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是殿下的颜粉 > 正文 7、追逐七
    “哪那么多问题?你就说嫁不嫁?”

    “不嫁!”若是这等卑微的嫁人,蓉茶宁愿一辈子不嫁!

    顾洵蹙起眉头,眯起双眼,穆言若是在的话,一定知道,这是王爷即将发火的信号。

    “确定不嫁?”顾洵语气里的威胁之意不减。

    “确定!”

    顾洵钳制着她的双臂,往自己身前一扥,两人几乎贴靠在了一起。

    “再说一遍”

    蓉茶吃软不吃硬,她可不是被吓大的!

    “确定不嫁!”

    顾洵看着她一张一合红润的唇瓣,吐出来的话,总是让他心烦意乱,想要把它堵住。

    手没空,便直接用了离得最近的嘴。

    顾洵低头,用嘴堵住了她的唇。蓉茶蓦的睁大了双眼。

    她的唇瓣,比想象的还要软,顾洵变堵为吻。由轻啄变为吸允,越吻越忘情,两人皆闭上了双眼。

    沉浸在这一吻中的两人,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被撞响的梵钟声。

    钟声由耳传至了脑中,二人被惊醒,煞时睁开了眼睛,交缠的双唇也终于分开。

    不仅是蓉茶,连顾洵的脸色,也绯红一片。

    顾洵定了定神,盯着蓉茶,低沉而沙哑地说:“不嫁也得嫁!”

    说罢,便放开了蓉茶,径自离去。

    蓉茶回到寺庙前院,菱杉和傅杨氏正四处打听蓉茶的下落。还是菱杉眼尖,看见了魂不守舍的小姐。

    “小姐,你去哪了?给我和夫人急坏了!”

    蓉茶缓过神来,歉意地看着母亲:“去后院闲逛,迷路了,解出签了吗?”

    为避免她们追问,蓉茶故意将话题扯到了求的签上。

    “解出了。”傅杨氏将主持写的解签纸递给她。

    上面写着四趟字:倾尽以待,遮云避日;等礼相亢,否极泰来。

    蓉茶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现下也没有多余的心思琢磨。

    菱杉觉察出,自明阳寺回来后,小姐便时常坐着发呆。老爷夫人给选了好多求亲的公子的画像,小姐不是匆匆一瞥,就是连看都不看,就都拒绝了。

    实在是忍不住的菱杉,终于郑重其事地质问了她:“小姐,您今天必须跟我说实话,那天在明阳寺,您跟陵王离

    开后,发生了什么?”

    菱杉大抵是猜到了,小姐的变化定跟陵王脱不了干系,明明已经放下了,为何一碰到陵王就又打回原形了呢?

    蓉茶看着菱杉,憋了好几日的话,终于安耐说出来了,即使有些难为情。

    “菱杉,顾洵说,他要娶我,你说我该不该嫁?”

    菱杉还来不及震惊,一个丫鬟跑进了院子,还没进屋,便大叫道:“小姐,老爷叫您去前院接圣旨!”

    两人对视一眼,慌忙去了前院。

    前院堂屋里,一个年纪稍长的宣旨公公,带着两个年纪轻的公公,正坐着喝茶。傅旌德和傅杨氏,正陪同着闲聊。

    傅旌德陪着笑脸问了一句:“公公,是什么旨意,能否先透露一二。”

    那公公捏尖的嗓音说:“傅大人放心,是大好事,待会蓉茶姑娘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正说着话,蓉茶与菱杉匆匆而来。公公站了起来,颇有威势地站起身,打开圣旨道:“傅蓉茶接旨。”

    傅府一众人,皆恭敬跪下,等候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傅侍御史,傅旌德之女,傅蓉茶,婉顺贤明,温良敦厚,值及笄之年,誉名闺闱。今皇三子陵王顾洵,人品贵重,秉正纯孝,文武并重。傅蓉茶待字闺中,与之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故朕钦定为陵王妃,择吉日大婚,钦此。”

    冗长的圣旨念了下来,公公缓了口气,笑意盈盈地望向傅蓉茶:“恭喜蓉茶姑娘,接旨吧。”

    蓉茶呆愣地接了旨,看着捧在手里的圣旨发怔。

    傅旌德赶忙谢过公公,傅杨氏递了打赏的银钱,后面两位公公上前也说了吉祥话,都得了傅杨氏的打赏,面上宾主尽欢,三人满意地回了宫。

    “小姐,现在不是该不该了,”菱杉接着刚还在闺房讨论的话说:“是必须嫁了。”

    蓉茶蓦然想起顾洵的话:“不嫁也得嫁!”

    是啊,圣旨都下了,不嫁难道抗旨吗?

    其实皇上赐婚,怀煦宫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

    齐贵妃气得砸了两个玲珑瓷茶杯,怒不可遏:“纳妃这么大的事,竟也不与本宫商量!”

