻功飞到了终点。

    而还在长椅上,颤颤巍巍地龟速前行的齐素心,连基本平衡都掌握不好。看着顾洵都已经到了终点,她才走了没几步,急得努起了嘴,表哥也不等等她。

    越急越出错,齐素心没踩稳,掉下来长椅。近乎撒娇地喊着顾洵:“表哥,扶我一下。”

    顾洵压根没搭理她,眼光若有似无地,向着蓉茶和梁丘译的方向瞟着。

    众人呲笑齐素心的妄想,竟然奢求陵王会怜香惜玉去扶她。

    虽然大家对蓉茶,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毕竟名义上,二人已有婚约,齐素心对陵王,如此扭捏作态,不是当众打蓉茶的脸一样?

    众人都去看蓉茶的脸色,谁料,蓉茶竟然跟宣轶国七皇子聊得火热。

    “这齐素心也太笨了,一会你不会也如此拖我后腿吧?”梁丘译低头侧脸看向那副看似恬淡的小脸,实则满心幽怨,他觉得有意思,便愈发地想撩拨她。

    “若你不把绢帕还给我,我会比齐素心还慢!”蓉茶还以为梁丘译很在乎输赢,想以此来威胁他。

    梁丘译抬手便弹了蓉茶的额头,手伸进衣襟处,样子像要掏东西,说道:“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把绢帕当顾洵的面拿出来。”

    “你敢!”蓉茶急了,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腕,以为他把绢帕放在了他的衣襟内袋中。

    “咔嚓”一声,顾洵手中的灯笼杆终于被捏断了。

    “表哥,这长凳也太窄了,一会,你可得等等我。”齐素心娇声说道,奈何顾洵并没理她。

    鼓声一震,顾洵迅速塌上窄窄的长凳,几乎是脚尖轻点凳面,轻功飞到了终点。

    而还在长椅上,颤颤巍巍地龟速前行的齐素心,连基本平衡都掌握不好。看着顾洵都已经到了终点,她才走了没几步,急得努起了嘴,表哥也不等等她。

    越急越出错,齐素心没踩稳,掉下来长椅。近乎撒娇地喊着顾洵:“表哥,扶我一下。”

    顾洵压根没搭理她,眼光若有似无地,向着蓉茶和梁丘译的方向瞟着。

    众人呲笑齐素心的妄想,竟然奢求陵王会怜香惜玉去扶她。

    虽然大家对蓉茶,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毕竟名义上,二人已有婚约,齐素心对陵王,如此扭捏作态,不是当众打蓉茶的脸一样?

    众人都去看蓉茶的脸色,谁料,蓉茶竟然跟宣轶国七皇子聊得火热。

    “这齐素心也太笨了,一会你不会也如此拖我后腿吧?”梁丘译低头侧脸看向那副看似恬淡的小脸,实则满心幽怨,他觉得有意思,便愈发地想撩拨她。

    “若你不把绢帕还给我,我会比齐素心还慢!”蓉茶还以为梁丘译很在乎输赢,想以此来威胁他。

    梁丘译抬手便弹了蓉茶的额头,手伸进衣襟处,样子像要掏东西,说道:“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把绢帕当顾洵的面拿出来。”

    “你敢!”蓉茶急了,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腕,以为他把绢帕放在了他的衣襟内袋中。

    “咔嚓”一声,顾洵手中的灯笼杆终于被捏断了。

    “表哥,这长凳也太窄了,一会,你可得等等我。”齐素心娇声说道,奈何顾洵并没理她。

    鼓声一震,顾洵迅速塌上窄窄的长凳,几乎是脚尖轻点凳面,轻功飞到了终点。

    而还在长椅上,颤颤巍巍地龟速前行的齐素心,连基本平衡都掌握不好。看着顾洵都已经到了终点,她才走了没几步,急得努起了嘴,表哥也不等等她。

    越急越出错,齐素心没踩稳,掉下来长椅。近乎撒娇地喊着顾洵:“表哥,扶我一下。”

    顾洵压根没搭理她,眼光若有似无地,向着蓉茶和梁丘译的方向瞟着。

    众人呲笑齐素心的妄想,竟然奢求陵王会怜香惜玉去扶她。

    虽然大家对蓉茶,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毕竟名义上,二人已有婚约,齐素心对陵王,如此扭捏作态,不是当众打蓉茶的脸一样?

    众人都去看蓉茶的脸色,谁料,蓉茶竟然跟宣轶国七皇子聊得火热。

    “这齐素心也太笨了,一会你不会也如此拖我后腿吧?”梁丘译低头侧脸看向那副看似恬淡的小脸,实则满心幽怨,他觉得有意思,便愈发地想撩拨她。

    “若你不把绢帕还给我,我会比齐素心还慢!”蓉茶还以为梁丘译很在乎输赢,想以此来威胁他。

    梁丘译抬手便弹了蓉茶的额头,手伸进衣襟处,样子像要掏东西,说道:“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把绢帕当顾洵的面拿出来。”

    “你敢!”蓉茶急了,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腕,以为他把绢帕放在了他的衣襟内袋中。

    “咔嚓”一声,顾洵手中的灯笼杆终于被捏断了。

    “表哥,这长凳也太窄了,一会,你可得等等我。”齐素心娇声说道,奈何顾洵并没理她。

    鼓声一震,顾洵迅速塌上窄窄的长凳,几乎是脚尖轻点凳面,轻功飞到了终点。

    而还在长椅上,颤颤巍巍地龟速前行的齐素心,连基本平衡都掌握不好。看着顾洵都已经到了终点,她才走了没几步,急得努起了嘴,表哥也不等等她。

    越急越出错,齐素心没踩稳,掉下来长椅。近乎撒娇地喊着顾洵:“表哥,扶我一下。”

    顾洵压根没搭理她,眼光若有似无地,向着蓉茶和梁丘译的方向瞟着。

    众人呲笑齐素心的妄想,竟然奢求陵王会怜香惜玉去扶她。

    虽然大家对蓉茶,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毕竟名义上,二人已有婚约,齐素心对陵王,如此扭捏作态,不是当众打蓉茶的脸一样?

    众人都去看蓉茶的脸色,谁料,蓉茶竟然跟宣轶国七皇子聊得火热。

    “这齐素心也太笨了,一会你不会也如此拖我后腿吧?”梁丘译低头侧脸看向那副看似恬淡的小脸,实则满心幽怨,他觉得有意思,便愈发地想撩拨她。

    “若你不把绢帕还给我,我会比齐素心还慢!”蓉茶还以为梁丘译很在乎输赢,想以此来威胁他。

    梁丘译抬手便弹了蓉茶的额头,手伸进衣襟处,样子像要掏东西,说道:“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把绢帕当顾洵的面拿出来。”

    “你敢!”蓉茶急了,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腕,以为他把绢帕放在了他的衣襟内袋中。

    “咔嚓”一声,顾洵手中的灯笼杆终于被捏断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