    齐贵妃大致是忘了,她这儿子一向有主见,想做之事,从不与任何人商议,哪怕是束

    冠后,请战去随军,也只是告知了她一声而已。

    “他娶什么样的不行,偏要娶那傅蓉茶!”齐贵妃气得胸口痛。

    一旁的齐素心,泪眼婆娑,低柔着声音,却语气坚定:“素心除了表哥,不会嫁给他人的!”

    怎么嫁?堂堂南林候嫡女,她的亲侄女,难道要嫁为侧妃吗?

    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齐贵妃扶着额头,没一个让她省心的。

    婚事定在了两个月后的春日里。

    傅旌德一直矜矜业业,虽无功,却也无过。故而在顾洵明目张胆地举荐下,直接在朝堂上升了官。

    由御史台侍御史,连升两级,一跃成为了正四品的御史中丞。也是皇上对顾洵的未来亲家的抬举,毕竟堂堂亲王,不能真的娶一个区区的六品官的女儿。

    傅府近些日的辉煌,正是应了先前的蓉茶攀龙附凤的传闻。但如今再提起这茬来,多半则是羡慕,毕竟,也不是所有攀附的女子,都能成功的。

    蓉茶也从先前的呆怔,变成隐隐地,对亲事有了期待,开始张罗着绣吉服。

    天越来越冷,已经下了第四场雪了。往年里,下第五场雪的时候,就该是新年了。

    全城百姓沉浸在迎新年的喜庆中,皇宫也不例外。

    正月十五上元节,仿若一夜之间,城间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白日里都如此绚烂,夜里更不知是何番美景。

    每年上元节,皇后娘娘都要举办赏灯宴。六品以上的千金公子,都可以参加。

    蓉茶吃过午饭,便乘着马车进宫了。蓉茶的马车行至宫门前,恰逢一辆马车迎面而过,却突然停了下来。

    蓉茶下了马车,与菱杉准备进宫。

    突然一声叫喊,让两人顿住了脚步。

    “又见面了!”

    蓉茶回头看去,那辆马车的布幔被挑起,一双狡黠的眼睛,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这人正是那日明阳寺前,撕扯她半张绢帕的男子。

    蓉茶没了好脸色,虽然对他的身份存疑,但品性恶劣,一个登徒子而已,蓉茶不想与他多做纠缠,转身准备离开。

    “你的绢帕,不要了?”

    戏谑的声音让蓉茶顿住了脚步,无奈又转过身,朝他走去,伸出了手,示意他还绢帕。

    那男子挑唇一笑,若不

    是眼中的揶揄,倒是极尽柔美:“我忘记带了。”

    蓉茶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决计不再给他眼神,他根本就是拿自己打趣呢。

    “诶?我带来了,你不要吗?”

    蓉茶忍着忍着,还是回了头,看见他正将半张绢帕,举出车外招摇。

    蓉茶忍无可忍,快步跑上前抢夺,却又被他快速收了起来。

    又扑了个空的蓉茶,愤怒地纵身一跃,踹了马肚子一脚,马匹受惊,窜了出去。男子被颠簸得张仰跌倒在马车里。

    蓉茶冷笑一声,终于解了气,大踏步进了宫。

    男子坐正了身姿,探头看向车外,蓉茶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宫门处。

    “回大裕的皇宫里吧。”男子对驾车的随侍说道。

    “爷,不去市集了?”随侍纳闷地问,爷刚还说皇宫沉闷无趣,听说市集好玩些,要去逛逛呢。

    “不去了,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人。”男子秀美的俊颜上,噙着玩味的笑容。

    花灯宴在誉吉殿举办。皇后虽比齐贵妃还年长几岁,但平日特别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所以市场巧立各种名目,召集官宦子弟,举办各种宴席。

    上元节这天的花灯宴,则是种种聚会中,最隆重的一场了。皇后早早地便让宫人们在誉吉殿前的空场拉了绳结,挂满了各式彩灯。只等天黑之时,便一一点亮。

    宴席未时正是开始,午时三刻,众人陆陆续续地便都到了。

    蓉茶一进来,视线便与先到一步的顾洵相对。这还是两人在赐婚后,第一次见面。

    竟都有些扭捏,蓉茶抿唇低了头,顾洵周身的戾气都不见了。二人如此状态,引来了众人侧目。

    几乎全城都知道蓉茶被赐婚给陵王。过了最初嫉妒的情绪,世家千金们,倒也都能接受了这一事实。

    毕竟连齐贵妃钦点的儿媳妇,齐素心那样的才貌和家世,都没能有办法改变,其他人再嫉妒又有什么用?

    誉吉殿内十分宽敞明亮。席面摆成左右两条长桌,从殿东直至殿西,男宾一趟,女宾一趟。

    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也没像上次齐贵妃生辰宴一样,按官职高低依次落座。而是关系较好的几个人挨在一起落座。

    蓉茶爹爹的官职才被升不久,她又没什么

    好友,所以落席的时候,本着原先的习惯,坐在角落尾端的。

    这次宴席没有邀请后宫嫔妃,毕竟有男客,不方便。因为人数众多,丫鬟们也没让入席,被安排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皇后为人比较和善,与齐贵妃正是两个性格。齐贵妃的咄咄逼人,让大部分人所不喜。而皇后特别喜欢这帮孩子们,朝气蓬勃,愿意与他们多多接触。

    皇后在宴席上跟大家聊了聊,热闹嬉笑了一番便离席了。皇后离席后,二皇子便组织起了大局。

    二皇子为皇后所出,性情也随了皇后,不爱专营权势,宽厚和善。故而也是兄弟几个中,人缘最好的。

    “今日颇为荣幸的是,宣轶国七皇子殿下,来我大裕做客,与我们共度上元佳节,荣幸之至,本王提议,大家都敬七皇子殿下一杯,以表友慕。”

    二皇子语毕,众人皆起身举杯。但是都在找,哪位是宣轶国的皇子?怎么没注意到有陌生人呢?

    这时,宴席角落的柱子旁,慵懒站起一身影。绛红色的锦衣长袍,金发冠上嵌着一颗红珊瑚珠,面粉雕琢般的秀美容颜上,一双略显妩媚眸子中,透着一分慵懒。

    梁丘译若是不算计人的时候,那双眸子看起来便人畜无害,看不出半分狡黠。故而蓉茶认出他就是抢了自己绢帕的登徒子时,还有些不确定。

    换了份神情周身的气质也全然不同,若真是同一人,他也太变幻多端了,或者可以说是善于伪装。

    梁丘译从善如流地举起了酒杯,与大家同饮了杯中酒。

    蓉茶目光从梁丘译身上收回,却觉察出一道视线,直射而来,蓉茶向那视线看去。

    只见顾洵正冷眼盯着她,面色不悦。蓉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只好垂下眼帘,低头吃菜。

    这次宴席没有邀请后宫嫔妃,毕竟有男客,不方便。因为人数众多,丫鬟们也没让入席,被安排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皇后为人比较和善,与齐贵妃正是两个性格。齐贵妃的咄咄逼人,让大部分人所不喜。而皇后特别喜欢这帮孩子们,朝气蓬勃,愿意与他们多多接触。

    皇后在宴席上跟大家聊了聊,热闹嬉笑了一番便离席了。皇后离席后,二皇子便组织起了大局。

    二皇子为皇后所出,性情也随了皇后,不爱专营权势,宽厚和善。故而也是兄弟几个中,人缘最好的。

    “今日颇为荣幸的是,宣轶国七皇子殿下,来我大裕做客,与我们共度上元佳节,荣幸之至,本王提议,大家都敬七皇子殿下一杯,以表友慕。”

    二皇子语毕,众人皆起身举杯。但是都在找,哪位是宣轶国的皇子?怎么没注意到有陌生人呢?

    这时,宴席角落的柱子旁,慵懒站起一身影。绛红色的锦衣长袍,金发冠上嵌着一颗红珊瑚珠,面粉雕琢般的秀美容颜上,一双略显妩媚眸子中,透着一分慵懒。

    梁丘译若是不算计人的时候,那双眸子看起来便人畜无害,看不出半分狡黠。故而蓉茶认出他就是抢了自己绢帕的登徒子时,还有些不确定。

    换了份神情周身的气质也全然不同,若真是同一人,他也太变幻多端了,或者可以说是善于伪装。

    梁丘译从善如流地举起了酒杯,与大家同饮了杯中酒。

    蓉茶目光从梁丘译身上收回,却觉察出一道视线,直射而来,蓉茶向那视线看去。

    只见顾洵正冷眼盯着她,面色不悦。蓉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只好垂下眼帘,低头吃菜。

    这次宴席没有邀请后宫嫔妃,毕竟有男客,不方便。因为人数众多,丫鬟们也没让入席,被安排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皇后为人比较和善,与齐贵妃正是两个性格。齐贵妃的咄咄逼人,让大部分人所不喜。而皇后特别喜欢这帮孩子们,朝气蓬勃,愿意与他们多多接触。

    皇后在宴席上跟大家聊了聊,热闹嬉笑了一番便离席了。皇后离席后,二皇子便组织起了大局。

    二皇子为皇后所出,性情也随了皇后,不爱专营权势,宽厚和善。故而也是兄弟几个中,人缘最好的。

    “今日颇为荣幸的是,宣轶国七皇子殿下,来我大裕做客,与我们共度上元佳节,荣幸之至,本王提议,大家都敬七皇子殿下一杯,以表友慕。”

    二皇子语毕,众人皆起身举杯。但是都在找,哪位是宣轶国的皇子?怎么没注意到有陌生人呢?

    这时,宴席角落的柱子旁,慵懒站起一身影。绛红色的锦衣长袍,金发冠上嵌着一颗红珊瑚珠,面粉雕琢般的秀美容颜上,一双略显妩媚眸子中,透着一分慵懒。

    梁丘译若是不算计人的时候,那双眸子看起来便人畜无害,看不出半分狡黠。故而蓉茶认出他就是抢了自己绢帕的登徒子时,还有些不确定。

    换了份神情周身的气质也全然不同,若真是同一人,他也太变幻多端了,或者可以说是善于伪装。

    梁丘译从善如流地举起了酒杯,与大家同饮了杯中酒。

    蓉茶目光从梁丘译身上收回,却觉察出一道视线,直射而来,蓉茶向那视线看去。

    只见顾洵正冷眼盯着她,面色不悦。蓉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只好垂下眼帘,低头吃菜。

    这次宴席没有邀请后宫嫔妃,毕竟有男客,不方便。因为人数众多,丫鬟们也没让入席,被安排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皇后为人比较和善,与齐贵妃正是两个性格。齐贵妃的咄咄逼人,让大部分人所不喜。而皇后特别喜欢这帮孩子们,朝气蓬勃,愿意与他们多多接触。

    皇后在宴席上跟大家聊了聊,热闹嬉笑了一番便离席了。皇后离席后,二皇子便组织起了大局。

    二皇子为皇后所出,性情也随了皇后,不爱专营权势,宽厚和善。故而也是兄弟几个中,人缘最好的。

    “今日颇为荣幸的是,宣轶国七皇子殿下,来我大裕做客,与我们共度上元佳节,荣幸之至,本王提议,大家都敬七皇子殿下一杯,以表友慕。”

    二皇子语毕,众人皆起身举杯。但是都在找,哪位是宣轶国的皇子?怎么没注意到有陌生人呢?

    这时,宴席角落的柱子旁,慵懒站起一身影。绛红色的锦衣长袍,金发冠上嵌着一颗红珊瑚珠,面粉雕琢般的秀美容颜上,一双略显妩媚眸子中,透着一分慵懒。

    梁丘译若是不算计人的时候,那双眸子看起来便人畜无害,看不出半分狡黠。故而蓉茶认出他就是抢了自己绢帕的登徒子时,还有些不确定。

    换了份神情周身的气质也全然不同,若真是同一人,他也太变幻多端了,或者可以说是善于伪装。

    梁丘译从善如流地举起了酒杯,与大家同饮了杯中酒。

    蓉茶目光从梁丘译身上收回,却觉察出一道视线,直射而来,蓉茶向那视线看去。

    只见顾洵正冷眼盯着她,面色不悦。蓉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只好垂下眼帘,低头吃菜。

    这次宴席没有邀请后宫嫔妃,毕竟有男客,不方便。因为人数众多,丫鬟们也没让入席,被安排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皇后为人比较和善,与齐贵妃正是两个性格。齐贵妃的咄咄逼人,让大部分人所不喜。而皇后特别喜欢这帮孩子们,朝气蓬勃,愿意与他们多多接触。

    皇后在宴席上跟大家聊了聊,热闹嬉笑了一番便离席了。皇后离席后,二皇子便组织起了大局。

    二皇子为皇后所出,性情也随了皇后,不爱专营权势,宽厚和善。故而也是兄弟几个中,人缘最好的。

    “今日颇为荣幸的是,宣轶国七皇子殿下,来我大裕做客,与我们共度上元佳节,荣幸之至,本王提议,大家都敬七皇子殿下一杯,以表友慕。”

    二皇子语毕,众人皆起身举杯。但是都在找,哪位是宣轶国的皇子?怎么没注意到有陌生人呢?

    这时,宴席角落的柱子旁,慵懒站起一身影。绛红色的锦衣长袍,金发冠上嵌着一颗红珊瑚珠,面粉雕琢般的秀美容颜上,一双略显妩媚眸子中,透着一分慵懒。

    梁丘译若是不算计人的时候,那双眸子看起来便人畜无害,看不出半分狡黠。故而蓉茶认出他就是抢了自己绢帕的登徒子时,还有些不确定。

    换了份神情周身的气质也全然不同,若真是同一人,他也太变幻多端了,或者可以说是善于伪装。

    梁丘译从善如流地举起了酒杯,与大家同饮了杯中酒。

    蓉茶目光从梁丘译身上收回,却觉察出一道视线,直射而来,蓉茶向那视线看去。

    只见顾洵正冷眼盯着她,面色不悦。蓉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只好垂下眼帘,低头吃菜。

    <p/